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浅谈突厥与蒙古之分化尚未开始之前的证据(原创) 作者:ulaanzalaat

浅谈突厥与蒙古之分化尚未开始之前的证据(原创)
作者:ulaanzalaat    第一次发表时间: 2005-06-09 21:50:32


突-厥和蒙-古语都属于阿尔泰语,成吉思汗以前的蒙-古部落与突-厥乌古斯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从十一世纪著名学者麻-赫-穆-德 喀什葛里的《突厥语大词典》找到一些例证。

《突-厥语大词典》中被阐述了共二十二个突厥-乌古斯各部落名称的名称,如:

Afxar
Alkaboluk
Eymur
Bayat
Bayundur
Bektili
Bugduz
Igdir
Iva
Karaboluk
Kayig
Kinik
Peqenek
Karuglug
Qebni
Quwuldar
Salgur
Tutirka
Tuger
Ulayundlug
Uregir
Yazgir等。
这些部落的名称的一部分在黑瓦可汗乌布里哈孜巴图帝尔汗写的《突厥诸部落族谱》中仍然出现,一部分不出现。
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位十一世纪著名学者麻-赫-穆-德喀-什葛里记录中突=厥乌古斯各部落名称的名称有些明显是后世的蒙古部落中出现,而且这些部落确实是西蒙古部落姓氏的一部分。比如:bayat、quwuldar。

解释:

引用观点之一:“这些Oghur部落之部落既以-r结尾,则其时前突-厥语尚未发生r-z音变,因此r-z音变之发生当在突-厥汗国建立之后(即阿史那突厥人兴起之后),其原因或受古塞语残留之影响,亦或可归结於后同印欧语、闪语之接触,总之,那些从五世纪起陆续西迁欧洲之民族大多是出於反抗蒙古高原霸主——先为柔然,后为突厥——之压迫,故当他们到达欧洲时,无论Hun, Bulgar, Sabir, Avar还是Oghur诸族,都表现出前突-厥-蒙古之特征,因其时突-厥与蒙-古之分化尚未开始。”(本人暂时无法确定这观点提出者)

引用观点之一:蒙古语的“Takhaa ”一词,作名词是表示“鸡”,作动词时表示“祭奠 Takhiya”。这个词完全保留了古代乌-古斯部落联盟时期的祭奠习俗的烙印。古代乌古斯部落祭奠仪式中有“在两根木柱上个固定一个金制的鸡”而进行祭奠的习俗。蒙-古语的“Tahiya或者Takhaa ”一词正是来自这个祭奠仪式内容(巴·巴音克西格语,昭苏教研中心干部)。
在这里大略做如下的举证和结论,一、通过语音比较发现,维语、蒙-古语中关于牲畜的名称完全相符即Toel(羊羔)Arguimakh-Argumag(良马 骏马)At-Aget(马)Ayguir-Ajirga(公马)Xirga-Sharga(黄骠马)Bughrul-Buurul(红沙马)Qabdar-Tsaevder(银鬃马)Yorga-Jora(走马)Arkhar-Argal(母盘羊)Atan-Atan(阉驼)Bota Botilakh-Botuh(小骆驼、驼羔)Bughra-Buur(公驼)Bukha-Buh(公牛、种牛)Boeken-Boekung(羚羊)Jaeraen-Jeren(黄羊)Bulgun-Bulgun(貂)Bvrkvt-Bvrgvd(山鹰、雕)Xongkhar-Shonghur(猎隼)等等,我们认为这是维-人祖先在蒙古高原时期(或者说西迁之前)整个社会生产方式以游牧社会生产方式时的真实烙印,这些也可以是突-厥与蒙古之分化尚未开始之前的证据。

二、维语中有些词跟蒙古英雄诗史《江格尔》人名有着联系,如“Jahangir(征服者)”。蒙古英雄诗史《江格尔》主人公的名字就是“Jangar”,“Jahangir”这个词维语是借用古代波斯语的。维语中“Jahan”是表示“世界”之意,“Jahangir”一词的意思不仅可以是“征服者”也可以是“世界的征服者”。蒙古语“Jangar”一词也可以有同样的意思。还有就是维语中的“Aksakhal(长者、老人家)”,蒙-古英雄诗史《江格尔》中一个老者的名字是Ag sahal或Ag sahal Baba,两个词所表示的意思完全一样,这些词的渊源也能说明突厥与蒙-古之分化尚未开始之前的证据。

三、“Bahxi-Bagsh(巫师 老师)”“Jadu-Jad(巫术)”属于远古拜物教—萨满教的专门词语,我们知道维族在高原时期它的宗教是萨满教,它西迁以后即随着整个社会生产方式发生变化的同时,它的宗教信仰也开始了变化,那么以上词语在两个民族中的共同性的位置,我们只能摆到维族在高原时期或最起码摆到它西迁以前的时期,还需重复的是这些词的渊源也是属突-厥与蒙古之分化尚未开始之前的证据。


我觉得撒拉语是突厥语中和蒙古语关系最密切的
同时,撒拉语和东乡语的关系也非常密切,非常值得深入研究
我觉得撒拉语和东乡语的关系可以类比西部裕固语和东部裕固语的关系

我觉得撒拉语和东乡语的关系可以类比西部裕固语和东部裕固语的关系 哈桑优素福 发表于 2011-9-8 11:04

 

 

 

 

哦?您的论据是哪些?

 

 

东乡语突厥语共同词汇­

东乡语 维语 (汉语)­

阿里玛 阿里马克 苹果­

萨姆撒 萨姆萨克 蒜­

哦让 哦让 位置 ­

塔式 塔 西 石头­

买吃 买其特 清真寺­

谁唐 谁唐 魔鬼­

Kei吃 Kei其 剪刀­

乌苏 苏 水­

卡热啊 卡热啊 黑色­

巴 羊 巴彦 富有­

巴扎 巴扎 市场,城镇

买咋 麻扎 坟塬

给囊 馕 馍馍

啊斯芒 啊斯芒(天)

载铭 载铭(地)

乌肉克 喔肉 (杏子)

堂 当 (墙)

图巴 图ra

党噶了 党噶 (土块)

啊了通 昂 堂 (金子)

秋 购 处 故 (筷子)

桑 乃 桑 那 (计算)

叶 一叶 (吃)

阿纳 阿纳 (母亲)

阿佳 阿佳 (姐姐)

阿嘎 啊嘎 (哥哥)

米能给 米呢公 (我的)

啊来 啊给 (买,拿)

太木日 帖木尔 (铁)

乌赛普 沃斯 (长,长大)
本帖最后由 哈桑优素福 于 2011-10-8 19:15 编辑

        哦?您的论据是哪些?     OZGURSALUR 发表于 2011-9-9 18:00

 

咱们举几个词的例子来看一下

 

维吾尔语 撒拉语 东乡语 蒙古语 汉语

kayer     Gala    kala    hana   哪里

kim        kem    kien    hen     谁

?          wiki     ogi     og      给

从这组例子可看出 撒拉语和东乡语的语音特征介于维吾尔语和蒙古语之间。

 

(本贴未完待续)

有一定的道路。尤其是哈桑优素福举出的对比。

  咱们举几个词的例子来看一下   维吾尔语 撒拉语 东乡语 蒙古语 汉语 kayer     Gala    kala    hana   哪里 kim  &nbs ... 哈桑优素福 发表于 2011-10-8 18:47

对于较为深度的问题,不能用我觉得和两三个单词来说明问题的,况且你举出例子是错误而且是不能反映实质问题的。语言对比学是一门非常严谨的科学,希望通过科学的语法、语音学论证来说明自己的观点。

看了几篇撒拉尔语的文章,发现 erte(早)这词和蒙古语相同。yur(走)这词和蒙古,东乡语也是相似的
通过比较语言学,对民族之间的亲缘关系进行研究,是国外许多学者曾经努力的方向,但并未取得太多有价值的成果。寻根溯源固然重要,但当务之急是保护我们仅存的一点文化余脉,如果若干年后,我们的子孙后裔们操着流利的汉语说“我们撒拉尔也曾是一个有自己语言的民族”时,我们的一切研究一切探讨就可以结束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