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在华突厥社区历史:阿史那氏等的传统

http://chunisan.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82489&PostID=5140976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1)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6-5-7 17:00: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缘绝矣。” 此处首句“突厥之先曰射摩”与“舍利海神”应予点断,文意才通畅,否则射摩与海神究竟是何种关系便不易明了。劳心指出,这则记载“为阿史德氏和舍利氏通婚传说”【参见《yami可汗探讨》】,颇有见地,但认为“与阿史那氏无关”似略显武断,不过,即使视射摩为阿史那氏祖先而与阿史德无直接的牵涉,该传说依然揭示出蓝突厥望族阿史德氏与舍利氏很早便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而结合后文2可知,这两部在阿史那之外的蓝突厥贵族中自古便占有核心的地位。复次,关于海神女及仙窟、白鹿的传说,尚可稍作补充。《契苾嵩墓志拓本校注》【网上文本可参见日人“拓本文字数据库”之《大唐故特進涼國公行道州別駕契苾公墓誌銘幷序》】云:    公讳嵩,字义节。先祖、海女之子,出於漠北,住乌德建山焉。 《契苾明碑拓本校注》【网上文本可参见“四库全书•集部•全唐文•卷一百八十七”之《镇军大将军行左鹰扬卫大将军兼贺兰州都督上柱国凉国公契苾府君碑铭》,网上拓本可参见“济南图书馆•契苾明碑”】云:    君讳明,字若水,本出武威姑臧人也,圣期爰始,赐贯神京,而香逐芝兰,辛随姜桂,今属洛州永昌县,以光盛业焉。原夫仙窟延祉,吞雹昭庆。因白鹿而上腾,事光图牒,遇奇蜂而南逝,义隆缣简,邑怛於是亡精,鲜卑由其褫魄,恤胤於前凉之境,茂族於洪源之地,良史载焉,此可略而志也。 契苾嵩为契苾明之子,契苾明为契苾何力之子,契苾氏向为铁勒大族,可导源于北朝时期高车六种之一的解批部,与回纥的祖先袁纥部并列。将上述契苾氏的祖先传说与“突厥之先曰射摩”的传说相比照,可以发现,乌德建山为铁勒人与突厥人共同的圣山及族源地,其地当在漠北某处,海女、仙窟及白鹿的传说也为铁勒与突厥所共有;另一方面,上述传说的对比还透露出:阿史德以及舍利可能是较早加入蓝突厥的源出漠北的铁勒部落。 http://chunisan.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82489&PostID=5141124&idWriter=0&Key=0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2)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6-5-7 17:12:00
2.贞观四年,北突厥颉利政权覆亡,降部众多,唐廷经过一番激烈争论,最终太宗主要采纳了温彦博的意见,决定将颉利降众安置在大河南北,设置府州若干以羁縻之。 《新唐书•志第三十三下•地理七下•关内道》云:    定襄都督府,贞观四年析颉利部为二,以左部置,侨治宁朔。 领州四:贞观二十三年分诸部置州三。 阿德州以阿史德部置。 执失州以执失部置。 苏农州以苏农部置。 拔延州    云中都督府,贞观四年析颉利右部置,侨治朔方境。 领州五:贞观二十三年分诸部置州三。 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 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 绰州以绰部置。 思壁州 白登州贞观末隶燕然都护,后复来属。 依此,定襄都督府以阿史德部为首,云中都督府以舍利吐利部为首,阿史那部则排在舍利吐利部之后,显然,唐人采取了分而治之的办法,按照颉利降众原有的分部,设立了若干府州,同时抑制其“黄金氏族”阿史那部,转而扶植蓝突厥内另两大贵族部落阿史德部与舍利吐利部,提升其政治权威以打压阿史那氏的传统威望。 《新唐书•本纪第三•高宗》云:    (显庆五年)戊辰,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为沙砖道行军总管,以伐契丹。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云:    (显庆)五年,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左武候将军延陀梯真、居延州都督李含珠为冷陉道行军总管。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上•突厥上》云:    骨咄禄,颉利族人也,云中都督舍利元英之部酋,世袭吐屯。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突厥上》云:    骨咄禄者,颉利之疏属,亦姓阿史那氏。其祖父本是单于右云中都督舍利元英下首领也,世袭吐屯啜。 据此可知,唐朝曾以阿史德枢宾出任定襄都督,以舍利元英出任云中都督,于是可验证阿史德部与舍利吐利部确曾为唐朝所重点培植,以遏制阿史那部重掌权力,这一措施确实起到了削弱阿史那部实力的作用——复国前后的后突厥政权中即由阿史德部掌握着实权,阿史那氏只是正统所在,仅仅担当名义上的领袖;然而,此举也为蓝突厥后族阿史德部的壮大埋下了伏笔——后突厥复国的中坚力量正是定襄、云中两大都督府下的阿史德部首领所率领的突厥降众【薛宗正甚至推论,调露年间反唐大暴动的核心领导人阿史德温傅是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的子嗣,阿史德奉职则为云中城聚居的阿史德氏领袖】,而在后突厥汗国之中,依然作为可汗后族的阿史德氏的地位则比在前突厥汗国之中有了显著的提高。另一方面,唐廷在安置突厥降众上倚重阿史德和舍利二氏这一举措,无疑也凸显出这两大部落在蓝突厥核心部落集团中的重要地位,结合前文1可知,此种传统渊源有自,或可追溯至原始突厥部落形成之际。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82489&PostID=5141150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3)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6-5-7 17:14:00
3.前文曾经提出,回纥首任君长所属的时健-菩萨家族可能出自与前突厥汗族-后族关系密切的氏族【参见本系列之一《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及之二《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现在看来,其属于阿史那部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阿史那毕竟是蓝突厥国家的可汗氏族,由其族人充当“民选”的回纥首任君长实难令人置信,而且《资治通鉴》对“阿史德时健”的相关记载前后一致、可信度更高,另外,阿史德本身具有漠北高车-铁勒背景,与回纥较为接近,故而,时健-菩萨家族出于阿史德部的可能性更高。菩萨领导下的回纥一度与夷男领导下的薛延陀共同称雄漠北,“相唇齿”,夷男之子多弥可汗败亡时也前往投奔时健俟斤部,由此可见,阿史德与薛延陀两者之间关系密切,然而其中渊源何在?注意到前文1、2所指出的阿史德与舍利吐利之间的紧密联系,于是,问题转化为寻求薛延陀与舍利吐利之间的渊源关系。表面上看,薛延陀为铁勒中的最强部落,舍利吐利则为蓝突厥内部仅次于阿史那、阿史德的部落,两者之间似无直接关联,实则不然。结合突厥文碑铭和汉文相关史料的记载可知,Teolis与Tardus分别为突厥汗国(也包括薛延陀汗国与回纥汗国)东、西两大行政区域的名称,对应于汉文史料中的“突利”/“吐利”与“达头”/“大度”等【相关讨论可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894-895页及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49-250页】,其含义及来源虽不易知【一说Teolis即为“敕勒”/“铁勒”之对译,参见林梅村《古道西风》第267-268页】,其所指则基本确定。根据夏德(F.Hirth)的论证【参见沙畹《西突厥史料》关于薛延陀传的笺注】,“薛延陀”的原文当为"Sir-Tardus",即“延陀”其实来源于"Tardus"的另译,那么“薛延陀”一名的本义即为:薛(Sir)族的延陀(Tardus)部。再来看舍利吐利。在《唐会要•诸蕃马印》中,“舍利吐利”又被称作“舍利叱利”,这有可能是形讹所致(“吐”“叱”形近),但也不能排除“叱利”为“吐利”的异译(对比“敕勒”与“特勒”/“铁勒”等异名)——两者可能正都用来对译Teolis;另一方面,“舍利”一词本为梵语Sharira的汉译“舍利罗”前两字略译,其原文当对应"Shari"(日语的“舍利”正是拼作Shari而非Sari),而敦煌藏文卷子P.T.1283《北方若干国君之王统叙记》曾提及突厥十二部中有“阿史德部(a-sha-sde)、舍利突利部(shar-du-livi)”等【参见王尧《从敦煌文献看吐蕃文化》】,据此,“舍利吐利”中“舍利”的原文可以确定为"Shari",由是“舍利吐利”的原文当为"Shari-Teolis",其本义则为:舍利(Shari)族的吐利(Teolis)部。论证至此,设若Sir与Shari为同一部族之称,或为两个具有同源关系的部族,则薛延陀与舍利吐利之间的渊源关系已渐趋明晰:两者原来是同一部族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所形成的分支部族,其根源则都可追溯到Sir/Shari部族——后文4、5的论证将指出,Sir与Shari正是同一称呼的变体,其来源也许可以上溯到鲜卑。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82489&PostID=5141213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4)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6-5-7 17:18:00
4.《暾欲谷碑》多次出现"teurk sirbodun"字样【分别见于耿世民2005年译本第3,11,60,61,62行,对应于芮传明1998年译本的如下行:西I-3,南I-4,北II-2,北II-3,北II-4.其中最后一处的"bodunugh"是"bodun"的客体格形式。下引原文及译文都出自耿世民2005年之《古代突厥文碑铭研究》,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在引用时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芮传明和耿世民都将其译为“突厥-薛人(民)”,即视sir为部族名称。其末尾三句,每一句都提到"teurk sir",最后一句更说:    teurk bilgea qaghan teurk sir bodunugh, oghuz bodunugh igideu olurur.    突厥毗伽可汗养育了突厥-薛(Sir)人民和乌古斯人民。 则Sir部族与突厥核心部分的关系相当密切,与被突厥征服的Oghuz(乌古斯,漠北铁勒)等部族显然有别。《毗伽可汗碑》东-1行也提到了sir,同样置于oghuz和eadiz的前面。另外,《阙利啜碑》东-9行也提到"shirirkin",但无法判定此shir与sir是否指同一部族。芮传明认为,"teurk sir bodun"与碑铭中其他地方的"teurkbodun"含义是一样的,都指后突厥汗国的主体居民,因先前漠北曾建立强大的薛延陀汗国,后突厥起事初期的根据地则在漠南,两者合流始有后突厥汗国的诞生,所以"sir"当指前薛延陀部民即“薛族人”【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180-186页】。此说颇有其合理性。前文3已论及薛延陀与阿史德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亲密关系,当薛延陀汗国覆灭之后,漠北落入以亲唐的吐迷度系回纥为首的九姓铁勒之手,其对薛延陀及阿史德素持敌对态度,故当漠南的单于都护府下突厥降众爆发反唐大暴动时,在其中居于领导地位的阿史德及舍利等部族对漠北的薛延陀余部及回纥时健俟斤余部也许会持一种相当亲近的态度,甚至有可能进行过暗中串联协同起事等活动——也许在骨咄禄与暾欲谷率领的第一场对乌古斯人的“反围剿”大战——“于都斤山之战”中【事见《暾欲谷碑》南I-8,9行】,就有Sir人的身影。从《毗伽可汗碑》东-1行的排名来看,Sir人可能已经被接纳为传统蓝突厥贵族内外最核心的部族之一,其与阿史德以及舍利的特殊亲密关系及渊源当是这一合流的深厚基础。正因为Sir人在后突厥汗国中地位如此重要,而后突厥汗室阿史那氏的地位又已大大降低,于是深明此点的出身阿史德氏的元老暾欲谷便一再在其自撰的碑铭中强调“突厥-薛人”的观念【关于“暾欲谷”与“阿史德元珍”可视为同一人的相关讨论,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85-287页】——很可能,在后突厥国中除了汗室阿史那氏之外的突厥核心贵族的自称正是“突厥-薛人”。另一方面,继后突厥之后建国漠北的回纥人对先前统治过他们的部族又是如何称呼的呢?《磨延啜碑》及《铁尔痕碑》多次提及“突厥”(teurk)一词,这是回纥人对后突厥国家及人民的称呼,但对其统治者的称呼则另有其词。《磨延啜碑》北面第四行云:    teurk qaghan chaq ealig yeil olurmeish. ...    突厥可汗整整统治了五十年…… 耿世民(2005年)对此句的注释是:    我认为此行开头三字读成teurk qaghan chaq较好。chaq此处有“整整”之意。 这一释读过于牵强,且不论后突厥对回纥人的统治是否真的持续了正好五十年,即便真的恰好五十年,在碑铭中如此强调这一整数也显得太奇怪了,况且,不谙历法的草原游牧民族对长达五十年的时间是否能够保有精确的记忆也还大成疑问;另外,从该碑铭其他地方来看,回纥人在提到突厥首领时,从不用“可汗”(qaghan)一词,而只称其为“汗”(qan),所以“突厥可汗”(teurkqaghan)的提法也是相当可疑的。事实上,耿氏更早一版本的释读并非如此,而是译作:“突厥和钦察人(又)统治了五十年”【见林干、高自厚《回纥史》(1994年)附录耿世民<回纥突厥文碑铭译文>第375页】。在蓝史铁(G.Ramstedt)关于该碑的校注中,该行有这样的说明:“teor...bcq或可读为teur(kqei)bcaq(?)”【转引自王静如《民族研究文集》第83页】,然则"teurk qeibcaq"的读法显然比"teurk qaghanchaq"更为近真,于是可以认为,“突厥-钦察人”(teurkqeibcaq)正是以回纥为首的乌古斯-铁勒人对后突厥核心贵族的称呼。这样,“薛”(Sir)与“钦察”(Qeibcaq/Qibchaq)之间的联系便被提了出来:“钦察”曾经也被称作"Sir"。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82489&PostID=5141235&idWriter=0&Key=0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5)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6-5-7 17:19:00
5.马卫集(al-Marwazi)在《动物的自然性质》中记载了一次九~十一世纪之间欧亚内陆的民族迁徙:Qitan->Qay->Qun->Shari->Turkmen->Ghuzz->Bajanak【参见刘迎胜《西北民族史与察合台汗国史研究》第33页】,同书另一处还有如下记载【转引自巴哈提•依加汉《辽代的拔悉密部落》】:    去往契丹的旅行者由Sanju行半月路程后,抵Shari一集团,此集团因他们首领之一的名字Basm•l(*Basmil)而为人所知,他们是因害怕割礼而从伊斯兰逃往此地的。 书中两次出现Shari一名,学者们对其来源有各种各样的推测,但目前看来最为合理的是由巴托尔德提出、经普里查克等人发展了的假说,即:此Shari来源于突厥语sari“黄色”,所指的是钦察(库曼),也即古罗斯文献中的波洛伏齐(Polovtsi,来自polovyi“黄色的,灰黄色的”),而这一“黄色、灰黄色”的色彩概念乃是突厥游牧民族表示“荒漠/荒漠之民,草原/草原之民”的一种常用方法;把sari比定为钦察的合理性反映在如下事实:十一世纪时,穆斯林作家及旅行家开始将原名为“古兹草原”的地区改称为“钦察草原”——其背景正是突厥部落的钦察人日益壮大向西扩张从而侵占了原古兹人(即乌古斯人西迁今哈萨克草原的一支)的牧地。基于这一假说,"Shari"乃是Qun、Qay(普里查克认为正是西迁的Qun、Qay人成为了钦察-库曼部族形成的核心)等东方迁来的部族对钦察的称呼,这样,"Shari"也与“钦察”建立了联系,即:“钦察”曾经也被称作"Shari"。至此,结合前文4,我们已经粗略地论证了Sir和Shari存在为同一或同源的可能性,事实上,作为丁零-突厥语“黄色”概念的*sari一词在古代阿尔泰诸语中完全可能具有其他变体形式,从其现代蒙古语为shira/shar、达斡尔语为shar、土族语、保安语为sira、东裕固语为sheira、西裕固语为sareigh、维吾尔语为seriq、哈萨克语为sarei等等【转引自孟达来《北方民族的历史接触与阿尔泰诸语言共同性的形成》第168页】,可以推测其在某些古代东部阿尔泰语比如鲜卑语中可能正是接近*sir的形式。于是,我们在揭示出“舍利”(Shari)与“薛”(Sir)确实有可能存在某种密切关联的同时,也发现了它们与突厥族北支钦察人的紧密联系——如果说突厥族南支乌古斯主要是由丁零-高车-铁勒的一部分演变而来,那么钦察人则是由蓝突厥本部结合了相当程度的东胡鲜卑部落杂糅而成,普里查克提出的钦察-库曼发源于宇文鲜卑别部库莫奚以及浑部的假说,芮传明提出的薛延陀“薛部”发源于北朝鲜卑薛干/叱干部落的假说,还有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在《突厥语大辞典》中记载的众多双语突厥部族如Qay、Yabaqu、Tatar、Basmil等等【这些可能是正处于突厥化进程中的非突厥语部族,多数都加入了后来的钦察分支】,无疑都为这一更大的假说提供了例证。更进一步,伯希和等人曾提出,“鲜卑”/“室韦”的原文为"*searbi/*sirbi/*sirvi"等,当为鲜卑人/室韦人自称,而后突厥人对库莫奚人的称呼则为tatabi,其中的-bi/-vi很可能是一表示族群的后缀,由此推论如下:1)鲜卑本名的词根当与sar/sir相关,自西迁突厥化后,其所用名称的词根渐由sar/sir演变为tat【突厥语“外蕃,外族臣民”的意思,一些学者认为古突厥碑铭中的tatar(鞑靼)、tatabi(奚)等词都与该词根有关,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42-243页】,于是也可解释钦察人为何又与“鞑靼”(tatar)的名称牵涉在一起;2)sar/sir的意义与黄色相关,则“鲜卑”、“室韦”名称的本义可能也与此有关,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和探析中外语文献中出现的“黄须鲜卑/黄头鲜卑”、“黄头室韦”、“黄头鞑靼/草头鞑靼”、“黄头回鹘/撒里畏兀儿”等等迷题,也许会有新的收获。
[ 本帖最后由 凯末尔主义 于 2008-9-28 10:30 编辑 ]
http://www1.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6375180 長孫(鮮卑姓) 呼延(匈奴姓) 赫連(鐵勒姓) 拓跋(鮮卑姓) 獨孤(鮮卑姓) 慕容(鮮卑姓) 范姜(台灣姓) 宇文(鮮卑姓) 耶律(契丹姓) 完顏(女真姓) 納蘭(女真姓) 嵬名(西夏姓) 朱邪(沙陀姓) 僕固(鐵勒姓) 賀蘭(鮮卑姓) 哥舒(突厥姓) 爾朱(鮮卑姓) 沒藏(西夏姓) http://www.smth.edu.cn/pc/pcnsearch.php?keyword=%B1%B1%B3%AF%BA%FA%D0%D5%BF%BC+&area=cinason&pno=2
北朝胡姓考(十四) [p090-p113]
北朝胡姓考 九〇 (21) 渾氏 鮮卑渾氏 官氏志:「谷渾氏後改為渾氏」。按姓纂二十三魂及氏族略四渾氏下並云: 「吐谷渾氏改為渾氏」。氏族略五谷渾氏下云:「吐谷渾歸化,因氏焉。」是谷渾氏 卽吐谷渾氏之省略。因吐谷渾氏有依舊未改者,故省首音以識別。(註一)是代郡渾 氏乃西部鮮卑族矣。 囘紇渾氏 又唐時有囘紇渾氏,本出鐵勒九姓中之渾部,宰相渾瑊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93853&tid=1040 -31.5K-2004-10-28 21:49:54-
北朝胡姓考(十三) [p081-p089]
... nason,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page081————————— 北朝胡姓考 八二 侯伏侯氏 又辨證二十二:「俟伏侯氏改為侯氏」。按「俟」當為「侯」之譌。周書侯植傳: 大統元年賜姓侯伏侯氏。(註一)隋書經籍志,魏孝文時有侯伏侯可悉陵以鮮卑語 譯孝經。(註二)據此,可知字當作「侯」。當時胡姓中,確有侯伏侯一氏。 又魏書爾朱天光傳:「万俟醜奴使其太尉侯伏侯元進據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37387&tid=1040 -13.9K-2004-05-26 00:07:23-
北朝胡姓考(十二) [p076-p080]
北朝胡姓考 七六 (14) 駱氏 官氏志:「他駱拔氏後改為駱氏」。廣韻七歌引志,姓解一,辨證十二,氏族 略四,他均作佗。「佗「「他」古今字。姓纂十九鐸,氏族略五,他譌作地。姓纂 六至作地駱枝,「地」「枝」皆譌。 北齊駱提 北齊武平時,有恩倖穆提婆,本姓駱氏,以佞媚後主穆昭儀,改姓穆氏。(註一) 婆 疑其人或出他駱拔族。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34192&tid=1040 -5.7K-2004-05-17 23:04:24-
北朝胡姓考(十一) [p071-p075]
... nason,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page071————————— 北朝胡姓考 七二 氏志亦云,「內入諸姓,阿伏干氏後為阿氏」。(註一)知今官氏志「于」為「干」之刊誤。 按魏書卷二十六長孫肥傳云: 本蠕蠕別 「蠕蠕大檀入寇雲中,世祖親征之。遣(長孫肥之子)翰擊大檀別帥阿伏干 部 於柞山,斬首數千級。」(註二) 又魏書卷七上高祖紀云: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26693&tid=1040 -6.8K-2004-04-29 09:14:05-
北朝胡姓考(十)  [p060-p070]
  北朝胡姓考 六〇 (4) 梁氏 拔列氏應 官氏志:「拔列氏後改為梁氏。」按廣韵十三末引志,氏族略六,姓解一,及 作拔列蘭 辨證三十七引志,皆作拔列蘭氏。今志文「拔列」下當奪一「蘭」字。 氏 按三國志魏志卷二十六郭淮傳云: 本匈奴休 「涼州休屠胡梁元碧等率種落二千餘家附雍州,淮奏請使居安定之高平, 屠種 為民保障。」 又晉書卷一一八姚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26364&tid=1040 -14.5K-2004-04-28 09:36:39-
北朝胡姓考(九)  [p057-p059]
... nason,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page057————————— 北朝胡姓考 五八 志文無此氏。僕固氏乃唐時囘紇僕骨部之歸化者,以部為氏。(註一)姓解云云,蓋 涉僕蘭而誤。 (3) 苟氏 官氏志:「若干氏後改為苟氏。」姓纂十八藥:「若干氏出自代北,以國為 氏。」按周書卷十七若干惠傳云: 「若干惠字惠保,代郡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23325&tid=1040 -4K-2004-04-19 14:54:05-
北朝胡姓考(八)  [p054-p056]
  北朝胡姓考 五四 (6) 于氏 「勿」當作 官氏志:「勿忸于氏後改為于氏」。姓纂十虞及八物,氏族略五,引志均同。 「万」 (註一)廣韵十虞引後魏書作万忸于氏。孝文弔比干文碑陰有「司衛監臣河南郡万忸 于勁」。北周華嶽頌(天和二年)末署万紐于瑾造。字皆作万。當從石刻。周書唐 瑾傳,唐表于氏,氏族略二,姓氏急就篇卷上,万皆作萬,係後人竄改。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22259&tid=1040 -3.7K-2004-04-16 13:55:11-
北朝胡姓考(七)  [p032-p053]
  北朝胡姓考 三二 (3) 賀氏 官氏志:「賀賴氏,後改為賀氏。」下又云:「北方賀蘭氏,後改為賀氏。」姓 纂三十八箇引官氏志云:「賀蘭氏、賀賴氏,並改姓賀。」按賀賴卽賀蘭,本一氏 也。茲先言賀蘭改賀,其證有二: 賀蘭改賀 (1)賀力眷卽賀蘭部帥附力眷。 之證一 魏書卷二太祖紀云: 「皇始二年,賀蘭部帥附力眷。紇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9099&tid=1040 -29.9K-2004-04-08 23:32:52-
北朝胡姓考(六)  [p025-p031]
... nason,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page025————————— 北朝胡姓考 二六 丘穆陵改 (1)穆亮本姓丘穆陵氏 穆之證一 魏孝文弔比干文碑陰題名有「使持節、司空公、太子太傅、長樂公臣河南郡 丘目陵亮。」又龍門石刻有「使持節、司空公、長樂王丘穆陵亮」夫人尉遲為亡息 造彌勒像一區。「目」「穆」同音字,丘目陵當卽丘穆陵之異譯。按魏書卷二十七穆崇 傳,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6764&tid=1040 -10K-2004-04-02 09:18:00-
北朝胡姓考(五)  [p018-p024]
北朝胡姓考 一八 (6) 伊氏 官氏志:「伊婁氏後改為伊氏。」姓纂六脂引志文同。廣韵十九侯,氏族略 五,唐表長孫氏下,均謂伊婁氏改為婁氏。 伊婁改伊 按廣韵等說誤也。官氏志改婁者為匹婁氏,此改伊氏。宋書卷九十五索虜傳有虜 之證一 將伊樓拔,檢魏書卷四十四有伊馛,傳稱「代人,勇健善射,頻有戰功。」樓與婁,拔 與馛,皆同音異譯字。宋書伊褸(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6397&tid=1040 -8.3K-2004-04-01 09:58:21-
北朝胡姓考(四)  [p009-p017]
... nason,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page009————————— 北朝胡姓考 一〇 部,因以為氏。 後魏胡泥 後魏孝文時有永城侯胡泥,傳稱代人;(註一)孝明時有酋長胡琛,據高平。(註二) 等 疑皆此族人。又姓解一,辯證三十七骨氏下並云: 「河南骨氏,後魏官氏志紇骨氏改焉。隋有京兆尹骨儀。」 按官氏志明言改胡,不改骨。北史骨儀傳,儀乃「天竺胡人」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4490&tid=1040 -12.2K-2004-03-26 08:46:08-
北朝胡姓考(三)  [p001-p008]
  北朝胡姓考 姚薇元著 內篇 魏書官氏志所載諸胡姓 本篇所考,共一百十八姓。其排比次第,悉依魏書官氏志原文。內容分類, 亦據志文。兹分錄如次: 第一、宗族十姓:官氏志云:「(後魏)獻帝(托跋豫鄰(註一))時七分國人, 使諸兄弟各攝領之,乃分其氏。以兄為紇骨氏,後改為胡氏。次兄為普氏,後改 為周氏。次兄為拓拔氏,後改為長孫氏。弟為達奚氏,後改為奚氏。次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4302&tid=1040 -11.2K-2004-03-25 15:14:42-
北朝胡姓考(二)  [陳寅恪序]
  姚薇元北朝胡姓考序【cinason案:此序據三聯書店二〇〇一年版陳寅恪集金明館叢稿二編二七四頁至二七六頁錄入】姚君薇元著一論文,題曰北朝胡姓考,近欲刊行,遺書來徵序引。寅恪以為姚君之學,固已與時俱進,然其當日所言,迄今猶有他人未能言者。此讀者自知之,無待寅恪贅論。惟不能不於此附著一言者,即吾國史乘,不止胡姓須考,胡名亦急待研討是也。凡入居中國之胡人及漢人之染胡化者,兼有本來之胡名及雅譯之漢名。如北朝之宇文泰,周書北史俱稱其字為黑獺,而梁書蘭欽王僧辯侯景諸傳,均目為黑泰,可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3442&tid=1040 -3.4K-2004-03-19 09:36:31-
北朝胡姓考(一)  [目録]
北朝胡姓考姚薇元後學潁川cinason錄入校對甲申年二月十八—————————————————————————————————————————————————— 目録 凡例 緖言 內篇 魏書官氏志所載諸胡姓 ………………………………………………… 一 第一 宗族十姓 ( 1)元氏 …………………………………………………………………… 二 ( 2)胡氏 ……………… ...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10&nid=12165&tid=1040 -20.5K-2004-03-09 08:49:45-
http://www.zhuaxia.com/pre_channel/43153/ 夷夏东西 关于历史・语言・文化交流的读书心得 13个订户 共有31篇 | 以下是第1-10篇 | 只浏览标题 浏览全部正文 1 2 > 0 推荐 收藏 2008欧洲杯四强之回顾与展望 查看全文 2008-06-23 23:58:04 四分之一决赛已经结束。第一场德国完胜葡萄牙,没有看直播,但对于结果相当满意——因为极其讨厌C罗。第二场、第三场和第四场都看了直播,亲眼目睹了两大黑马的诞生,荡气回肠之余,不禁又开始浮想联翩,总结出与民族历史地理相关之“规律”若干,暂记如下,供同好把玩。   1、被土耳其逆转之球队,其民族在历史上都曾为奥地利帝国统治,且逆转顺序自西向东、依次更接近土耳其:瑞士距土耳其最远,其独立出奥地利总督统治之时间也最早,捷克和克罗地亚则都是奥地利帝国及后来奥匈帝国之重要组成部分,一战结束之后,奥匈帝国解体,后两者才挣脱奥地利之统治,各自独立建国或与邻近亲族联合建国(斯洛伐克、斯洛... 四分之一决赛已经结束。第一场德国完胜葡萄牙,没有看直播,但对于结果相当满意——因为极其讨厌C罗。第二场、第三场和第四场都看了直播,亲眼目睹了两大黑马的诞生,荡气回肠之余,不禁又开始浮想联翩,总结出与民族历史地理相关之“规律”若干,暂记如下,供同好把玩。   1、被土耳其逆转之球队,其民族在历史上都曾为奥地利帝国统治,且逆转顺序自西向东、依次更接近土耳其:瑞士距土耳其最远,其独立出奥地利总督统治之时间也最早,捷克和克罗地亚则都是奥地利帝国及后来奥匈帝国之重要组成部分,一战结束之后,奥匈帝国解体,后两者才挣脱奥地利之统治,各自独立建国或与邻近亲族联合建国(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等等);此外,上述国家在历史上都属神圣罗马帝国范畴。   2、与土耳其交手之球队,其战胜土耳其之几率与其国土海岸线之长度成正比:瑞士与捷克均是纯内陆国,海岸线长度为零,所以都被土耳其在90分钟之内逆转击败;克罗地亚拥有较多海岸线,但仍嫌不足,且对岸不远即受阻于意大利之亚平宁半岛,所以在120分钟最后关头被土耳其顽强扳平,最终点球对决遭逆转;而迄今唯一战胜土耳其之葡萄牙,则曾为海上殖民强国,其海岸线绵绵不绝,且临浩瀚之大西洋,“水气”最盛,因而可以力克“土国”。   3、已进入四强之前三支球队,正好对应一战后解体之四大帝国之三大:德意志、土耳其、俄罗斯,而另一大帝国奥匈及其属国(捷克、克罗地亚等)已于此前全部出局;最后一支进入四强之西班牙,一战时则为中立国,置身事外。   4、预测第一场半决赛德意志对土耳其之战:从1视之,德意志也属神圣罗马帝国范畴,故仍有被土耳其逆转之危险,而从2视之,德意志之海岸线状况与克罗地亚类似,长度一般,中间又被丹麦分割,而对岸复受阻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水气”略显不足,故其“克土”之可能性也不高,综合1、2可知,土耳其对德意志之胜算更大,而且很可能又是一场逆转之战。   5、预测第二场半决赛俄罗斯对西班牙之战:从3视之,一战时帝国解体之顺序依次为俄罗斯、德意志、土耳其,俄罗斯帝国因爆发“十月革命”早早退出战争,随即沙皇制终结,苏维埃当政,其时距一战结束尚有一年,德意志帝国几与一战相始终,土耳其帝国则于一战结束后数年才因内部民族革命让位于新兴之共和国,从4可知,德意志将不敌土耳其,此与一战时德意志帝国先于土耳其帝国解体相符,依此类推,则俄罗斯亦将不敌西班牙。而最终决赛,土耳其亦将不敌西班牙,殆因其一战后最终仍遭解体而西班牙则能全身而退矣。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 查看全文 2005-12-30 00:48:57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二  突厥-回纥史之十姓-九姓难题,向来聚讼纷纭,迄无定论。余思之考之三月,方有所得,此处略陈新解,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十姓回纥”一称,在鄂尔浑如尼文碑铭之中,仅见于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磨延啜碑》北面第三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后接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su ... nta qalmiesi bodun on uyghur toquz oghuz uezae yuez yielolurup s...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二  突厥-回纥史之十姓-九姓难题,向来聚讼纷纭,迄无定论。余思之考之三月,方有所得,此处略陈新解,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十姓回纥”一称,在鄂尔浑如尼文碑铭之中,仅见于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磨延啜碑》北面第三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后接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su ... nta qalmiesi bodun on uyghur toquz oghuz uezae yuez yielolurup s... a orqun ueguez o...    (在)留下……的人民,在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之上,他们(外族)统治了百年……鄂尔浑河……   此句当指阿史那突厥对回纥及九姓铁勒之百年统治——从六世纪四十年代突厥崛兴至七世纪四十年代东突厥、薛延陀灭亡及九姓铁勒降唐止,而下一句“突厥整整统治了五十年”则是指后突厥对回纥及铁勒之统治——从七世纪九十年代至八世纪四十年代。上述两句所叙皆为距第二回纥汗国创建不远之史事,当不至有误。据此,第二回纥汗国之可汗当出自十姓回纥,而其人民则属于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两者并非对立关系,而是分别对应于汉文史籍中之袁纥(回纥)及九姓铁勒。鄂尔浑突厥如尼文碑铭中多次提到“乌古斯”及“九姓乌古斯”,后突厥之阙特勤和毗伽可汗曾在一年中与九姓乌古斯交战五次和四次,并皆称:“toquzoghuz maening bodunum aerti.九姓乌古斯(本)是我的人民”(见于《毗伽可汗碑》东面第二十九行,《阙特勤碑》北面第四行与此略同)。据此,更结合汉文史料之记载,“oghuz/乌古斯”可与汉籍之“铁勒”对应,“toquzoghuz/九姓乌古斯”则对应于汉籍之“九姓/九姓铁勒”。关于“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之详细考证,可参见哈密尔顿之文《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考》。   2.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八行:    ......aechuem apam saekiz on yiel olurmiesh oetuekaen elitaegiraes eli ekinti orqun oeguezdae    我的祖先登位统治了八十年,在于都斤国家(el)及其周围地区,在鄂尔浑河流域,我们的可汗第二次登了位。   《铁兹碑》北面第十一行:    ... (oeng)rae tabghachqa bazlanmiesh uyghur qaghan on yielolurmis yetmish yiel er(mish)    ……从前,他们与唐朝(tabghach)和好。(之后),回纥可汗登位统治了十年,(之后又统治了)七十年。   自七世纪四十年代吐迷度创立第一回纥汗国至八世纪二十年代承宗失位,其间正好八十年,其后提到“我们的可汗第二次登了位”(另见于《磨延啜碑》北面第二行,耿世民1990年之译文)当指护输及其子逸标苾(即骨力裴罗)建立第二回纥汗国之史事。则以药罗葛回纥人自身眼光视之,第二汗国与第一汗国乃一脉相承,俱出于十姓回纥一系。   3.据《魏书·高车传》,高车有六种:狄、袁纥、斛律、解批、护骨、异奇斤,其中狄部已于五胡乱华后衰落,斛律则破于柔然后亡降北魏,故六种之中似以袁纥、解批为其强部,此亦符合其后之发展。高车之袁纥、解批分别演变为铁勒之回纥、契苾(参见段连勤:《丁零、高车与铁勒》,契苾之演变尚可参见马驰及薛宗正之相关考证文章),俱于隋唐时期活跃于世。先是契苾联合金山强部薛延陀及其他铁勒诸部,反叛前突厥之残酷统治建立铁勒汗国,莫何可汗契苾歌楞即契苾何力之祖父,也咥小可汗乙失钵之孙夷男后联合回纥菩萨大破东突厥北边,遂被唐太宗扶持册立为真珠毗伽可汗,创建薛延陀汗国统治漠北垂二十年;然后夷男死,菩萨死,回纥吐迷度率铁勒诸部攻灭薛延陀,与契苾部俱来归唐;后突厥复兴,漠北铁勒或降或逃,又是回纥、契苾、思结、浑部一同南投凉州;而当回纥联合拔悉密、葛逻禄灭后突厥立国漠北之前后,契苾之一支亦以车鼻施之名崛起西域,成为黑姓突骑施之首领。由上可知,回纥在铁勒诸部中之领导地位由来已久,可上溯于高车时期,与解批-契苾代为强部,数称雄于漠北、西域,其中渊源可谓深远矣。   4.据拉施特《史集》关于畏兀儿人起源之传说,其先分两种:温(aun)-畏兀儿与脱忽思(tughuz)-畏兀儿,即十姓回纥与九姓回鹘,其中详细列出了温-畏兀儿所居十条河之全部名称,而对脱忽思-畏兀儿所居九条河之名称则未予记载,由此可见,畏兀儿内部居于领导地位者向为十姓部落,九姓则相对较为次要。然后拉施特又叙述畏兀儿人君长之产生经过(拉丁字母转写之附加符号从略):    全体一致满意地从诸部中最聪明的额必失里克(abishl(i)k)部落选出一个名为忙古台(m(a)nkutai)的人,授以亦勒-亦勒迪必儿(ail-ailt(i)b(i)r)之号。[他们]还从兀思浑都儿(auzq(u)nd(u)r)部落[选出]另一个具有[良好]品性的人,把他称作古勒-亦儿勤(kul-airkin);他们让这两个人作了[全]民族(j(u)mhur)和诸部落的君主(padshah)。他们的氏族[兀鲁黑]统治了百年之久。   其中,成为亦勒-亦勒迪必儿之忙古台出自额必失里克,另一良好品性之古勒-亦儿勤出自兀思浑都儿,两者部名分别与十河名称中之第一和第四相近和相同,据此,畏兀儿人最初之君长当出自十姓部落,而“亦勒迪必儿”与“亦儿勤”显系“颉利吐发”与“俟斤”之对音,则此二人或正可与汉籍中回纥初期之首领遥相对应。“亦勒-亦勒迪必儿”之原型疑即“胡禄俟利发”吐迷度,亦即“第一回纥汗国”之创立者;“古勒-亦儿勤”之原型疑即“活颉利发”菩萨,“活”与“古勒(kul)”相对应,意为“湖、海”,为突厥-回纥首领常见之称号前缀,而菩萨之父时健之称号正为“俟斤”。由此可推测,吐迷度所建之“第一回纥汗国”与逸标苾所建之“第二回纥汗国”皆出自额必失里克部,亦即汉籍之药罗葛部(相关考证参见钱伯泉:《畏兀儿人的族源传说研究》),该部长期居于领导地位,故至拉施特时代畏兀儿首领虽早已转至九姓一系,却仍将其列为十姓第一位。而吐迷度称汗前之时健俟斤家族,则出自兀思浑都儿部,缘有菩萨始兴之功业,虽后遭排挤,仍以元老之尊位列第四,该部疑即汉籍记载异文中之“阿史那/阿史德”部,其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部之关系存疑,因突厥始祖传说中亦有十姓之分,阿史那为十姓中最幼者,故有可能时健俟斤部落本为突厥阿史那/阿史德之疏族,遂亦可被归入阿史那/阿史德之名号下,亦有可能时健家族所属之兀思浑都儿部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全然无关,只因发音近似,遂被不明就里之汉人误译所致。   5.由是可得若干重要推论。回纥主部之内向分十姓,然汉人惑于“九姓”之名,只列其九(即所谓“回纥内九族”),其别一遗失之姓,当即时健-菩萨家族所属之部落,亦即上考之“兀思浑都儿/阿史那/阿史德”部,汉人复惑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之旧名,故不录此姓;补之即为“十姓回纥”。十姓回纥音译即“袁纥”,是回纥自称,本为九姓铁勒即九姓乌古斯之一部,复因其强盛居于主导地位,故亦常与后者并称,而其合称仍为九姓乌古斯;然自回纥称汗建国,其他乌古斯遂与十姓回纥逐渐融合,此后“十姓”之名不显,单称“回纥”,后改“回鹘”,乃更与“九姓”合称“九姓回鹘”(见于鄂尔浑之《九姓回鹘可汗碑》)。自“回纥”改称“回鹘”,药罗葛氏绝矣,回纥之汗统始由十姓(回纥药罗葛)转为九姓(铁勒阿跌),改名之时间当系于阿跌朝创建者怀信可汗之子保义可汗即位次年即元和四年(AD809),详细考证参见宋肃瀛:《回纥改名“回鹘”的史籍与事实考》。然则此前回纥首领之易统,无论从时健系到吐迷度系,抑或从吐迷度系到护输系,皆为十姓回纥内部之转移,无关九姓乌古斯也。回鹘易统至九姓,历阿跌朝与仆固朝(高昌回鹘),故阿拉伯等西方史籍多称其为“托古兹古兹”,即“九姓乌古斯”,盖西人皆知其时汗统早已转出十姓回纥也;而其自身则依然视十姓为正统——阿跌朝可汗始终冒姓药罗葛,高昌回鹘国内之人民亦以“十姓回纥国”自居(参见高昌汗国时期之佛教及摩尼教经文),足见对回纥/回鹘国家而言,十姓为正统之观念固已颇为深厚,远非改朝换代所能轻易更迭矣。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 查看全文 2005-10-17 23:22:11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一  1.以下据《新唐书·回鹘传》。回纥为铁勒之一部,本无首领,其第一任君长为時健俟斤(“有時健俟斤者,眾始推為君長。”)。時健俟斤之子名为菩萨,“材勇有谋”,“下皆畏附,为時健所逐”。時健死后,回纥部人“贤菩萨,立之”。东突厥末年,菩萨率部人与薛延陀共攻东突厥北边,菩萨身将五千骑大破颉利手下十万骑,“声震北方”,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迅即败亡,其故地之北部兴起薛延陀汗国,而菩萨也依附于薛延陀,并开始在土拉河一带确立其统治(“繇是附薛延陀,相脣齒,號活頡利發,樹牙獨樂水上。”)。注意此处之“相脣齒”,说明回纥時健俟斤家族与薛延陀可汗家族有着非...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一  1.以下据《新唐书·回鹘传》。回纥为铁勒之一部,本无首领,其第一任君长为時健俟斤(“有時健俟斤者,眾始推為君長。”)。時健俟斤之子名为菩萨,“材勇有谋”,“下皆畏附,为時健所逐”。時健死后,回纥部人“贤菩萨,立之”。东突厥末年,菩萨率部人与薛延陀共攻东突厥北边,菩萨身将五千骑大破颉利手下十万骑,“声震北方”,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迅即败亡,其故地之北部兴起薛延陀汗国,而菩萨也依附于薛延陀,并开始在土拉河一带确立其统治(“繇是附薛延陀,相脣齒,號活頡利發,樹牙獨樂水上。”)。注意此处之“相脣齒”,说明回纥時健俟斤家族与薛延陀可汗家族有着非同寻常之亲密关系;而“活頡利發”之称号,在突厥官号体制之中,不但高于前之“俟斤”,也较一般之“頡利發”为高。  2.《新唐书·回鹘传》复云:“突厥已亡,惟回紇與薛延陀為最雄彊。菩薩死,其酋胡祿俟利發吐迷度與諸部攻薛延陀,殘之,并有其地,遂南踰賀蘭山,境諸河。……。乃以回紇部為瀚海,……,白霫為窴顏州;……。乃拜吐迷度為懷化大將軍、瀚海都督;然私自號可汗,署官吏,壹似突厥,有外宰相六、內宰相三,又有都督、將軍、司馬之號。帝更詔時健俟斤它部為祁連州,隸靈州都督,白霫它部為居延州。”据此,吐迷度当为回纥第一位可汗,其所建可称之为“第一回纥汗国”。然而,菩萨与吐迷度是何关系?史无明文,将其处理为父子关系属想当然耳,不足为据。据(1)可知,時健俟斤家族与薛延陀可汗家族关系密切,“相脣齒”,但此处吐迷度竟于菩萨死后与诸部“攻薛延陀,残之”,则其与時健俟斤家族之关系似有不和之嫌。又当薛延陀灭后、铁勒归唐分封之时,于吐迷度拜赐之后,特地提到两“它部”之处置,太宗亲自出面,为“時健俟斤它部”另设祁连州,为“白霫它部”另设居延州,此处必有隐情,考详见下。关于太宗额外分封一事,《资治通鉴》卷一九八记载如下:“又以阿史德時健俟斤部落置祁連州,隸靈州都督。”,则此“阿史德時健俟斤部落”即为《新唐书》之“時健俟斤它部”无疑,而《新唐书》中之“時健俟斤”当即菩萨之父、回纥第一任君长。据此可知,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属“阿史德”部。  3.关于吐迷度攻灭薛延陀一事,《新唐书·回鹘传》复有如下记载:“多彌可汗以十餘騎遁去,依阿史那時健,俄為回紇所殺,盡屠其宗,眾五六萬奔西域”,而《资治通鉴》卷一九八则云:“多彌引數千騎奔阿史德時健部落,回紇攻而殺之,并其宗族殆盡,遂據其地。”由(2)可知,《通鉴》之“阿史德時健部落”当即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薛延陀多弥可汗落难时前去投奔,说明两者关系非同寻常,此正与(1)相符;然与《新唐书》相比照,则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复有属“阿史那”部之可能。一般认为,“阿史德”为“阿史那”之后族,两者关系密切,共同构成突厥汗国之统治阶层。无论“阿史那”、“阿史德”,此类前置饰语止见于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而自吐迷度之后直至“第二回纥汗国”之诸可汗均未曾见,上述记载表明:回纥首任君长所从出之時健俟斤家族原为与突厥阿史那部关系密切之部落,而吐迷度及其后之回纥首领则转为另一系统,此一转变正发生于薛延陀汗国覆亡之际。  4.可以想象,当薛延陀多弥可汗落难来投时,時健俟斤家族之部人必全力护持之,吐迷度家族则与不满薛延陀之铁勒诸部共同攻灭之,此役之中,多弥可汗败死,宗族被屠戮殆尽,与其“相脣齒”之時健俟斤家族可能也伤亡惨重,由此便可以理解嗣后太宗存亡继绝之举——为時健俟斤之余部另设祁连州,白霫之余部另设居延州,前者显然是为安抚前回纥首领部落之余众,后者原因未详,然联系到菩萨之母名为“乌罗浑”,白霫地与乌罗浑接,不排除其别部亦含有乌罗浑,则白霫别部之乌罗浑部颇有为回纥時健俟斤部后族之可能,由此太宗安抚白霫余部之举亦属情理之中。  5.与汉人记述有所不同,据回纥人自述之《磨延啜碑》,回纥内部分十姓回纥与九姓乌古斯两支(另可参见拉施特《史集》),于后突厥汗国覆灭之余建立“第二回纥汗国”之骨力裴罗家族,属药罗葛氏族,通常认为出自九姓乌古斯之部(参见漠北回纥汗国时期诸碑铭),而此前称汗之吐迷度家族与骨力裴罗家族之关系虽非嫡传(骨力裴罗之父护输是吐迷度家族末代首领承宗之“族子”),然诸多证据表明,亦当同属九姓乌古斯一支,而時健俟斤家族则颇有出自十姓回纥之可能,因其详细探讨牵涉过广,拟另文专论。由上述考证进而可推论,回纥首领统系之变易,即从十姓回纥一系之转为九姓乌古斯一系,并非发生于“第一回纥汗国”与“第二回纥汗国”间之“甘凉之变”(李树辉),而当系其于薛延陀覆灭、“第一回纥汗国”创建之时。  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三十姓突厥考 查看全文 2007-04-22 11:27:57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七   在汉文载籍里,突厥三十姓的字样最早出现在毗伽公主墓志中[1]。毗伽公主为后突厥汗国默啜可汗之女,墓志中两次提到三十姓可汗,分别指默啜可汗及骨咄禄之子毗伽可汗。关于这三十姓的含义及组成,国外学者颇有议论,但国内学者却甚少关注,现不揣菲薄提出愚见,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 虽然汉文载籍中从未出现过“三十姓突厥”的字样,但从上下文判断,“三十姓”当指漠北的突厥汗国,特别地,是指骨咄禄、默啜复兴之后的东突厥汗国即第二突厥汗国。毗伽公主墓志中提到其亲兄为右贤王墨特勤,此即默啜之子阿史那逾...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七   在汉文载籍里,突厥三十姓的字样最早出现在毗伽公主墓志中[1]。毗伽公主为后突厥汗国默啜可汗之女,墓志中两次提到三十姓可汗,分别指默啜可汗及骨咄禄之子毗伽可汗。关于这三十姓的含义及组成,国外学者颇有议论,但国内学者却甚少关注,现不揣菲薄提出愚见,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 虽然汉文载籍中从未出现过“三十姓突厥”的字样,但从上下文判断,“三十姓”当指漠北的突厥汗国,特别地,是指骨咄禄、默啜复兴之后的东突厥汗国即第二突厥汗国。毗伽公主墓志中提到其亲兄为右贤王墨特勤,此即默啜之子阿史那逾轮[2],于默啜一系败亡后来投大唐,被封为右贤王,在此之前,另有一位后突厥高官已被封为左贤王,此即颉利突利可汗之曾孙阿史那毗伽特勤[3],这两人曾经位列开元六年(718年)讨伐漠北突厥毗伽可汗的联军将领名单之中[4],他们也出现在开元十三年(725年)玄宗封禅泰山的名单之中[5],此即汉文载籍中另一次提到突厥三十姓之处:[6]    十三年十一月丙戌,至泰山,……,戎狄夷蛮羌胡朝献之国,突厥颉利发,契丹、奚等王,大食、谢褷、五天十姓,昆仑、日本、新罗、靺鞨之侍子及使,内臣之番,高丽朝鲜王,百济带方王,十姓摩阿史那兴昔可汗,三十姓左右贤王,日南、西竺、凿齿、雕题、牂柯、乌浒之酋长,咸在位。 此处之突厥颉利发,当指毗伽可汗阿史那默棘连派往唐庭朝贺封禅兼请婚之使者阿史德颉利发,十姓可汗指降唐之西突厥可汗阿史那氏,三十姓左右贤王则显然即为上述从后突厥汗国降唐之左贤王阿史那毗伽特勤及默啜之子右贤王墨特勤阿史那逾轮。据此可知,三十姓自三十姓,十姓自十姓,两者并列,前者并不包括后者。“十姓”(“onoq”,即“十箭”)本为西突厥别称,但在后突厥汗国时期,十姓故地已落入西突厥别部突骑施之手,虽然默啜曾一度征服控制该处,但为时甚短,旋即复归于黑姓突骑施。西突厥十姓与东突厥三十姓,分离既久,关系早已疏远,复兴的东突厥汗国肇基漠北郁督军山,自不会将远处西垂的别部十姓纳入其嫡系的三十姓之中。   2.三十姓中不包括九姓 关于三十姓左贤王阿史那毗伽特勤,石见清裕曾就墓志对其生平事迹加以考证[7],今无法窥其原文,只好参考韩昇之书评[8],但对比墓志,颇感韩昇之书评恐有误解[9]。据其墓志,墓主生于682年左右,卒于724年,所以当调露元年(679年)单于大都护府二十四州突厥反叛时,墓主尚未出生,也就根本不可能“逃归唐朝”。从墓志看,阿史那毗伽特勤应是在默啜败亡前夕投唐,才合于“曾未逾岁,旧国沦亡”之记叙,也就是说,阿史那毗伽是从默啜手下的后突厥汗国中叛逃至唐朝的,而此事绝不可能发生在后突厥汗国建立之前,这也才可与阿史那毗伽归唐后被称为“三十姓左贤王”相印证。关于此事,尚有另一材料可兹佐证。万岁通天年间契丹首领李尽忠、孙万荣发动之“营州之乱”终被武周大军平定,实得力于默啜突厥军队的配合,在事后报捷文书的将领名单之中,便有阿史那毗伽,[10]其时十六岁,长于骨咄禄默啜诸子,因此默啜对其特加倚重,时已成为突厥军队中的高级将领。在墓志中,接下来的一句尤为重要:    开元三年,拜云麾将军、右威卫中郎将,赐紫袍金带,便令招慰三窟九姓,因与九姓同斩默啜,传首京师。 此处之“三窟”,也出现在《太白阴经·关塞四夷篇》中:[11]    河西道。自京西西北出萧关、金城关。自河西节度去西京二千一十里,去东京二千八百十一里。北海抵日亭海、弥娥山、独洛河,道入九姓、十箭、三窟故居地。 则“三窟”当是代指突厥本部,特别地,系指正宗嫡系之东突厥本部,结合阿史那毗伽特勤“三十姓左贤王”之身份,“三窟”在当时或即为“三十姓”之同义代称[12],据此可知,三十姓自三十姓,九姓自九姓,两者并列,前者并不包括后者。“九姓”(“toquzoghuz”,即“九姓乌古斯”)本为漠北铁勒别称,与突厥判然有别,本来就不可能被纳入突厥嫡系之三十姓中;而在上引材料中,“三窟”与“十箭”(即“十姓”)并列,也进一步印证了1中之论点。   3.前贤看法之不能成立 国外学者考证三十姓突厥之组成,愚见所及,主要有如下三种看法:    (1)三十姓=十二姓东突厥+十八姓乌古斯部落(即九姓乌古斯+九姓回纥)【K. Czegledy】[13];    (2)三十姓=十一姓东突厥(十二姓-阿史那)+十姓西突厥+九姓乌古斯【M. Dbrovits】[14];    (3)三十姓=十二姓东突厥+十姓西突厥+五姓拔悉密+三姓葛逻禄【铃木宏节】[15]。 其中之(2)既包括十姓,又包括九姓,而将突厥可汗之姓阿史那排除在外,纯为凑数,尤其牵强;之(1)包括了九姓,之(3)未包括九姓,却包括了十姓,并且将与十姓、金山关系密切的三姓葛逻禄及拔悉密也包含在内,然而拔悉密之部数为五则明显与汉文载籍矛盾[16]。现根据前面1、2之讨论,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则可排除(2)(3),三十姓中不包括九姓,则可排除(1)(2),由此三种看法皆不能成立。然则三十姓究竟所指为何?愚意以为,当系后突厥汗国复兴之中坚力量,具体来说,即是单于大都护府起事之突厥二十四州加上薛延陀六州,一州对一姓,正为三十姓;而突厥二十四姓本身又以嫡系十二姓(即“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为核心。以下试申论之。   4.单于府二十四州 单于大都护府之前身,本为安置东突厥汗国覆亡后颉利可汗之突厥降众所设。其间建置经过多次演变,由于材料不足,其详细情形至今仍不明晰。[17]从贞观四年(630年)之颉利降唐,至调露元年(679年)之单于府二十四州复叛,近五十年时间,其建置演变之来龙去脉不可尽知,但大致过程如下:    贞观四年,颉利降众分置六州,定襄府三州:阿史德州、苏农州、执失州,云中府三州:舍利州、阿史那州、绰州;    贞观二十三年,变为两府十一州,定襄府五州:增加贺鲁州、葛逻州,云中府六州:增加郁射州、卑失州、艺失州;    其后,变为四府十六州,定襄府增加拔延州,分出桑乾府,增加叱略州,云中府增加思壁州、白登州,分出呼延府,增加[足夹]跌州。 至此,颉利之部众已演变为十六州,一州对一部:    定襄都督府(颉利左部):阿德州(阿史德部)、执失州(执失部)、苏农州(苏农部)、拔延州(拔延阿史德部);    云中都督府(颉利右部):舍利州(舍利吐利部)、阿史那州(阿史那部)、绰州(绰部)、思壁州(思壁部)、白登州(奴剌部);    桑乾都督府(分自定襄):郁射州(郁射施部)、艺失州(多地艺失部)、卑失州(卑失部)、叱略州(叱略部)[18];    呼延都督府(分自云中):贺鲁州(贺鲁部)、葛逻州(葛逻禄部)、[足夹]跌州([足夹]跌部)[19]。 此十六州一定是调露元年叛乱的单于府二十四州之一部分,而且是最主要最核心的部分。另一方面,唐朝在贞观四年为颉利降众设置六州之前已为先期投降的其他东突厥部落设置了若干羁縻府州,主要有顺州、祐州、长州、化州,又有北开州、北宁州、北抚州、北安州等,其间关系众说纷纭,可存而不论,很可能其中一部分后已随着大漠南北局势的变化被撤废合并到颉利降部之十六州中,一部分则被分置于河曲六州之内,参照上述颉利降部羁縻州不断扩置的情形,不排除另有一部分也发生了类似的扩置,只是史籍失载。从2可知,曾为后突厥汗国默啜部下的阿史那毗伽特勤为突利可汗曾孙,单于大都护府起事时其尚未出生,然其父必为骨咄禄之部下,由此推知单于府二十四州中当有突利之部众。其余州姓不可尽考,但大抵为前突厥汗国之嫡系部落,除上述颉利可汗阿史那咄苾、突利可汗阿史那什钵苾部众外,尚有郁射设阿史那摸末、西突厥沙钵罗可汗阿史那贺鲁部众等等,随着漠南羁縻州之安置及稳固,不断前来降附,为其增设新州也是势所必然。于是,至调露元年突厥叛乱前夕,漠南单于大都护府增至二十四州,然此数目似非任意设定,很可能有所比附,盖唐人对北蕃之处置,处处追仿汉人,如单于、瀚海之名即是其例,案汉时匈奴有二十四长,单于府州之数或与此有关。   5.薛延陀六州 薛延陀本为铁勒诸部中最雄张者,原先应是九姓之一,但自从在漠北建立汗国之后,当已不再属九姓之列。薛延陀汗国之灭亡,与亲唐之回纥药罗葛部之崛起关系密切,而阿史德时健部则被排挤出回纥,自是竟成为薛延陀余众之一,[20]为安置此部,唐朝先后设置祁连州及东皋兰州,其地当距薛延陀故牙郁督军山不远。对于薛延陀本部余众,唐朝设有达浑都督府,下辖五州:姑衍州、步讫若州、嵠弹州、鹘州、低粟州,从总章二年(669年)平定延陀余众叛乱及设置嵠弹州一事的地点来看,上述五州应当都位于薛延陀故牙郁督军山不远的区域,而当时漠北乃是安置铁勒诸部的燕然-瀚海-安北都护府辖地,故延陀余众诸州当位于郁督军山以南的漠南西部一带。东突厥汗国的故牙也在郁督军山,但当时距亡国已近五十年,熟悉故地者肯定已经不多,突厥人要想恢复故国、达成“还都郁督军山”这一标志性的举措,势必需要借助外部力量,在这方面,亡国才三十余年、更加熟悉郁督军山地域,并且素为漠北九姓所惮服的薛延陀余部自然就成了最好的盟友。早在显庆年间,东突厥降众与薛延陀降众便已开始接近[21],由于阿史德时健部的中介,这一合流更加顺畅,至单于府二十四州叛乱时,突厥-薛延陀的联合行动正是由阿史德部发起,屡仆屡兴,[22]嗣后征服漠北九姓、还牙郁督军山时,很可能正是经由《太白阴经·关塞四夷篇》黄河北道中所说的“道历阴山、牟(羊)那山、龙门山、牛头山、铁勒山、北庭山、(真檀山、)木刺山、诺(洛)真山,(涉黑沙,)道入十姓部落故居地(三窟故地)”那条道路[23],而其向导及主力盟军之一,则很可能正是稔熟郁督军山附近地形并素为漠北九姓所惮服的薛延陀余部。突厥三十姓包括薛延陀六姓(州)这一推测,在突厥如尼文碑铭中也有所体现。《暾欲谷碑》中多次提及“突厥-薛”(teurksir),并将其置于乌古斯人之前;而《毗伽可汗碑》中位于“九姓乌古斯”(toquz oghuz)之前模糊不清的“(al)teisir”更是直接对应于“六姓薛(延陀)”;如果将sir理解为薛延陀在突厥如尼文中的对应名称,那么这便是薛延陀部落在早期的后突厥汗国中具有举足轻重之地位的有力证据。[24]另外,汉文载籍表明,在默啜晚年大批突厥-铁勒部落降唐时期,也有“达浑”部落及薛延陀余众的身影出现,[25]而直至毗伽可汗殁后突厥汗国灭亡前夕之开元二十七年(739年),仍有“突厥大首领延陁俱末啜剌达干来朝”。[26]综合上述考证,突厥三十姓中当包括薛延陀六姓(州),后者在突厥的复国运动中曾起过重要作用,也正因为此,《毗伽可汗碑》及《阙特勤碑》中共同出现但又都模糊不清的、位于“九姓乌古斯”(toquzoghuz)之前的“otuz t????”就应相当于《暾欲谷碑》中的“突厥-薛”(teurksir),亦即包括薛延陀在内的建国元勋之“三十姓突厥”(otuz teurk),而绝非外蕃疏属之“三十姓鞑靼”(otuztatar)。   6.三十姓与十二姓 除“九姓”、“十姓”、“三十姓”外,载籍中还有另一个与突厥-铁勒有关的名称:“十二姓”。上述《毗伽公主墓志》中提到的“十二部”即可视为较早的一例,稍后的《安禄山事迹》直接提到“十二姓”,从上下文分析,当是指后突厥本部部众(与“九姓”即铁勒部众相对);之后《康公神道碑》及《阿跌光进碑》中也曾提到“十二姓”,但康氏与阿跌氏根本不是突厥,故其当为标榜冒认之举,不能据此认为突厥“十二姓”也包括粟特-胡部及乌古斯-铁勒部。[27]同一时期的敦煌吐蕃语文献P.T. 1283II中提到的“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很可能正是指上述突厥十二姓,从目前已经大致确认的“默啜十二部落”中的八个部落来看,其范围当不会超出上述4中颉利降众之四府十六州:[28]    (1)Zha-ma可汗部=阿史那部, (2)Ha-li部=贺鲁部,    (3)A-sha-sde部=阿史德部,  (4)Shar-du-livi部=舍利吐利部,    (5)Lo-lad部=奴剌部,    (6)Par-sil部=卑失部,    (7)So-ni部=苏农部,     (8)He-bdal部=[足夹]跌部。 其中定襄府二州:阿德、苏农,云中府三州:阿史那、舍利、奴剌,桑乾府一州:卑失,呼延府二州:贺鲁、[足夹]跌,而其余未能考定之四部为:Rngi-kevi,Jol-to,Yan-ti及Gar-rga-pur,也很可能正对应云中府之绰州、定襄府之执失州、桑乾府之郁射州及呼延府之葛逻州。[29]从载籍中提到的前后突厥国中首领姓名来看,上述十二姓部落在前后突厥国中的确占据着最为核心的地位,[30]很有可能,单于府二十四州正是以最初的突厥十二姓所对应的十二州为基础扩充而来。二十四姓突厥联合六姓薛延陀重新建立了三十姓的“漠北大国”,然而随着蓝突厥人的衰落,三十姓突厥汗国仅仅存在了五十余年,“三十姓”的名号也成为昙花一现;其后继者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建立了新的汗国,他们连同不服其统治先后西迁的其他异姓突厥部落们,继承了从匈奴、高车以来的内亚民族古老的“二十四姓”/“十二姓”观念,敦煌于阗文书《使河西记》中提到河西回鹘分为十二部落[31],《记述的装饰》中提到葛逻禄杀死可汗人民的十二个享有盛名的首领[32],《动物的自然性质》中提到古兹(Ghuzz,即乌古斯)有十二部落[33],《突厥语大辞典》及《史集》中提到土库曼-乌古斯分为二十四部落等等,可能都与此不无关系。   ———————— [1]参见:http://218.56.50.243:8080/was40/detail?record=59&channelid=35522;此外还可参见陆心源辑《唐文拾遗》卷六十六《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并序)》:http://bbs4.xilu.com/cgi-bin/bbs/view?forum=wave99&message=11020. [2]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855页,关于《史继先墓志》的讨论。 [3]<唐赠左骁卫大将军左贤王阿史那毗伽特勤墓志铭并序>,《全唐文补遗 第三辑》,吴钢主编,三秦出版社,1996年。 [4]《册府元龟》卷986载:“况默啜之子右金吾卫大将军、右贤王墨特勒(勤)逾轮,自拔于乱,顷投于国,今不计其先人之僭,复加以右贤之宠。右威卫将军、左贤王阿史那毗伽特勒(勤),……”,http://bbs4.xilu.com/cgi-bin/bbs/view?forum=wave99&message=11200;另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406页。 [5]案左贤王阿史那毗伽特勤殁于开元十二年秋九月,封禅名单中之左贤王或为其袭爵之继承者,或特为凑数之虚名,待考。 [6]《旧唐书·礼仪三》,http://www.guoxue.com/shibu/24shi/oldtangsu/jts_027.htm;另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424页。 [7]《唐の北方問题と国際秩序》(石見清裕著,東京汲古書院,1998年2月,7+565+26,14000日圆),转引自韩昇之书评,见下一注释。 [8]韩昇:<书评:石見清裕著《唐の北方問题と国際秩序》>,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c01/145.html. [9]据《唐研究纵横谈》(胡戟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之<我的唐史研究成果和方法&石见清裕>,“墓主:突厥王族。开元三年臣服于唐。统治突厥人降户部落,担当唐的国境警备的一部分。开元四年,参加唐的默啜远征”,则原作者似并无错误。 [10]<为河内郡王武懿宗平冀州贼契丹等露布>,《全唐文》卷225,http://bbs4.xilu.com/cgi-bin/bbs/view?forum=wave99&message=11228;又见于《文苑英华》卷647,参见毛漢光:<隋唐軍府演變之比較與研究>,《國立中正大學學報人文分冊》,民84,第六卷第一期,頁119-157,http://www.lib.ccu.edu.tw/indoor/journal/jnccu/v6s1_6.htmhttp://140.123.22.213/indoor/journal/jnccu/v6s1_6.htm. [11]汤开建:<《太白阴经·关塞四夷篇》陇右、河西、北庭、安西、范阳五道部族、地理考证>,《青海社会科学》,1986年第3期。《太白阴经·关塞四夷篇》网络版:http://guji.artx.cn/Article/8011_8046.html. [12]“三窟”究系何义,尚无满意之解释,此处暂且提出一种猜测:突厥起源传说中“先代所生之窟”,或有三处,故称“三窟”;又突厥起源传说中,阿史那为始祖讷都六后代十姓之一,设若每窟十姓,则三窟正为三十姓,或此即为“三十姓”得名渊源之一?存疑待考。 [13]K. Czegledy, , p.280-1, 《Acta Orientalia AcademiaeScientiarum Hungaricae》, Tomus, XXV,1972,转引自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3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 [14]Mihály Dobrovits, , 《ActaOrientalia Academiae Scientiarum Hungaricae》, Volume 57, Number 3,12 October 2004, pp. 257-262(6). [15]鈴木宏節:<三十姓突厥の出現-突厥第二可汗国をめぐる北アジア情勢->,《史学雑誌》115-10, 2006,pp. 1-36,原文无法读到,但可从提要知其大概,参见:http://dmatsui.cocolog-nifty.com/abitaqur/2006/11/11510_2006_1c0b.html. [16]“拔悉蜜五部落”仅见于敦煌吐蕃语文献P. T. 1283II中,而《九姓回鹘可汗碑》汉文部分则有“于时九姓回鹘、卌姓拔悉蜜、三姓[葛禄]、诸异姓佥曰”之记载,参照“三姓葛逻禄”之例,则此处拔悉密部数当为四十姓(原碑拓本中“卌”字为“[廿廿]”,参见《维吾尔族简史》图版第1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1年。),两者不合,未知孰是。 [17]相关讨论参见:王世丽:《安北与单于都护府——唐代北部边疆民族问题研究》,云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吴玉贵:《突厥汗国与隋唐关系史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薛宗正:《突厥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林幹:《突厥史》,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8年;岑仲勉:《突厥集史》,中华书局,1958年;艾冲:<唐代前期东突厥羁縻都督府的置废与因革>,《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3年第2期;樊文礼:<唐贞观四年设置突厥羁縻府州考述>,《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4年第3期;樊文礼:<唐代单于都护府考论>,《民族研究》,1993年第3期;苏北海:<唐朝在回纥、东突厥地区设立的府州考>,《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1987年第1期等等。 [18]叱略部不见于载籍,待考。 [19][足夹]跌州置年不详,可能系从葛逻州分出,史载贞观二十三年以葛逻禄、悒怛二部置葛逻州,则[足夹]跌当即悒怛,其部后独立设州。 [20]参见本系列札记之一《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http://www.newsmth.net/pc/pccon.php?id=110&nid=170508. [21]《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载:“(显庆)五年,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左武候将军延陀梯真、居延州都督李含珠为冷陉道行军总管。” [22]阿史那伏念叛乱时,即有薛延陀部落西行前往投靠,事见《册府元龟》卷443。 [23]汤开建:《太白阴经·关塞四夷篇》关内道、黄河北道、河东道部族、地理考证,青海社会科学,1986年第1期。 [24]参见本系列札记之三《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之4,http://www.newsmth.net/pc/pccon.php?id=110&nid=221980. [25]《册府元龟》卷974。 [26]《册府元龟》卷975。 [27]参见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 [28]参见本系列札记之四《可萨卑失考》之5,http://www.newsmth.net/pc/pccon.php?id=110&nid=271130;部落名转写参照王尧、陈践译文有所修订。 [29]绰:[*chiAk],执失:[*cjip *srjit],郁射施:[*iuk *jia*srje],葛逻禄:qarluq,对音并不确切,存疑待考。 [30]待另撰文。 [31]W. B. Henning, ,《BSOS》, Vol. 9, No. 3. (1938), pp.545-571;黄盛璋:<敦煌于阗文书中河西部族考证>,《敦煌学辑刊》,1990年第1期。 [32]瓦·弗·巴托尔德 著,王小甫 译,<加尔迪齐著《记述的装饰》摘要>,《西北史地》,1983年第4期。 [33]V·米诺尔斯基(V. Minorsky)译注,《马卫集论中国、突厥和印度》(Marvazi on China, theTurks and India),英国皇家亚洲学会(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1942年。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与回纥汗统 查看全文 2007-02-12 23:44:5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六   1.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岳璘帖穆尔家族是较为著名的一支。高昌畏兀儿国主巴而术阿而忒亦都护斩杀西辽少监归顺蒙古太祖成吉思汗,其主谋正是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1],后者也因此被亦都护封为“仳俚杰忽底”[2]。岳璘帖穆尔及其后代渐次汉化,其孙偰文质一支以“偰”为姓,竟成为元代著名的科第世家[3],其祖先记忆则上溯到唐代的后突厥名相暾欲谷,并称暾欲谷子孙在后突厥亡后留居漠北故地,接受回鹘统治,遂世相回鹘,为其国中贵族。元代文人欧阳玄为其撰写的家传开首如下[4]:    偰氏,伟兀人也。其先世曰暾欲谷,本中国人,隋乱,...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六   1.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岳璘帖穆尔家族是较为著名的一支。高昌畏兀儿国主巴而术阿而忒亦都护斩杀西辽少监归顺蒙古太祖成吉思汗,其主谋正是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1],后者也因此被亦都护封为“仳俚杰忽底”[2]。岳璘帖穆尔及其后代渐次汉化,其孙偰文质一支以“偰”为姓,竟成为元代著名的科第世家[3],其祖先记忆则上溯到唐代的后突厥名相暾欲谷,并称暾欲谷子孙在后突厥亡后留居漠北故地,接受回鹘统治,遂世相回鹘,为其国中贵族。元代文人欧阳玄为其撰写的家传开首如下[4]:    偰氏,伟兀人也。其先世曰暾欲谷,本中国人,隋乱,突厥入中国,人多归之突厥部,以女婆匐妻默棘速可汗为可敦,乃与谋其国政,唐史突厥传载其事甚详。默棘速卒,国乱,婆匐可敦率众归唐,唐封为宾国夫人,而默棘速故地尽为回纥所有,暾欲谷子孙遂相回纥,回纥即今伟兀也。回纥尝自以其鸷捷如鹘,请于唐更以回鹘为号,伟兀者,回鹘之转声也。其地本在哈剌和林,即今之和宁路也,有三水焉,一并城南山东北流,曰斡耳汗,一经城西北流,曰和林河,一发西北东流,曰忽尔斑达弥尔,三水距城北三十里合流,曰偰辇杰河,回纥有普鞠可汗者,实始居之,后徙居北庭,北庭者,今之别失八里城也,会高昌国微,乃并取高昌而有之。 上述“默棘速”在唐史突厥传中作“默棘连”,即后突厥中兴君主毗伽可汗的名字。据此,则仳俚伽帖穆尔(仳俚杰忽底)及其弟岳璘帖穆尔家族为暾欲谷之后裔,且世为高昌回鹘国相。   2.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小云石脱忽怜是另一支影响较大的家族,与岳璘帖穆尔家族相比较,似乎权势更大,并且祖先也更为显赫。小云石脱忽怜之孙为哈珊,《元史》作阿散,其神道碑有如下记载[5]:    公讳哈珊,畏兀人,世王高昌,在唐为回鹘。禄山之灭,史存功焉。后以神异禅今高昌王之远祖,而身相之。囗世其官,簪绂云仍未艾。逮高昌归我太祖皇帝,公之大父写云赤笃忽璘以本国兀鲁爱兀赤官实从来。 小云石脱忽怜之四世孙为亦辇真,其神道碑有如下记载[6]:    臣溍谨按:公讳亦辇真,伟吾而人,上世为其国之君长。国中有两树,合而生瘿,剖其瘿,得五瘿儿,四儿死,而第五儿独存,以为神异而敬事之,因妻以女而让以国,约为世婚而秉其国政,其国主即今高昌王之所自出也。公五世祖之官为的斤必里杰忽提,译言智福大相也。四世祖小云失脱忽怜之官为吾鲁阿乌只,译言大臣也。父子俱从其国主来归于我。 上述“小云失脱忽怜”、“写云赤笃忽璘”俱为“小云石脱忽怜”之异译[7],“吾鲁阿乌只”则为“兀鲁爱兀赤”之异译[8]。据此,则小云石脱忽怜(写云赤笃忽璘)家族为前高昌回鹘王之后裔,后禅让于今高昌回鹘王室,遂世为其国相。   3.高昌回鹘王室究竟出于回纥何部,至今尚不明晰。不过,仅从漠北第二回纥汗国时期[足夹]跌部取代药罗葛部的情形来推测,药罗葛部似乎相当于回纥的“黄金家族”,其正统地位甚为牢固[9]。在这方面,高昌回鹘的族源传说颇可折射出若干当时畏兀儿人所自认为的汗统传承观念。汉文材料中,除上述2中的《亦辇真公神道碑》外,元代文人虞集所撰《高昌王世勋之碑》及《元史·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传》也有类似的记载,其中提到高昌回鹘王室之祖先为“卜古可罕”,即树瘿中的第五儿,其后传三十余君有“玉伦的斤”数与唐人相攻战,唐人借和亲之机焚其“福山之石”,于是回鹘国内灾异连连,不得已乃西迁高昌。波斯文材料中,志费尼的叙述与此大同小异,只是增加了“卜古可罕”(BuquKhan)与波斯古代传统中突朗(Turan)著名君主阿甫剌昔牙卜(Afrasiyab)为同一人的传说[10];稍晚的拉施特则采用了另一来源的传说,提到了畏兀儿人起源于哈剌和林山及忽惕-塔黑(qut-taq,即“福山”)之间的十条河与九条河地区,并详细列举了十条河的名称[11],显示出十姓主宰回纥的传统至此仍然十分深厚。从耶律大石将漠北古回鹘旧都称为“卜古罕城”[12]来看,“卜古可罕”很可能是漠北回纥汗国的统治部族药罗葛部传说中的祖先,将其解释为高昌回鹘国的建立者系出自九姓铁勒中的仆固/仆骨部[13]至少在这一点上难以自圆其说。另外,1中《高昌偰氏家传》中提到的“普鞠可汗”,当即“卜古可罕”,其始居地也在漠北色楞格河。联系上述材料可知,元代的高昌畏兀儿亦都护家族在祖先记忆上与漠北回纥汗国时代的药罗葛家族一脉相承,其族源传说实际上正是来自于唐代十姓回纥汗族药罗葛部之起源传说。   4.从2、3可知,小云石脱忽怜家族的祖先当出自药罗葛部之前统治十姓回纥的部落,而据本系列札记之一《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及之二《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可知,在药罗葛部之前统治十姓回纥的部落是回纥阿史德时健-菩萨部落,由此可得,小云石脱忽怜家族的祖先原来出自回纥阿史德时健-菩萨部落,正是在漠北薛延陀汗国覆灭暨第一回纥汗国创建之时,回纥的统治部族从阿史德氏转变成了药罗葛氏,后者即高昌回鹘亦都护之远祖。注意到仳俚伽帖穆尔的封号“仳俚杰忽底”与小云石脱忽怜父亲的官号“必里杰忽提”极其相似,俱为回鹘语“智福”(BilgeQuti)之音译,再从其事迹之时间、地点分析,若为不同二人而有如此巧合实难令人置信,因此,本文倾向于将其视为同一人,于是,这两大元代畏兀儿家族实为同一回纥贵族的分支,且同出于暾欲谷之后[14]。从小云石脱忽怜家族后裔之姓名及事迹来看,该家族始祖小云石脱忽怜随其父投归成吉思汗后,深得拖雷宠爱,其后随着拖雷系后裔入主元朝汗统,该家族也飞黄腾达,一度参与把持内廷中枢机要,并且多次随蒙军出征回回国(今中亚花拉子模)、哈剌张(今云南)等地,其本身也颇染回回风俗,即接受了一定程度的伊斯兰教影响——小云石脱忽怜之子八丹、之孙哈珊、阿里等都是常见的穆斯林人名[15]。然而史料中对小云石脱忽怜之父“的斤必里杰忽提”语焉不详,则很可能是受到窝阔台系与拖雷系斗争的影响,志费尼提到的意欲谋反的高昌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之子萨仑的(Salindi)及其主谋之一“仳理伽忽底”(BilgeQuti)在汉文史料中讳莫如深,该“仳理伽忽底”应即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正因受此一事件牵连,在波斯史料中被腰斩的仳理伽忽底在汉文史料中仅仅记载为“殁”或“以疾卒”[16],其子小云石脱忽怜先已托庇于拖雷帐内,劫后余生,之后对其父之事迹及结局自会有所隐瞒,而其弟岳璘帖穆尔则依靠精通回鹘文字出任皇弟斡赤斤之师傅以周旋于元庭内外,相比之下,岳璘帖穆尔家族此后的发展更加趋于边缘化及汉化(儒化)[17],并出于忌讳刻意隐匿了与小云石脱忽怜家族的关系,又出于汉化的需要抹掉了“世王高昌”的祖先记忆,改奉“本中国人”、“为回鹘国相”且“讨安禄山有功”的暾欲谷作为祖先[18]。   5.从《暾欲谷碑》及汉文史料记载可知,暾欲谷为后突厥开国元老,并且其女为毗伽可汗之可敦即正妻,按照蓝突厥的传统,阿史德与阿史那互为姻族,共同构成突厥汗国的核心统治阶层[19],可汗必自阿史那氏出,而历代可敦也多出自阿史德氏。汉文史料记载了另一位后突厥开国元老阿史德元珍,关于此人与暾欲谷可视为同一人的看法至今仍争论未定,新近的讨论似乎更倾向于将其分别为不同的两人[20]。然而,即使暾欲谷确实不是阿史德元珍,其出于阿史德部的可能性仍然相当之大,前述1中《高昌偰氏家传》曾载暾欲谷之女为毗伽可汗之可敦,于后突厥败亡时率众归唐,此事在唐书及同时期史料中也多有记载,颜鲁公之《康公神道碑》则记载如下:    天宝元年,公与四男及西杀妻子、默啜之孙勃德支特勒、毗伽可汗女大洛公主、伊然可汗小妻余塞匐、登利可汗女余烛公主及阿布思、阿史德等部落五千余帐,并驼马羊牛二十余万,款塞归朝。 其中阿布思为九姓铁勒之同罗部落,阿史德部落当即毗伽可汗正妻所属的暾欲谷家族所自出的蓝突厥后族阿史德部。这一推论与前述4中“小云石脱忽怜家族出自回纥阿史德部”的推论亦相契合。考暾欲谷约生于漠北薛延陀汗国覆亡之时[21],此后大漠南北全部纳入唐朝的统治,直至三十余年之后第二突厥汗国复兴,这也是暾欲谷“本中国人”的真实背景;而东突厥余部与薛延陀余部主体同处漠南,阿史德时健家族余部也被安排在薛延陀余部之中[22]。《旧唐书·列传第十七·李勣传》载:    (贞观)二十年,延陀部落扰乱,诏勣将二百骑便发突厥兵讨击。至乌德鞬山,大战破之。其大首领梯真达于率众来降,其可汗咄摩支南窜于荒谷,遣通事舍人萧嗣业招慰部领,送于京师,碛北悉定。 其中“达于”为“达干”之讹;《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载:    (显庆)五年,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左武候将军延陀梯真、居延州都督李含珠为冷陉道行军总管。 据此,则薛延陀余部中的回纥阿史德部与东突厥余部中的阿史德部很可能在此一时期已开始有所接触。其后,单于大都护府突厥叛乱余党骨咄禄、暾欲谷起事时,早期根据地在漠南的总材山及黑沙[23],亦曾招集附近的薛延陀余部[24],其中的回纥阿史德氏可能即于此时纳入暾欲谷帐下,从而与突厥阿史德氏合流,至漠北第二回纥汗国时期,色楞格河流域的阿史德氏余部遂宗暾欲谷为祖,这大约便是后世高昌偰氏家族托为暾欲谷后裔的主要渊源之一。 ———————— [1]欧阳玄:《高昌偰氏家传》,《圭斋文集》卷11,四部丛刊,页106。《元史》卷124《岳璘帖穆尔传》作“仳理伽普华”。 [2]欧阳玄:《高昌偰氏家传》,《圭斋文集》卷11,四部丛刊,页106。 [3]萧启庆:《蒙元时代高昌偰氏的仕宦与汉化》,《元朝史新论》,台北:允晨文化,1999年。 [4]欧阳玄:《高昌偰氏家传》,《圭斋文集》卷11,四部丛刊,页105-106。 [5]赡思:《哈珊神道碑》,《常山贞石志》卷21,转引自《中国回族金石录》,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1年,页566-567。 [6]黄溍:《亦辇真公神道碑》,《金华黄先生文集》卷24,四部丛刊,页240。 [7]“小云石/小云失/写云赤”与1中岳璘帖穆尔之孙“偰文质”为同名异译,回鹘语原文seawinch,意为“喜悦”,是回鹘/畏兀儿人常用名字之一,偰文质之弟名“越伦质”,回鹘语原文eogreunch,意为“高兴”,与seawinch正好配对,也是回鹘/畏兀儿人常用名字之一,参见葛玛丽《古代突厥语语法》中字典及萧启庆:《蒙元时代高昌偰氏的仕宦与汉化》,《元朝史新论》,台北:允晨文化,1999年,页281。 [8]“吾鲁/兀鲁”回鹘语原文ulugh,意为“大”,“阿乌只/爱兀赤”回鹘语原文ayghuchei,意为“谋臣,发言人”,参见葛玛丽(A.von Gabain)《古代突厥语语法》中字典。 [9]林梅村:《古道西风——考古新发现所见中西文化交流》,北京:三联书店,2000年,页310-314。 [10]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何高济译,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1年,页62。 [11]拉施特:《史集》,余大钧、周建奇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年,页239-241。 [12]《辽史》卷30载:“(大石)先遗书回鹘王毕勒哥曰:‘昔我太祖皇帝北征,过卜古罕城,即遣使至甘州,……’” [13]田卫疆:《“卜古可汗传说”史实解析——一把打开高昌回鹘史研究之门的钥匙》,《民族研究》2000年第3期。 [14]屠寄《蒙兀儿史记》卷四五云:“写云赤笃忽璘亦畏兀儿人。与岳璘帖穆尔同出暾欲谷之后。父的斤必里杰提,犹华言智福大相,写云赤笃忽璘仕其国为吾鲁爱兀赤,犹华言大臣也。”其看法与本文相同。 [15]白寿彝:《中国伊斯兰史存稿》,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1983年,页284-285。 [16]参见:刘迎胜:《元宪宗朝的察合台兀鲁思》,《西北民族研究》1995年第1期。还可参见:热依汗·卡德尔:《对湖南常德桃源维吾尔族高昌先祖哈勒的几点考释》,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1598.html [17]萧启庆:《蒙元时代高昌偰氏的仕宦与汉化》,《元朝史新论》,台北:允晨文化,1999年。 [18]欧阳玄:《高昌偰氏家传》,载《圭斋文集》卷11,四部丛刊,页105-106。 [19]护雅夫:《突厥的国家构造》,《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九),北京:中华书局,1993年。 [20]罗新:《再说暾欲谷其人》,《文史》2006年第3期。 [21]路易·巴赞:《突厥历法研究》,耿昇译,北京:中华书局,1998年,页223。 [22]段连勤:《隋唐时期的薛延陀》,西安:三秦出版社,1988年,页123-130。 [23]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页1-26。 [24]之前阿史那伏念叛乱时,即有薛延陀部落西行前往投靠,事见《册府元龟》卷443;后突厥立国之后的默啜末年混乱时期,亦有薛延陀部落南下降唐,事见《册府元龟》卷974。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默啜诸婿考 查看全文 2006-11-30 00:11:3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载籍碑铭中所见的默啜诸婿作一番考索,其所从出的家族主要为:火拔氏、阿史德氏、俾失氏、高氏,或者还有慕容氏、[足夹]跌氏等。如同突厥的阿史那家族一般,这些家族在蓝突厥汗国覆灭之后也大都寂寞无闻,泯然众人矣[2]——继之而兴的乃是以乌古斯人及钦察人为代表的异姓突厥们。   1.石阿失毕,火拔氏,突厥颉利发,入唐受封燕山郡王,妻阿史那氏受封金山公主。 据《旧唐书·卷一百七》:    二年春,突厥默啜遣其子移江可汗及同俄特勒率精骑围逼北庭,虔瓘率众固守。同俄特勒单骑亲逼城下,虔瓘使勇士伏于路左,突起斩之。贼众既至,失同俄,相率于城下乞降,请尽军中衣资器杖以赎同俄。及闻其死,三军恸哭,便引退。默啜女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时与同俄特勒同领兵,以同俄之死,惧不敢归,遂将其妻归降。 此明言石阿失毕为默啜女婿,且与默啜之子共同领军,其在突厥内部地位之高,可见一斑,又据《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开元二年,遣其子移涅可汗及同俄特勤、妹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率精骑围逼北庭……火拔惧不敢归,携其妻来奔,制授左卫大将军,封燕北郡王,封其妻为金山公主,赐宅一区,奴婢十人,马十匹,物千段。 吴玉贵对此段记载曾作分析[3],则火拔颉利发或又作默啜妹婿,“燕山郡王”或又作“燕北郡王”,未知孰是。关于火拔氏,姚薇元疑其为贺拔氏之异译[4],陈连庆也持类似看法[5],但均未证实,其来源尚需进一步考查,若果与贺拔、斛拔存在渊源,则其当属高车、敕勒一系,与突厥关系密切。又据《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    哥舒翰亦为其部将论功,敕以陇右十将、特进、火拔州都督、燕山郡王火拔归仁为骠骑大将军。 则哥舒翰部下蕃将火拔归仁亦为燕山郡王,此即安史之乱潼关失守时将哥舒翰执降于叛军复被禄山所杀之人。据《元和姓纂》:“啜剌、突骑施首领,开元左武候大将军燕山王右失毕,子归仁,袭燕山王。”[6]则火拔归仁正是火拔石阿失毕之子,其母即金山公主阿史那氏,为默啜之妹或之女。安史叛军中本多突厥旧部,是以火拔归仁等蕃将才有挟持官军主帅哥舒翰投降叛军之举。   2.觅觅,阿史德氏,突厥达干,入唐受封云中郡开国公,妻阿史那氏受封云中郡夫人。 据《旧唐书·卷二百四》及《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默啜女婿阿史德胡禄,俄又归朝,授以特进。 又据《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并序》[7]:    駙馬都尉。故特進兼左衛大將軍。雲中郡開國公踏没施達千阿史德覓覓。漠北大國。有三十姓可汗。愛女建冉賢力毗伽公主。比漢主公焉。自入漢。封雲中郡夫人。父天上得果報天男突厥聖天骨咄禄默啜大可汗。 王国维据之考证公主之夫即突厥阿史德胡禄[8]。案阿史德氏为突厥传统后族,默啜女婿有出自阿史德者自不足为异,且“云中郡”为后突厥复兴汗国的主要策源地,第一突厥汗国灭亡后阿史那部即分布于舍利吐利部治下的云中都督府,阿史德部则主治原汗国左厢的定襄都督府。   3.十囊,俾失氏,突厥阙颉斤,入唐受封雁门郡开国公,妻阿史那氏受封雁门郡夫人。 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匹,物四百段,宅一区[9]。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10]。 又据《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11]。 俾失即卑失,又作苾悉,为“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一,则俾失十囊为默啜女婿之一,卑失/俾失/苾悉为乌古斯-突厥之古老部落,历史悠久,相关考证参见拙文《可萨卑失考》。   4.文简,高氏,高丽莫离支,入唐受封辽西郡王,妻阿史那氏受封辽西郡夫人。 据《旧唐书·卷二百四》及《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明年,十姓部落左厢五咄六啜、右厢五弩失毕五俟斤及子婿高丽莫离支高文简、[足夹]跌都督[足夹]跌思泰等各率其众,相继来降,前后总万余帐。 又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开元七年正月乙未,封辽西郡王高文简妻阿史那氏为辽西郡夫人。文简,东蕃酋长,率众归我,故有是宠。 高丽亡于后突厥汗国复兴之前十数年,高文简当是高丽贵族遗民之亡居突厥者,为默啜所收纳,养为女婿。作为前高丽重臣及“辽海贵族”,高文简显然具有非同一般之地位,故而无论在突厥国中还是投降唐朝之后,都保有较高之待遇。   以下存疑: 5.道奴,慕容氏,吐谷浑大首领,入唐受封云中郡开国公。 陈世良认为,从封号、经历及前后文来看,慕容道奴极有可能与前文2.之阿史德觅觅/阿史德胡禄为同一人,据《册府元龟·外臣部·征讨五》载:“圣历元年八月突厥默啜率众袭静难及平狄、清夷等军,静难军使将军慕容玄崱以兵五千人降之,贼军由是大振。”慕容玄崱很可能是慕容道奴的父辈,因迎降默啜立下大功,被赐姓阿史德氏,归暾欲谷(即阿史德元珍)部下节制,如此则慕容道奴也算默啜女婿之一[12]。案突厥阿史那氏与吐谷浑慕容氏确实甚有渊源,第一突厥汗国末主颉利可汗之母即出自吐谷浑,颉利在穷途之时亦有投奔吐谷浑之打算,而之前西部可汗达头(步迦可汗)在败亡后亦逃往吐谷浑。当后突厥汗国兴起之时,已立国三百余年的吐谷浑正在遭受新兴强国吐蕃的步步侵逼,在唐朝的呵护之下苟延残喘,其部民首领中有亡入后突厥国中为阿史德氏收养并成为默啜驸马的慕容道奴之辈,亦并非不可能之事。   6.思太,[足夹]跌氏,突厥都督,入唐受封楼烦郡公。 思太又作思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此人是默啜女婿,但因其与前述高文简、慕容道奴一同投唐,故此一并列出讨论。案[足夹]跌为突厥,开元初(默啜末年)降唐后设有[足夹]跌州,隶属呼延都督府(府内其他尚有贺鲁州、那吉州或葛逻州),地在碛南;而阿跌(Adiz)为铁勒-乌古斯,贞观末(薛延陀亡时)降唐后设有鸡田州,地在碛北,两者判然有别,绝非同一部落[13]。从挹怛部与[足夹]跌部同隶属呼延都督府,及[足夹]跌部在后突厥汗国中的重要地位来看,[足夹]跌部很可能来源于从前中亚大国嚈哒/悒怛余部,正可对应于“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中的Heb-dal[14]。[足夹]跌思太后又叛回突厥,其部落势力之盛,生命力之强,继续在后突厥国中扮演重要角色;安史之乱时也曾有一支[足夹]跌部与火拔部同在哥舒翰统率之下于潼关抵御叛军[15];甚至在漠北进入第二回纥汗国时代之后,仍有一支[足夹]跌氏顽强崛起,从药罗葛氏手中夺取汗位,此即回鹘之“[足夹]跌汗朝”[16]。   7.新兴的后突厥汗国在默啜的东征西讨、南侵北掠之下扩张到了顶点,但其国力也已达极至。默啜末年,内乱四起,重臣暾欲谷被谗,九姓反叛,诸部纷纷南投大唐,其上层便是以上述墨啜诸婿为代表的突厥众王公贵戚及部落首领,入唐后继续享受高官厚禄,他们大多留住京城,后代渐趋华化,对朝廷也抱有较高的忠诚,因此不再对大唐帝国形成威胁,真正构患唐廷的,乃是那些中下层的“胡、虏”难民——正是在默啜末年的后突厥国移民大潮中,以幼年安禄山[17]为代表的众多部落难民从大漠南北投奔唐朝的东北边境,在那厢的营州城外,胡虏小儿骑马射猎,饮酒唱歌,长成的他们,便是那“东北城傍”[18]的主力,而也正是在他们之中,涌现出了“大燕皇帝”安禄山和史思明们。 ———————— [1]薛宗正:《唐伐默啜史事考索》,《民族研究》1988年第2期。 [2][足夹]跌氏的一支虽跻身回纥上层甚至篡取汗位改号回鹘,却仍需冒认传统汗族的药罗葛氏;若干吐谷浑慕容氏人士继续活跃在唐宋之间,暾欲谷所在的阿史德后裔的一支偰氏家族名显于元代,但其后人显然也都迅速华化了,参见拙文《阿史德氏与回纥汗统》。 [3]吴玉贵,《通典》“邊防典”證誤,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4/1313.html [4]姚薇元:《北朝胡姓考》第118页。 [5]陈连庆:《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姓氏研究——魏晋南北朝民族姓氏研究》第188页。 [6]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83页。 [7]网络录文参见日人:http://coe21.zinbun.kyoto-u.ac.jp/djvuchar?963F,53F2,5FB7,8993,8993;另外,济南图书馆也有毗伽公主墓志铭拓本,并已上传网络,参见:http://218.56.50.243:8080/was40/detail?record=59&channelid=35522 [8]王国维:《唐贤力苾伽公主墓志跋》,《观堂集林》。 [9]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91页。 [10]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96页。 [11]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 [12]陈世良:《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考述》,《新疆文物》1988年第2期。 [13]岑仲勉指出:“按Abdal又拼作Habdal(余案:即嚈哒,参见同书第669页),“[足夹]”字《通典》未作音,《集韵》奚结切,但[足夹]从夹声,应“奚给切”(γi?p)之讹,若然,则[足夹]跌之语原当是Habdal,断与阿跌无关。”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744页。 [14]李树辉亦持类似看法:史称颉于迦斯·骨咄禄为夹跌氏。“夹跌”也便是“嚈哒”,为Abdal的音译;希腊、罗马史籍称之为Ephtolits或Ephtarit,阿拉伯语称为Haital、Hagatila,波斯语称为Heftal、Hetal。参见李树辉:《柏孜克里克石窟寺始建年代及相关史事研究》,《新疆大学学报》2006年第1期,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1506.html [15]姚汝能《安禄山事迹》卷下云:“(哥舒)翰为副元帅,领河、陇诸蕃部落奴剌、颉跌、朱邪、契苾、浑、蹛林、奚结、沙陀、蓬子、处蜜、吐谷浑、思结等十三部落,督蕃、汉兵二十一万八千人,镇于潼关。”“颉跌”当即“[足夹]跌”,与奴剌同属“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 [16]《新唐书·回鹘传》载:“十一年,可汗死,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以使者来,诏秘书监张荐持节册拜爱滕里逻羽录没蜜施合胡禄毘伽怀信可汗。骨咄禄本夹跌氏,少孤,为大首领所养,辩敏材武,当天亲时数主兵,诸酋尊畏。至是,以药罗葛氏世有功,不敢自名其族,而尽取可汗子孙内之朝廷。” [17]安禄山母为突厥女巫阿史德氏,父为九姓胡康氏,后过继安氏,无论从种族还是文化上,安禄山其实仍然保有相当程度的突厥遗风,其父系虽为粟特,但也已“内亚化”即受到了突厥等内亚民族的熏染,而史思明的突厥认同感则更强,参见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 [18]李锦绣:《“城傍”与大唐帝国》,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26.html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可萨卑失考 查看全文 2006-11-05 18:31:2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很明显,两碑中出现的qasar与bearsil所指系同一对人名或族名,当居于回纥祖先重要部落之列,qasar译为回纥十姓之一“曷萨”尚可讨论,bearsil译为铁勒十五部之一“白霫”则失之牵强。《铁兹碑》晚出,时代愈后,细节愈多,论述愈有条理,则距真相愈远,因之《铁尔痕碑》所载于qasar、bearsil衰亡之前回纥先代诸可汗统治二百年之说法较《铁兹碑》中三百年之说法可能更为近真。所谓“回纥先代诸可汗”,可能系指匈奴遭汉军打击、统治衰微之时丁零内部自立之诸首领,时值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则约二百年后,分裂后的北匈奴遭遇南匈奴与汉军联合打击,帝国覆灭,内部大乱,此种恐怖记忆定然深刻留存于匈奴治下诸部人民心中,《铁尔痕碑》与《铁兹碑》所追述qasar与bearsil部落之衰亡,或即发生于该背景下。   2.早于上述碑文百余年,《隋书·铁勒传》中也提到康国北傍阿得水有铁勒之“比悉、何嵯”部落,据芮传明考证,很可能正是西方史料中常见于该邻近地域之Barsil/Berzilia与Khazar(参见:芮传明,《康国北及阿得水地区铁勒部落考——<隋书>铁勒诸部探讨之二》,《铁道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4期),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而据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公元二世纪末三世纪初,高加索北面的hun人部族Khazar与Basilk首次出现,越过库拉(Kura)河南下。这一材料的真实性仍存争议,若其不虚,则从时间上看,其中所提到的这两个部族很可能是随北匈奴西迁的qasar与bearsil人。同书还提到,亚美尼亚王梯利达特(Trdat)曾出兵进剿北高加索的Hun人部族,亲手杀死Basilk人之首领。之后,Khazar与Basilk多次在高加索地区出现,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及叙利亚史料中不乏相关记载。此处之Basilk又写作Barsil/Barselt等,其与Khazar多次同时出现可证其间关系密切,从而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公元七世纪之后,西突厥衰亡,曾为其属部的Khazar人渐坐大,建立可萨汗国,与回纥汗国成为一西一东两大强国,并分别一度信奉非主流的犹太教与摩尼教,而两者祖上实甚有渊源。   3.公元九世纪可萨可汗约瑟夫(Joseph)致西班牙犹太人的一封信中,曾提到皈依犹太教之后的可萨人的祖先系谱:人类始祖挪亚(Noah)之子为歌篾(Gomer),歌篾之子为雅弗(Yapheth),雅弗之子为陀迦玛(Togarmah),陀迦玛有十子,分别是:Ujur,Tauris, Avar, Uauz, Bizal, Tarna, Khozar, Janur,Bulgar与Savir,第七子之后裔即为可萨(Khazar)人。则当时的可萨人也自认为先代传统曾分十姓,与回纥人相仿,而且qasar位居第七,与加上“阿史德”的十姓回纥中“曷萨”的位置相同;而可萨人祖先系谱中陀迦玛之第五子Bizal(*Br.z.l)可能也与bearsil有关。如此众多的东西方材料所显现出的一致性很难用巧合加以解释。由此可见,qasar与bearsil在古代某一时期很可能同属乌古斯族,并为其中大部,后来部落主体由于内乱而分离,东西迁移,但余部尚纵横交迭,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   4.从《铁尔痕碑》与《铁兹碑》看,qasar与bearsil从前当为乌古斯中的重要部落,也是回纥人观念中祖先部落的重要成员之一,其衰亡离散对乌古斯-回纥联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此后代的回纥人才念念不忘,将该事刻诸碑铭。qasar的主体西迁,演变为可萨汗国,后为古罗斯与匈牙利所继承,其余部则留存于漠北的回纥联盟中,成为十姓回纥之第七“曷萨”部(邓禄普(Dunlop)主此说,参见:龚方震,《中亚古国可萨史迹钩沉》,《学术集林》卷六)。bearsil的演变稍显曲折,一部随qasar西走,在高加索地区与伏尔加河流域都留下了痕迹;一部则留居东方故地,后为新兴的阿史那突厥吸纳,成为“北蕃十二姓”贵种之一的卑失部。   5.在与前述两大如尼文回纥碑铭几乎同时的一份敦煌吐蕃语文献P. T. 1283II中,提到了“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据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一文的看法,此即《安禄山事迹》、《康公神道碑》与默啜可汗之女毗伽公主墓志等载籍中多次提及的“(北蕃)十二姓(部)”,其中已经确认存在对应汉译名称的有(克劳森(G.Clauson)):(1)Zha-mo可汗部=阿史那部,(2)Ha-li部=颉利部,(3)A-sha-ste部=阿史德部,(4)Shar-du-li部=舍利吐利部,(5)Par-sil部=卑失部,(6)Heb-dal=悒怛部,(7)Lo-lad=奴剌部,(8)So-ni部=苏农部,其余四个未能比定的部落的藏文字母转写是:Rni-ke,Jol-to,Yan-ti和Gar-rga-pur。这些大多是蓝突厥(keok-teureuk)嫡系部落,在突厥汗国亡于唐军之后,皆设置有对应的羁縻州(参见:艾冲,《唐代前期东突厥羁縻都督府的置废与因革》):    定襄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阿史德州(以阿史德部置)、苏农州(以苏农部置)、执失州(以执失部置);至贞观二十三年十月,又增管3州,即卑失州(以卑失部置)、郁射州(以郁射部置)、艺失州(以多地艺失部置)。共管6个羁縻州。后又增管拔延州(以拔延阿史德部置)。    云中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绰州(以绰部置);贞观二十三年(649)十月,增管2州,即贺鲁州(以贺鲁部置)、葛逻州(以葛逻禄、悒怛二部置)。共管5个羁縻州。后来又增管思壁州、白登州(贞观末年隶燕然都护,后来属)。 愚意以为,P. T. 1283II“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2)Ha-li部与(6)Heb-dal部与其对应颉利部与悒怛部,不如认为其对应云中都督府后来增设之贺鲁部与[足夹]跌部(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而白登州以奴剌部置,这样,已经考定的“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的八个部落中就有三个(阿史德、苏农、卑失)对应于定襄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有五个(舍利吐利、阿史那、贺鲁部、[足夹]跌、奴剌)对应于云中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其中,卑失州即为卑失部而设,“卑失”([*pie'sit])正对应P.T. 1283 II中之parsil,亦即前述bearsil族之留居东方故地者。   6.卑失又译俾失([*pie'sit],中古音与“卑失”相同),其门第之高贵,一度曾为后突厥国中汗族阿史那的姻亲氏族(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据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文中所录之《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 而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 此处之“单于可汗”当指后突厥雄主默啜可汗,十囊之妻阿史那氏即默啜之女;“阙颉斤”为官爵名(西突厥五弩失毕首领称“阙俟斤”,即为此类),疑《册府元龟》之“伊罗友”为俾失公墓志中“裴罗文”之讹,当亦为一种封号,“十囊”才是其本名,《册府元龟》很可能将其父与十囊误混作一人。又据《册府元龟》同卷及《通典》《旧唐书》相关记载,当默啜败亡时,突厥诸部南下投唐,其中有“大首领刺史苾悉颉力”,唐廷对其封赏为:“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疋,物四百段,宅一区”,则此苾悉颉力很可能与前述投唐之默啜女婿俾失十囊是同一人,一则两者都被封为“雁门郡开国公”,二则与苾悉颉力一同受封之同部人鹘屈利斤为“郁射施大首领”,而郁射施部与卑失部关系密切,两者入唐分别建有郁射州与卑失州,本属定襄都督府,后又同隶新建之桑乾都督府(艾冲,前揭文),三则“苾悉”([*bet'sit])与“俾失”音近,均可视为bearsil之异译,于此也为前文2中芮传明所提出“比悉”可勘同于bearsil揭一旁证。   7.卑失部的痕迹甚至也遗留在成书于公元六、七世纪的高昌文书之中。据钱伯泉《从传供状和客馆文书看高昌王国与突厥的关系》(《西域研究》1995年第1期),阿斯塔那一二二号墓中出土《高昌崇保等传寺院使人供奉客使文书》之(一)中提到“卑失虵婆护”,阿斯塔那三二九号墓中出土《高昌虎牙元治等传供食帐》之(一)中提到“卑失移浮孤”,从读音上看,“虵婆护”([*jie'bWA'úuo])与“移浮孤”([*jie'b?u'kuo])相近,可视为同名异译,则两者很可能为同一人,都出自卑失部,亦即铁勒中的bearsil分族。其时正值突厥汗国内部分裂,以契苾、薛延陀为首的铁勒诸部在高昌以北的金山地区自立汗国,卑失部可能就在这样的动荡中,周旋于诸势力之间,因之其部人作为使者有幸被高昌文书记下;而后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统辖下之“畀失”部,或许也与bearsil余部有关。   8.直至九世纪的唐朝国中,仍有卑失部后裔浮现。据荣新江《一个入仕唐朝的波斯景教家族》(《中古中国与外来文明》,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文中所录《大唐故陇西郡君卑失氏夫人(李素妻)神道墓志铭》,波斯国王外甥李素续弦卑失氏,亦为bearsil部落之遗族,李素出身西戎高门,卑失氏则属北蕃贵种,正是门当户对。愚意以为,这一支卑失家族似与前述俾失十囊家族有所关联,据卑失氏墓志称:“曾祖皇朝任右骁卫将军昂之后矣”,该右骁卫将军昂很可能与俾失十囊是同一人。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春秋五十又一开元廿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薨于礼泉里之私第”,其生卒年约为688~738,而据李素及卑失氏墓志,李素生卒年约为743~817,卑失氏卒于823年,生年不祥,然从李素续娶卑失氏在792年推测,其生年当在八世纪六、七十年代前后,则从时间上看,俾失十囊与卑失氏先祖昂当大致同时;其次,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入唐为“右卫大将军”,这与昂之头衔“右骁卫大将军”也十分接近;复次,从名讳上看,“昂”([*NAN])与“囊”([*nAN])之尾音相同,很可能是蕃人后代逐渐汉化之后对先祖本名的一种汉化改称。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可视为前波斯贵族与突厥贵族之间的联姻,两者祖先皆曾为王室姻亲,又都在亡国之余投奔大唐,可谓是“同命相怜”。两百多年前波斯王室与突厥王室也曾联姻,目的是对付共同的敌人嚈哒,而两百多年后,这些国家都已不复存在,其余种或西臣大食,或东投大唐,复兴尚有待时日。据荣新江考证,李素家族虽然出身波斯王族姻亲,但并非其传统的祆教徒,而是“波斯僧”——景教徒,而突厥中除祆教、佛教外,也颇有景教流传于中亚的突厥人之中,而卑失部与西突厥关系密切,地近中亚,不排除亦有受景教影响之可能,则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在两者俱为入华蕃人后裔之外,可能尚有宗教信仰习俗相对接近作为基础之因素。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 查看全文 2006-05-07 18:39:06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缘绝矣。” 此处首句“突厥之先曰射摩”与“舍利海神”应予点断,文意才通畅,否则射摩与海神究竟是何种关系便不易明了。劳心指出,这则记载“为阿史德氏和舍利氏通婚传说”【参见《yami可汗探讨》】,颇有见地,但认为“与阿史那氏无关”似略显武断,不过,即使视射摩为阿史那氏祖先而与阿史德无直接的牵涉,该传说依然揭示出蓝突厥望族阿史德氏与舍利氏很早便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而结合后文2可知,这两部在阿史那之外的蓝突厥贵族中自古便占有核心的地位。复次,关于海神女及仙窟、白鹿的传说,尚可稍作补充。《契苾嵩墓志拓本校注》【网上文本可参见日人“拓本文字数据库”之《大唐故特進涼國公行道州別駕契苾公墓誌銘幷序》】云:    公讳嵩,字义节。先祖、海女之子,出於漠北,住乌德建山焉。 《契苾明碑拓本校注》【网上文本可参见“四库全书•集部•全唐文•卷一百八十七”之《镇军大将军行左鹰扬卫大将军兼贺兰州都督上柱国凉国公契苾府君碑铭》,网上拓本可参见“济南图书馆•契苾明碑”】云:    君讳明,字若水,本出武威姑臧人也,圣期爰始,赐贯神京,而香逐芝兰,辛随姜桂,今属洛州永昌县,以光盛业焉。原夫仙窟延祉,吞雹昭庆。因白鹿而上腾,事光图牒,遇奇蜂而南逝,义隆缣简,邑怛於是亡精,鲜卑由其褫魄,恤胤於前凉之境,茂族於洪源之地,良史载焉,此可略而志也。 契苾嵩为契苾明之子,契苾明为契苾何力之子,契苾氏向为铁勒大族,可导源于北朝时期高车六种之一的解批部,与回纥的祖先袁纥部并列。将上述契苾氏的祖先传说与“突厥之先曰射摩”的传说相比照,可以发现,乌德建山为铁勒人与突厥人共同的圣山及族源地,其地当在漠北某处,海女、仙窟及白鹿的传说也为铁勒与突厥所共有;另一方面,上述传说的对比还透露出:阿史德以及舍利可能是较早加入蓝突厥的源出漠北的铁勒部落。   2.贞观四年,北突厥颉利政权覆亡,降部众多,唐廷经过一番激烈争论,最终太宗主要采纳了温彦博的意见,决定将颉利降众安置在大河南北,设置府州若干以羁縻之。 《新唐书•志第三十三下•地理七下•关内道》云:    定襄都督府,贞观四年析颉利部为二,以左部置,侨治宁朔。 领州四:贞观二十三年分诸部置州三。 阿德州以阿史德部置。执失州以执失部置。 苏农州以苏农部置。 拔延州    云中都督府,贞观四年析颉利右部置,侨治朔方境。 领州五:贞观二十三年分诸部置州三。 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 绰州以绰部置。 思壁州 白登州贞观末隶燕然都护,后复来属。 依此,定襄都督府以阿史德部为首,云中都督府以舍利吐利部为首,阿史那部则排在舍利吐利部之后,显然,唐人采取了分而治之的办法,按照颉利降众原有的分部,设立了若干府州,同时抑制其“黄金氏族”阿史那部,转而扶植蓝突厥内另两大贵族部落阿史德部与舍利吐利部,提升其政治权威以打压阿史那氏的传统威望。 《新唐书•本纪第三•高宗》云:    (显庆五年)戊辰,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为沙砖道行军总管,以伐契丹。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云:    (显庆)五年,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左武候将军延陀梯真、居延州都督李含珠为冷陉道行军总管。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上•突厥上》云:    骨咄禄,颉利族人也,云中都督舍利元英之部酋,世袭吐屯。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突厥上》云:    骨咄禄者,颉利之疏属,亦姓阿史那氏。其祖父本是单于右云中都督舍利元英下首领也,世袭吐屯啜。 据此可知,唐朝曾以阿史德枢宾出任定襄都督,以舍利元英出任云中都督,于是可验证阿史德部与舍利吐利部确曾为唐朝所重点培植,以遏制阿史那部重掌权力,这一措施确实起到了削弱阿史那部实力的作用——复国前后的后突厥政权中即由阿史德部掌握着实权,阿史那氏只是正统所在,仅仅担当名义上的领袖;然而,此举也为蓝突厥后族阿史德部的壮大埋下了伏笔——后突厥复国的中坚力量正是定襄、云中两大都督府下的阿史德部首领所率领的突厥降众【薛宗正甚至推论,调露年间反唐大暴动的核心领导人阿史德温傅是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的子嗣,阿史德奉职则为云中城聚居的阿史德氏领袖】,而在后突厥汗国之中,依然作为可汗后族的阿史德氏的地位则比在前突厥汗国之中有了显著的提高。另一方面,唐廷在安置突厥降众上倚重阿史德和舍利二氏这一举措,无疑也凸显出这两大部落在蓝突厥核心部落集团中的重要地位,结合前文1可知,此种传统渊源有自,或可追溯至原始突厥部落形成之际。   3.前文曾经提出,回纥首任君长所属的时健-菩萨家族可能出自与前突厥汗族-后族关系密切的氏族【参见本系列之一《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及之二《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现在看来,其属于阿史那部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阿史那毕竟是蓝突厥国家的可汗氏族,由其族人充当“民选”的回纥首任君长实难令人置信,而且《资治通鉴》对“阿史德时健”的相关记载前后一致、可信度更高,另外,阿史德本身具有漠北高车-铁勒背景,与回纥较为接近,故而,时健-菩萨家族出于阿史德部的可能性更高。菩萨领导下的回纥一度与夷男领导下的薛延陀共同称雄漠北,“相唇齿”,夷男之子多弥可汗败亡时也前往投奔时健俟斤部,由此可见,阿史德与薛延陀两者之间关系密切,然而其中渊源何在?注意到前文1、2所指出的阿史德与舍利吐利之间的紧密联系,于是,问题转化为寻求薛延陀与舍利吐利之间的渊源关系。表面上看,薛延陀为铁勒中的最强部落,舍利吐利则为蓝突厥内部仅次于阿史那、阿史德的部落,两者之间似无直接关联,实则不然。结合突厥文碑铭和汉文相关史料的记载可知,Teolis与Tardus分别为突厥汗国(也包括薛延陀汗国与回纥汗国)东、西两大行政区域的名称,对应于汉文史料中的“突利”/“吐利”与“达头”/“大度”等【相关讨论可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894-895页及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49-250页】,其含义及来源虽不易知【一说Teolis即为“敕勒”/“铁勒”之对译,参见林梅村《古道西风》第267-268页】,其所指则基本确定。根据夏德(F.Hirth)的论证【参见沙畹《西突厥史料》关于薛延陀传的笺注】,“薛延陀”的原文当为"Sir-Tardus",即“延陀”其实来源于"Tardus"的另译,那么“薛延陀”一名的本义即为:薛(Sir)族的延陀(Tardus)部。再来看舍利吐利。在《唐会要•诸蕃马印》中,“舍利吐利”又被称作“舍利叱利”,这有可能是形讹所致(“吐”“叱”形近),但也不能排除“叱利”为“吐利”的异译(对比“敕勒”与“特勒”/“铁勒”等异名)——两者可能正都用来对译Teolis;另一方面,“舍利”一词本为梵语Sharira的汉译“舍利罗”前两字略译,其原文当对应"Shari"(日语的“舍利”正是拼作Shari而非Sari),而敦煌藏文卷子P.T.1283《北方若干国君之王统叙记》曾提及突厥十二部中有“阿史德部(a-sha-sde)、舍利突利部(shar-du-livi)”等【参见王尧《从敦煌文献看吐蕃文化》】,据此,“舍利吐利”中“舍利”的原文可以确定为"Shari",由是“舍利吐利”的原文当为"Shari-Teolis",其本义则为:舍利(Shari)族的吐利(Teolis)部。论证至此,设若Sir与Shari为同一部族之称,或为两个具有同源关系的部族,则薛延陀与舍利吐利之间的渊源关系已渐趋明晰:两者原来是同一部族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所形成的分支部族,其根源则都可追溯到Sir/Shari部族——后文4、5的论证将指出,Sir与Shari正是同一称呼的变体,其来源也许可以上溯到鲜卑。   4.《暾欲谷碑》多次出现"teurk sirbodun"字样【分别见于耿世民2005年译本第3,11,60,61,62行,对应于芮传明1998年译本的如下行:西I-3,南I-4,北II-2,北II-3,北II-4.其中最后一处的"bodunugh"是"bodun"的客体格形式。下引原文及译文都出自耿世民2005年之《古代突厥文碑铭研究》,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在引用时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芮传明和耿世民都将其译为“突厥-薛人(民)”,即视sir为部族名称。其末尾三句,每一句都提到"teurksir",最后一句更说:    teurk bilgea qaghan teurk sir bodunugh, oghuz bodunugh igideuolurur.    突厥毗伽可汗养育了突厥-薛(Sir)人民和乌古斯人民。 则Sir部族与突厥核心部分的关系相当密切,与被突厥征服的Oghuz(乌古斯,漠北铁勒)等部族显然有别。《毗伽可汗碑》东-1行也提到了sir,同样置于oghuz和eadiz的前面。另外,《阙利啜碑》东-9行也提到"shirirkin",但无法判定此shir与sir是否指同一部族。芮传明认为,"teurk sirbodun"与碑铭中其他地方的"teurkbodun"含义是一样的,都指后突厥汗国的主体居民,因先前漠北曾建立强大的薛延陀汗国,后突厥起事初期的根据地则在漠南,两者合流始有后突厥汗国的诞生,所以"sir"当指前薛延陀部民即“薛族人”【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180-186页】。此说颇有其合理性。前文3已论及薛延陀与阿史德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亲密关系,当薛延陀汗国覆灭之后,漠北落入以亲唐的吐迷度系回纥为首的九姓铁勒之手,其对薛延陀及阿史德素持敌对态度,故当漠南的单于都护府下突厥降众爆发反唐大暴动时,在其中居于领导地位的阿史德及舍利等部族对漠北的薛延陀余部及回纥时健俟斤余部也许会持一种相当亲近的态度,甚至有可能进行过暗中串联协同起事等活动——也许在骨咄禄与暾欲谷率领的第一场对乌古斯人的“反围剿”大战——“于都斤山之战”中【事见《暾欲谷碑》南I-8,9行】,就有Sir人的身影。从《毗伽可汗碑》东-1行的排名来看,Sir人可能已经被接纳为传统蓝突厥贵族内外最核心的部族之一,其与阿史德以及舍利的特殊亲密关系及渊源当是这一合流的深厚基础。正因为Sir人在后突厥汗国中地位如此重要,而后突厥汗室阿史那氏的地位又已大大降低,于是深明此点的出身阿史德氏的元老暾欲谷便一再在其自撰的碑铭中强调“突厥-薛人”的观念【关于“暾欲谷”与“阿史德元珍”可视为同一人的相关讨论,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85-287页】——很可能,在后突厥国中除了汗室阿史那氏之外的突厥核心贵族的自称正是“突厥-薛人”。另一方面,继后突厥之后建国漠北的回纥人对先前统治过他们的部族又是如何称呼的呢?《磨延啜碑》及《铁尔痕碑》多次提及“突厥”(teurk)一词,这是回纥人对后突厥国家及人民的称呼,但对其统治者的称呼则另有其词。《磨延啜碑》北面第四行云:    teurk qaghan chaq ealig yeil olurmeish. ...    突厥可汗整整统治了五十年…… 耿世民(2005年)对此句的注释是:    我认为此行开头三字读成teurk qaghan chaq较好。chaq此处有“整整”之意。 这一释读过于牵强,且不论后突厥对回纥人的统治是否真的持续了正好五十年,即便真的恰好五十年,在碑铭中如此强调这一整数也显得太奇怪了,况且,不谙历法的草原游牧民族对长达五十年的时间是否能够保有精确的记忆也还大成疑问;另外,从该碑铭其他地方来看,回纥人在提到突厥首领时,从不用“可汗”(qaghan)一词,而只称其为“汗”(qan),所以“突厥可汗”(teurkqaghan)的提法也是相当可疑的。事实上,耿氏更早一版本的释读并非如此,而是译作:“突厥和钦察人(又)统治了五十年”【见林干、高自厚《回纥史》(1994年)附录耿世民<回纥突厥文碑铭译文>第375页】。在蓝史铁(G.Ramstedt)关于该碑的校注中,该行有这样的说明:“teor...bcq或可读为teur(kqei)bcaq(?)”【转引自王静如《民族研究文集》第83页】,然则"teurkqeibcaq"的读法显然比"teurk qaghanchaq"更为近真,于是可以认为,“突厥-钦察人”(teurkqeibcaq)正是以回纥为首的乌古斯-铁勒人对后突厥核心贵族的称呼。这样,“薛”(Sir)与“钦察”(Qeibcaq/Qibchaq)之间的联系便被提了出来:“钦察”曾经也被称作"Sir"。   5.马卫集(al-Marwazi)在《动物的自然性质》中记载了一次九~十一世纪之间欧亚内陆的民族迁徙:Qitan->Qay->Qun->Shari->Turkmen->Ghuzz->Bajanak【参见刘迎胜《西北民族史与察合台汗国史研究》第33页】,同书另一处还有如下记载【转引自巴哈提•依加汉《辽代的拔悉密部落》】:    去往契丹的旅行者由Sanju行半月路程后,抵Shari一集团,此集团因他们首领之一的名字Basm•l(*Basmil)而为人所知,他们是因害怕割礼而从伊斯兰逃往此地的。 书中两次出现Shari一名,学者们对其来源有各种各样的推测,但目前看来最为合理的是由巴托尔德提出、经普里查克等人发展了的假说,即:此Shari来源于突厥语sari“黄色”,所指的是钦察(库曼),也即古罗斯文献中的波洛伏齐(Polovtsi,来自polovyi“黄色的,灰黄色的”),而这一“黄色、灰黄色”的色彩概念乃是突厥游牧民族表示“荒漠/荒漠之民,草原/草原之民”的一种常用方法;把sari比定为钦察的合理性反映在如下事实:十一世纪时,穆斯林作家及旅行家开始将原名为“古兹草原”的地区改称为“钦察草原”——其背景正是突厥部落的钦察人日益壮大向西扩张从而侵占了原古兹人(即乌古斯人西迁今哈萨克草原的一支)的牧地。基于这一假说,"Shari"乃是Qun、Qay(普里查克认为正是西迁的Qun、Qay人成为了钦察-库曼部族形成的核心)等东方迁来的部族对钦察的称呼,这样,"Shari"也与“钦察”建立了联系,即:“钦察”曾经也被称作"Shari"。至此,结合前文4,我们已经粗略地论证了Sir和Shari存在为同一或同源的可能性,事实上,作为丁零-突厥语“黄色”概念的*sari一词在古代阿尔泰诸语中完全可能具有其他变体形式,从其现代蒙古语为shira/shar、达斡尔语为shar、土族语、保安语为sira、东裕固语为sheira、西裕固语为sareigh、维吾尔语为seriq、哈萨克语为sarei等等【转引自孟达来《北方民族的历史接触与阿尔泰诸语言共同性的形成》第168页】,可以推测其在某些古代东部阿尔泰语比如鲜卑语中可能正是接近*sir的形式。于是,我们在揭示出“舍利”(Shari)与“薛”(Sir)确实有可能存在某种密切关联的同时,也发现了它们与突厥族北支钦察人的紧密联系——如果说突厥族南支乌古斯主要是由丁零-高车-铁勒的一部分演变而来,那么钦察人则是由蓝突厥本部结合了相当程度的东胡鲜卑部落杂糅而成,普里查克提出的钦察-库曼发源于宇文鲜卑别部库莫奚以及浑部的假说,芮传明提出的薛延陀“薛部”发源于北朝鲜卑薛干/叱干部落的假说,还有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在《突厥语大辞典》中记载的众多双语突厥部族如Qay、Yabaqu、Tatar、Basmil等等【这些可能是正处于突厥化进程中的非突厥语部族,多数都加入了后来的钦察分支】,无疑都为这一更大的假说提供了例证。更进一步,伯希和等人曾提出,“鲜卑”/“室韦”的原文为"*searbi/*sirbi/*sirvi"等,当为鲜卑人/室韦人自称,而后突厥人对库莫奚人的称呼则为tatabi,其中的-bi/-vi很可能是一表示族群的后缀,由此推论如下:1)鲜卑本名的词根当与sar/sir相关,自西迁突厥化后,其所用名称的词根渐由sar/sir演变为tat【突厥语“外蕃,外族臣民”的意思,一些学者认为古突厥碑铭中的tatar(鞑靼)、tatabi(奚)等词都与该词根有关,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42-243页】,于是也可解释钦察人为何又与“鞑靼”(tatar)的名称牵涉在一起;2)sar/sir的意义与黄色相关,则“鲜卑”、“室韦”名称的本义可能也与此有关,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和探析中外语文献中出现的“黄须鲜卑/黄头鲜卑”、“黄头室韦”、“黄头鞑靼/草头鞑靼”、“黄头回鹘/撒里畏兀儿”等等迷题,也许会有新的收获。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1 推荐 收藏 可萨卑失考 查看全文 2006-11-05 18:31:20 可萨卑失考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 可萨卑失考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很明显,两碑中出现的qasar与bearsil所指系同一对人名或族名,当居于回纥祖先重要部落之列,qasar译为回纥十姓之一“曷萨”尚可讨论,bearsil译为铁勒十五部之一“白霫”则失之牵强。《铁兹碑》晚出,时代愈后,细节愈多,论述愈有条理,则距真相愈远,因之《铁尔痕碑》所载于qasar、bearsil衰亡之前回纥先代诸可汗统治二百年之说法较《铁兹碑》中三百年之说法可能更为近真。所谓“回纥先代诸可汗”,可能系指匈奴遭汉军打击、统治衰微之时丁零内部自立之诸首领,时值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则约二百年后,分裂后的北匈奴遭遇南匈奴与汉军联合打击,帝国覆灭,内部大乱,此种恐怖记忆定然深刻留存于匈奴治下诸部人民心中,《铁尔痕碑》与《铁兹碑》所追述qasar与bearsil部落之衰亡,或即发生于该背景下。   2.早于上述碑文百余年,《隋书·铁勒传》中也提到康国北傍阿得水有铁勒之“比悉、何嵯”部落,据芮传明考证,很可能正是西方史料中常见于该邻近地域之Barsil/Berzilia与Khazar(参见:芮传明,《康国北及阿得水地区铁勒部落考——<隋书>铁勒诸部探讨之二》,《铁道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4期),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而据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公元二世纪末三世纪初,高加索北面的hun人部族Khazar与Basilk首次出现,越过库拉(Kura)河南下。这一材料的真实性仍存争议,若其不虚,则从时间上看,其中所提到的这两个部族很可能是随北匈奴西迁的qasar与bearsil人。同书还提到,亚美尼亚王梯利达特(Trdat)曾出兵进剿北高加索的Hun人部族,亲手杀死Basilk人之首领。之后,Khazar与Basilk多次在高加索地区出现,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及叙利亚史料中不乏相关记载。此处之Basilk又写作Barsil/Barselt等,其与Khazar多次同时出现可证其间关系密切,从而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公元七世纪之后,西突厥衰亡,曾为其属部的Khazar人渐坐大,建立可萨汗国,与回纥汗国成为一西一东两大强国,并分别一度信奉非主流的犹太教与摩尼教,而两者祖上实甚有渊源。   3.公元九世纪可萨可汗约瑟夫(Joseph)致西班牙犹太人的一封信中,曾提到皈依犹太教之后的可萨人的祖先系谱:人类始祖挪亚(Noah)之子为歌篾(Gomer),歌篾之子为雅弗(Yapheth),雅弗之子为陀迦玛(Togarmah),陀迦玛有十子,分别是:Ujur,Tauris, Avar, Uauz, Bizal, Tarna, Khozar, Janur,Bulgar与Savir,第七子之后裔即为可萨(Khazar)人。则当时的可萨人也自认为先代传统曾分十姓,与回纥人相仿,而且qasar位居第七,与加上“阿史德”的十姓回纥中“曷萨”的位置相同;而可萨人祖先系谱中陀迦玛之第五子Bizal(*Br.z.l)可能也与bearsil有关。如此众多的东西方材料所显现出的一致性很难用巧合加以解释。由此可见,qasar与bearsil在古代某一时期很可能同属乌古斯族,并为其中大部,后来部落主体由于内乱而分离,东西迁移,但余部尚纵横交迭,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   4.从《铁尔痕碑》与《铁兹碑》看,qasar与bearsil从前当为乌古斯中的重要部落,也是回纥人观念中祖先部落的重要成员之一,其衰亡离散对乌古斯-回纥联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此后代的回纥人才念念不忘,将该事刻诸碑铭。qasar的主体西迁,演变为可萨汗国,后为古罗斯与匈牙利所继承,其余部则留存于漠北的回纥联盟中,成为十姓回纥之第七“曷萨”部(邓禄普(Dunlop)主此说,参见:龚方震,《中亚古国可萨史迹钩沉》,《学术集林》卷六)。bearsil的演变稍显曲折,一部随qasar西走,在高加索地区与伏尔加河流域都留下了痕迹;一部则留居东方故地,后为新兴的阿史那突厥吸纳,成为“北蕃十二姓”贵种之一的卑失部。   5.在与前述两大如尼文回纥碑铭几乎同时的一份敦煌吐蕃语文献P. T. 1283II中,提到了“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据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一文的看法,此即《安禄山事迹》、《康公神道碑》与默啜可汗之女毗伽公主墓志等载籍中多次提及的“(北蕃)十二姓(部)”,其中已经确认存在对应汉译名称的有(克劳森(G.Clauson)):(1)Zha-mo可汗部=阿史那部,(2)Ha-li部=颉利部,(3)A-sha-ste部=阿史德部,(4)Shar-du-li部=舍利吐利部,(5)Par-sil部=卑失部,(6)Heb-dal=悒怛部,(7)Lo-lad=奴剌部,(8)So-ni部=苏农部,其余四个未能比定的部落的藏文字母转写是:Rni-ke,Jol-to,Yan-ti和Gar-rga-pur。这些大多是蓝突厥(keok-teureuk)嫡系部落,在突厥汗国亡于唐军之后,皆设置有对应的羁縻州(参见:艾冲,《唐代前期东突厥羁縻都督府的置废与因革》):    定襄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阿史德州(以阿史德部置)、苏农州(以苏农部置)、执失州(以执失部置);至贞观二十三年十月,又增管3州,即卑失州(以卑失部置)、郁射州(以郁射部置)、艺失州(以多地艺失部置)。共管6个羁縻州。后又增管拔延州(以拔延阿史德部置)。    云中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绰州(以绰部置);贞观二十三年(649)十月,增管2州,即贺鲁州(以贺鲁部置)、葛逻州(以葛逻禄、悒怛二部置)。共管5个羁縻州。后来又增管思壁州、白登州(贞观末年隶燕然都护,后来属)。 愚意以为,P. T. 1283II“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2)Ha-li部与(6)Heb-dal部与其对应颉利部与悒怛部,不如认为其对应云中都督府后来增设之贺鲁部与[足夹]跌部(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而白登州以奴剌部置,这样,已经考定的“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的八个部落中就有三个(阿史德、苏农、卑失)对应于定襄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有五个(舍利吐利、阿史那、贺鲁部、[足夹]跌、奴剌)对应于云中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其中,卑失州即为卑失部而设,“卑失”([*pie'sit])正对应P.T. 1283 II中之parsil,亦即前述bearsil族之留居东方故地者。   6.卑失又译俾失([*pie'sit],中古音与“卑失”相同),其门第之高贵,一度曾为后突厥国中汗族阿史那的姻亲氏族(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据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文中所录之《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 而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 此处之“单于可汗”当指后突厥雄主默啜可汗,十囊之妻阿史那氏即默啜之女;“阙颉斤”为官爵名(西突厥五弩失毕首领称“阙俟斤”,即为此类),疑《册府元龟》之“伊罗友”为俾失公墓志中“裴罗文”之讹,当亦为一种封号,“十囊”才是其本名,《册府元龟》很可能将其父与十囊误混作一人。又据《册府元龟》同卷及《通典》《旧唐书》相关记载,当默啜败亡时,突厥诸部南下投唐,其中有“大首领刺史苾悉颉力”,唐廷对其封赏为:“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疋,物四百段,宅一区”,则此苾悉颉力很可能与前述投唐之默啜女婿俾失十囊是同一人,一则两者都被封为“雁门郡开国公”,二则与苾悉颉力一同受封之同部人鹘屈利斤为“郁射施大首领”,而郁射施部与卑失部关系密切,两者入唐分别建有郁射州与卑失州,本属定襄都督府,后又同隶新建之桑乾都督府(艾冲,前揭文),三则“苾悉”([*bet'sit])与“俾失”音近,均可视为bearsil之异译,于此也为前文2中芮传明所提出“比悉”可勘同于bearsil揭一旁证。   7.卑失部的痕迹甚至也遗留在成书于公元六、七世纪的高昌文书之中。据钱伯泉《从传供状和客馆文书看高昌王国与突厥的关系》(《西域研究》1995年第1期),阿斯塔那一二二号墓中出土《高昌崇保等传寺院使人供奉客使文书》之(一)中提到“卑失虵婆护”,阿斯塔那三二九号墓中出土《高昌虎牙元治等传供食帐》之(一)中提到“卑失移浮孤”,从读音上看,“虵婆护”([*jie'bWA'úuo])与“移浮孤”([*jie'b?u'kuo])相近,可视为同名异译,则两者很可能为同一人,都出自卑失部,亦即铁勒中的bearsil分族。其时正值突厥汗国内部分裂,以契苾、薛延陀为首的铁勒诸部在高昌以北的金山地区自立汗国,卑失部可能就在这样的动荡中,周旋于诸势力之间,因之其部人作为使者有幸被高昌文书记下;而后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统辖下之“畀失”部,或许也与bearsil余部有关。   8.直至九世纪的唐朝国中,仍有卑失部后裔浮现。据荣新江《一个入仕唐朝的波斯景教家族》(《中古中国与外来文明》,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文中所录《大唐故陇西郡君卑失氏夫人(李素妻)神道墓志铭》,波斯国王外甥李素续弦卑失氏,亦为bearsil部落之遗族,李素出身西戎高门,卑失氏则属北蕃贵种,正是门当户对。愚意以为,这一支卑失家族似与前述俾失十囊家族有所关联,据卑失氏墓志称:“曾祖皇朝任右骁卫将军昂之后矣”,该右骁卫将军昂很可能与俾失十囊是同一人。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春秋五十又一开元廿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薨于礼泉里之私第”,其生卒年约为688~738,而据李素及卑失氏墓志,李素生卒年约为743~817,卑失氏卒于823年,生年不祥,然从李素续娶卑失氏在792年推测,其生年当在八世纪六、七十年代前后,则从时间上看,俾失十囊与卑失氏先祖昂当大致同时;其次,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入唐为“右卫大将军”,这与昂之头衔“右骁卫大将军”也十分接近;复次,从名讳上看,“昂”([*NAN])与“囊”([*nAN])之尾音相同,很可能是蕃人后代逐渐汉化之后对先祖本名的一种汉化改称。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可视为前波斯贵族与突厥贵族之间的联姻,两者祖先皆曾为王室姻亲,又都在亡国之余投奔大唐,可谓是“同命相怜”。两百多年前波斯王室与突厥王室也曾联姻,目的是对付共同的敌人嚈哒,而两百多年后,这些国家都已不复存在,其余种或西臣大食,或东投大唐,复兴尚有待时日。据荣新江考证,李素家族虽然出身波斯王族姻亲,但并非其传统的祆教徒,而是“波斯僧”——景教徒,而突厥中除祆教、佛教外,也颇有景教流传于中亚的突厥人之中,而卑失部与西突厥关系密切,地近中亚,不排除亦有受景教影响之可能,则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在两者俱为入华蕃人后裔之外,可能尚有宗教信仰习俗相对接近作为基础之因素。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1 2 > 13个订户 共有31篇 | 以下是第11-20篇 | 只浏览标题 浏览全部正文 < 1 2 0 推荐 收藏 安息的子孙——巴列维三大家族源流略论稿 查看全文 2006-06-15 21:51:44 对于“巴列维”这个名字,七〇年代之前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它是伊朗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名称,到1979年的时候才刚刚被伊斯兰革命终结。然而说起“巴列维”与“伊朗”、“波斯”、“安息”、“萨珊”等词的密切关系,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巴列维王朝由礼萨·汗创建于1925年,之前的恺加王朝以及更早的阿夫沙尔王朝、萨法维王朝、帖木尔王朝等大多是由出身于突朗(突厥-蒙古)的半伊朗化游牧民族所建,恺加王朝后期,英、俄等列强入侵,民族主义兴起,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军事强人礼萨·汗,其势力奠基于沙俄协助建立的哥萨克部队,在掌握军政大权之后,礼萨·汗逐步排除英、俄列强在波斯的势力,向纳粹德国靠拢,将国号也由“波斯”改为... 对于“巴列维”这个名字,七〇年代之前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它是伊朗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名称,到1979年的时候才刚刚被伊斯兰革命终结。然而说起“巴列维”与“伊朗”、“波斯”、“安息”、“萨珊”等词的密切关系,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巴列维王朝由礼萨·汗创建于1925年,之前的恺加王朝以及更早的阿夫沙尔王朝、萨法维王朝、帖木尔王朝等大多是由出身于突朗(突厥-蒙古)的半伊朗化游牧民族所建,恺加王朝后期,英、俄等列强入侵,民族主义兴起,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军事强人礼萨·汗,其势力奠基于沙俄协助建立的哥萨克部队,在掌握军政大权之后,礼萨·汗逐步排除英、俄列强在波斯的势力,向纳粹德国靠拢,将国号也由“波斯”改为“伊朗”,这固然可用当时德国“雅利安主义”的影响来解释,但礼萨推翻恺加王朝、创建新王朝之后,将王室的姓氏也改为“巴列维”,其原因又何在?个中奥妙,缘于礼萨·汗的籍贯,乃是伊朗北部里海南岸山区的马赞德朗,这一地区由于交通不便,历史上素为抵抗外敌入侵的大本营及前朝势力的避难地,在阿拉伯人征服波斯之后的几个世纪,这里先后出现过许多独立或自治的小王朝,或为萨珊王室后裔,或为安息-巴列维的子孙,继续保存祆教传统,顽强抵抗伊斯兰教的入侵,其中的巴文德(Bavand/Bavend)王朝一直持续到十四世纪,巴杜斯潘(Baduspan)王朝更是延续到十六世纪,基于这样的渊源,礼萨·汗为恢复伊朗正统,便自托古老帝室后裔,打出“巴列维”的旗号,而“巴列维”正是安息王朝与萨珊王朝期间波斯传统的象征性名称,其地位足以比肩我中华之“刘氏”与“大汉”。   “巴列维”,现代波斯语的拉丁转写为pahlavi,其他形式尚有pahlav/pahlaw等,汉译也作“钵罗婆”、“帕拉维”等,其来源同“帕提亚”(parthia)一词存在密切关系——“帕提亚”是“巴列维”在西方拉丁文史料中的拼法,“巴列维”则是其本地语文中的拼法。在西方历史上,帕提亚帝国因与罗马帝国对抗而闻名,而在东方,这一帝国更为著名的名称却是与“巴列维”及其帝室始祖“安息”(Arshak)联系在一起的。在汉文的史籍记载中,中国最早与伊朗建立正式邦交便发生在汉朝与安息王朝时期;而萨珊王朝时期,波斯-伊朗的通行语言逐渐被称为“巴列维语”,亦即中古波斯语,也就是后来成为波斯文学语言标准的达里语的前身。安息-巴列维家族对波斯的统治虽然持续了四百余年,却远不是中央集权的,相反,它很大程度上更像是一种部落联盟与封建采邑制度的混合,在安息王朝历史上,帝位之争十分频繁,各地诸侯也纷纷割据自立——阿尔达西尔(Ardashir)正是趁着安息末年的内乱迅速崛起一举建立萨珊王朝的。然而,分封也有好处,那就是贵族势力雄厚,尽管皇权衰微,而国祚却可以长期延续,这正如诸侯拱立下周朝的八百年基业。在伊朗安息王朝的晚期,帝室的一支被分封到属国亚美尼亚,这一亚美尼亚的安息王朝一直统治到公元428年,因此,当萨珊家族推翻安息家族在伊朗的统治后,安息的正统便转移到了亚美尼亚,在亚美尼亚史家的撰述中相应也保存了更多的关于安息-巴列维贵族的信息,而这些安息时代的世家大族在萨珊时期甚至阿拉伯哈里发帝国崛起之后的时期仍然在西亚、中亚甚至南亚等地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以下试对其中最为著名的三大家族进行一番梳理。   据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记载,安息帝阿尔沙维尔(Arshavir,通常被认为即历史上的弗拉特四世PhraatesIV)有三子一女,分别为阿尔塔西斯(Artashes)、卡林(Karen)、苏林(Suren)和柯西姆(Koshm),阿尔沙维尔死后诸子围绕继位问题发生争执,后达成协议,阿尔塔西斯家族若绝嗣,则帝位将由卡林家族、苏林家族和伊斯帕赫帕特家族(Aspahapet/Ispahapet/Sparapet,柯西姆的丈夫任职军队统领Aspahapet,故有此称)依次继承,并且自此之后,这三大家族拥有“巴列维”的名号,亦即类似于安息王朝选帝侯的地位。《剑桥伊朗史》分析这段记载时,指出其含有高度的传说成分,时序错乱,故而一向不为研究者看重,比如“巴列维”三大家族的第三位伊斯帕赫帕特家族便常常与第二位的苏林家族混为一谈,而“伊斯帕赫帕特”一词又更多地用于表示伊朗、亚美尼亚军队统领的官职名称,愈加使人对其也表示“巴列维”三大家族之一的名称产生怀疑。不过,诸多史料表明,卡林家族和苏林家族的存在确凿无疑,这些贵族未必真的是安息帝室的直系分支,很可能是从前部落联盟时期的同盟部族,不排除其间存在传统的婚姻关系,基于此,我把伊斯帕赫帕特家族的事迹并入苏林家族,同时增加另一重要家族——米赫兰(Mihran)家族,依此构成新“巴列维三大家族”,来进行梳理。在古代伊朗的传统中,“七”是一大圣数,阿黑门王朝时期的波斯帝国就曾经设置七大行省、七大总督,其后的安息王朝和萨珊王朝继续保持这一传统,并由此附会出与之对应的“七大家族”(SevenClans/Houses, 伊朗语为HaftKhandan),作为古波斯帝国中门阀世族的代表,然而细检这七大家族,除“巴列维三大家族”之外,其余所指众说纷纭,并不确定,很大程度上是为凑数而作,缘乎此,我的考察也就仅仅限制在这三大家族,以后如能有机会接触到新的材料,再对其他家族进行考查。   苏林 在“巴列维三大家族”中,苏林家族无疑最为著名,尽管在亚美尼亚传统中它排在卡林家族之后,但无论是西方的罗马帝国还是东方的波斯帝国,都一度将苏林家族视为仅次于安息皇室的第一大贵族,帕提亚的军队统领亦多由其担任。其中最有名望之人,自然是击败罗马大军、将统帅克拉苏斩首的帕提亚将军苏雷那(Surena/Surenas),这次战役史称“卡雷(Carrhae)之战”,正是“古罗马士兵借境安息、匈奴落脚甘肃”假说的起源事件。据普鲁塔克(Plutarch)记载,这位年轻的将军出身国内的名门望族,连帕提亚国王的王冠也须由其家族来加冕,而在战后不久,因功高震主,苏雷那旋即被国君所杀。事实上,“苏雷那”只是其姓氏“苏林”的拉丁化拼法,其真实的名字则失载,而在某些传说中,苏雷那的名字叫做鲁斯塔姆(Rustam),正是《列王记》中伊朗第一勇士鲁斯塔姆的原型。在《列王记》中,鲁斯塔姆的对手是以阿夫拉西亚卜(Afrasiyab)为首的突朗人,其原型很可能正是安息王朝前期因大月氏西迁所引发民族大迁徙中波及的那一部分塞人(Saka),根据孙毓棠的论证,正是依靠苏林家族在东方的征讨,安息王朝平定了塞人的侵扰,而与此同时,苏林政权也逐渐独立,在中国史籍中被称为“乌弋山离”,在印度传统中则被称为“钵罗婆”、“帕腊瓦”或“印度-帕提亚”,并往往与入侵印度的塞人即“印度-斯基泰”混淆起来;其著名的国王冈兜发内斯(Gondophernes或Vindopharna)则被一些学者视为《列王记》中鲁斯塔姆之祖父萨姆(Sam)的原型。乌弋山离的统治中心在伊朗的东方、印度的西方,由于帕提亚人与塞人在各方面都非常接近,因此两者迅速融合,当地遂被称为“塞斯坦”/“锡斯坦”,也被视为苏林家族的传统领地。据今人研究,《列王记》中关于勇士鲁斯塔姆的部分不见于祆教圣经《阿维斯塔》,系取材于锡斯坦当地的塞人传说,而《列王记》中对萨珊王朝之前的“凯扬王朝”的记载又保存了许多安息王朝时期的信息,因此,鲁斯塔姆的原型虽然未必就是抗击罗马杀死克拉苏的那位年轻将军苏雷那,但将鲁斯塔姆家族的原型定位于抗击塞人侵扰、保卫并开拓安息王朝东方疆域的苏林家族,确实是非常合理的一种看法。 锡斯坦的苏林家族在东方的统治断断续续维持了一百多年,到公元一世纪中期,贵霜王朝兴起,其地一度附属于贵霜,但到公元三世纪萨珊王朝兴起后,此地旋又回归波斯,其中苏林家族与安息皇室的矛盾(苏雷那之死以及帝位继承问题等)可能是促使苏林家族协同伊斯帕赫帕特家族背叛安息皇室与卡林家族、早早投入萨珊怀抱的重要因素。下面关于“阿纳克”及其后裔的传奇记载主要见于亚美尼亚史料,其对亚美尼亚民族发生的影响也更大。在伊朗的安息王朝与萨珊王朝交嬗之际,波斯的安息帝室被萨珊人灭族,作为其分支的亚美尼亚安息小朝廷出兵波斯,救出卡林家族遗孤,企图扶植安息势力东山再起,其国王库思老(Khosrov,通常被认为即梯利达特二世TiridateII)骁勇异常,一度将萨珊王朝的阿尔达西尔杀得丢盔弃甲,远遁东方印度一带,此时已经归顺萨珊王朝的苏林家族中站出来一位名叫“阿纳克”(Anak,意为“有罪之人”)的贵族,与阿尔达西尔达成秘密协议,约定阿纳克前往刺杀库思老,事成之后阿尔达西尔须保证其家族的名誉、地位及财富,于是阿纳克假装获罪被满门抄斩,只身一人逃出萨珊人的追杀往库思老处,逐渐骗取其信任,几年之后俟机刺杀了库思老,旋即被其手下人灭族,然而走漏了两个儿子,一个逃往“中国”,另一个则逃往拜占庭。逃往拜占庭的这个遗孤,接受洗礼,皈依了基督教,教名为“圣格里高利”(St.Gregory),后来在库思老的儿子梯利达特(Trdat)统治时期回到亚美尼亚,说服梯利达特接受了基督教,成为亚美尼亚的开山大主教,其后裔长期继任主教之位,末代主教萨哈克(Sahak)的女儿联姻马米科尼扬家族的哈玛扎斯普(Hamazasp),于是两家遂合而为一。那个逃往“中国”的遗孤,名叫作“苏林”(Suren),后被带回波斯宫廷,授予事先约定好的名誉、地位及财富,其家族后裔也常与萨珊王室联姻,很可能,伊斯帕赫帕特家族也沾了这光,或者,“伊斯帕赫帕特”只不过用作军队统领职位的名号,于是在萨珊朝末年巴赫兰·楚宾(BahramChobin)叛乱时波斯王库思老二世的两个舅舅维斯塔姆(Vistam)和文多依(Vindoy)既被看成是那个“中国”遗孤苏林的后裔,同时又被认为系出于伊斯帕赫帕特家族(Asparapet)。前面提到阿纳克的遗孤之一的苏林逃往“中国”,这固然只是一个传说,而那时代的西亚、中亚通常将阿姆河外以东之地泛称为“中国”,他们心目中的“中国人”也更多指的是匈奴、嚈哒、突厥等族,所以“中国”往往并非是指华夏中原之地,像马米科尼扬家族的“中国”祖先传说亦是如此,不过,苏林家族中的确有一支曾经落脚中国,这便是1955年西安出土的唐苏谅马氏墓志中所提到的苏谅家族,其中的“苏谅”正是苏林家族姓氏的汉译,苏谅无疑出自苏林家族,而并非萨珊王族,两者可能具有联姻关系,但绝不能混为一谈;由墓志可知,曾经隶属于长安神策军的苏谅生活于晚唐的九世纪后期,上距萨珊波斯亡国已经二百余年,历十余世,而犹能保持传统的祆教信仰及钵罗婆/巴列维语文,实在令人惊叹。   卡林 卡林(Karen),在罗马史料中被拼为Carenes,在后世穆斯林史料中被拼为Qarin,在亚美尼亚史料中位列巴列维三大家族之首。在《列王记》的英雄时代中,也有提到卡林家族(Karan)。按照亚美尼亚史料的传统,当伊朗安息王朝末代君主绝嗣时,本应由卡林家族继承帝位,但萨珊人对其进行了屠杀,仅剩两个遗孤被保存下来,其中一个前往亚美尼亚投奔其王库思老,这就是后世亚美尼亚贵族“金萨健/堪萨拉康”(Kamsarakan)家族的始祖“金萨/堪萨尔”(Kamsar)。按照通俗词源的解释,“堪萨尔”一名来源于其绰号“小脑袋”,因为堪萨尔作战勇猛,头部曾经被削掉一部分,故有此称。金萨健家族最著名的成员,当属摩尼教/明教的创始人——摩尼(Mani),据汉文摩尼教残经《摩尼光佛教法仪略》记载,“摩尼光佛诞苏邻国跋帝王宫金萨健种夫人满艳之所生也”,将其与相关的西方文献记载对勘(亨宁),可知摩尼的母亲满艳(Maryam)出身卡林家族的金萨健分族,为安息皇室后裔,摩尼的父亲跋帝(Patek)也出身帕提亚贵族,故摩尼创立之新宗教终为萨珊王朝所不容,其前朝遗裔之出身当亦为其中一大因素。金萨健/坎萨拉康家族迁往亚美尼亚之后,由于宗教的关系,更多地倾向拜占庭一方,其中不少成员曾加入拜占庭的军队成为其中的将领,比如查士丁尼“再征服”时期,最有名的将领是色雷斯人贝利萨留(Belisarius)和大宦官纳尔塞斯(Narses),后者便是亚美尼亚人,而与纳尔塞斯同名的另有亚美尼亚籍三兄弟将领,本来服役于波斯军中,后转投拜占庭,征战于意大利东哥特战场,他们正是出自坎萨拉康家族(“纳尔塞斯”也是安息、波斯人常用的名字,萨珊王朝末代君主伊嗣俟死后,其子卑路斯流亡中国,卑路斯之子名为“泥浬师师”,就是“纳尔塞斯”的汉译)。随着亚美尼亚安息王室的绝嗣,坎萨拉康家族遂以巴列维家族在亚美尼亚的继承者自居,并一度在封地内建立起“巴列维王朝”,其后,随着马米科尼扬家族的式微,坎萨拉康家族也逐渐衰亡,其领地被巴格拉图尼家族并吞。 传说中卡林家族的另一个遗孤留在了萨珊王朝,实际上这很可能是较早归顺萨珊人的卡林家族分支,这一分族在萨珊宫廷中的地位也不低,并且也以安息-巴列维的继承者自居,在萨珊王朝亡国之后,正是以卡林王朝(Qarinid)为代表的波斯遗民势力的顽强抵抗,才在北部的陀拔斯单/陀拔萨惮/塔巴里斯坦(Tabaristan,即今马赞德朗地区)保住了古代波斯的一点血脉。卡林王朝的始祖扎米赫尔(Zar-Mihr,又名苏赫拉Sukhra)是萨珊王朝巴拉斯、卡瓦德一世时期的首相,后因势力过大,被卡瓦德一世设计由米赫兰家族的沙普尔(Shapur)处死,但其家族并未被削弱,其后代扎根雷伊(Ray)山区,在萨珊亡国后继续与阿拉伯人周旋,多次发动反抗伊斯兰教、复兴祆教的运动,屡仆屡起,其后继者巴杜斯潘王朝甚至一直延续到十六世纪,此时上距萨珊波斯亡国已近千年,实在可谓是“史上最漫长”的抵抗运动之一。   米赫兰/Esfandiar/Spendiad 根据九世纪波斯裔阿拉伯史家泰伯里(Tabari,又译塔巴里,为塔巴里斯坦人)的记载,古代波斯拥有“巴列维”名号的有三大家族,除卡林与苏林之外,另一个便是位于雷伊的伊斯凡迪亚尔(Esfandiar)家族,又称斯潘达(Spendiad)家族,诺德克(Noeldeke)认为,斯潘达家族很可能正是泰伯里没有提到的传说中七大家族之一的雷伊的米赫兰(Mihran)家族。由于这两个家族常常被后人混淆,因此放在这里一起讨论。萨珊王朝中期君主巴赫兰五世的首相米赫尔·纳尔塞(Mihr-Narseh),即出自斯潘达/米赫兰家族,米赫尔·纳尔塞势力极大,三个儿子分别掌握了各项大权,其后的首相之争也主要在米赫兰家族和卡林家族之间展开,两者同为“巴列维三大家族”。到萨珊后期,米赫兰家族的另一支开始崛起,其代表人物即为“巴赫兰·楚宾”,巴赫兰·楚宾本为北方行省总督,时值突厥、拜占庭联合入侵,波斯两面受敌,楚宾率军击败突厥,射杀其叶护可汗,凯旋而返,旋即遇谗,遂被手下皇袍加身,称帝于军中,并打出恢复安息-巴列维旧国的旗号,击溃霍尔木兹四世,其子库思老二世在以两个舅舅维斯塔姆和文多依为首的前安息-巴列维贵族集团的压力下处死霍尔木兹四世后继位,然不敌楚宾,遂败奔拜占庭,搬取救兵,拜占庭派出以马米科尼扬家族穆舍尔(Mushel)为首领的亚美尼亚援军,与楚宾进行了一场大战,战前,楚宾曾写信给穆舍尔,以恢复安息-巴列维旧贵族的政治地位为诱饵,劝说穆舍尔道:你我俱系巴列维家族(时穆舍尔已通过联姻继承了苏林家族的圣格里高利分支),相煎何急!何苦要同室操戈?为何要助纣为虐替萨珊人卖命?!然而穆舍尔不为所动,毅然拒绝,决战的结果,楚宾溃败,逃亡突厥、嚈哒,后终被库思老二世募人刺杀;而以穆舍尔为首的亚美尼亚贵族也遭库思老二世背弃,亚美尼亚复国之梦宣告破灭。另一方面,在亚美尼亚史料的传统中,米赫兰家族则是以格鲁吉亚贵族的形象出现的北方豪强,据此,它很可能是安息王朝时期北方的一大贵族,在安息灭亡之后,米赫兰家族曾经建立地方王朝在高加索阿尔巴尼亚地区实施过统治,这一统治甚至也延续到穆斯林入侵的九世纪,之后,这一米赫兰王朝被亚美尼亚的势力取代。而就在不久以后的中亚河中地区,兴起了伊朗人的萨曼(Samanid)王朝,著名的伊朗民族史诗《列王记》正是在这一王朝所发起的中古伊朗文艺复兴的大潮中诞生,而萨曼王朝传说中的始祖,竟然被追溯到二百多年前的巴赫兰·楚宾身上,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古代伊朗的巴列维传统是何等的深厚!   有感于“巴列维”一词的众多涵义,及其与伊朗同亚美尼亚存在的深厚渊源,特草此文,求教于通博之人。 琴僧 丙戌年五月二十   参考文献: ·剑桥伊朗史(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Moses Hkorenats'i, History of the Armenians) ·西贝俄斯的亚美尼亚史(The Armenian History attributed to Sebeos) ·加富罗夫,中亚塔吉克人史 ·孙毓棠,安息与乌弋山离――读《汉书·西域传》札记之一 【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5/392.html】 ·Ehsan Yarshater, PARTHIAN CLAN OF ESFANDIAR 【http://www.cais-soas.com/CAIS/History/ashkanian/esfandiyar_clan.htm】 ·C. E. Bosworth, Arran Province (New Republic of Azerbaijan) 【http://www.iranchamber.com/geography/articles/arran.php,http://www.cais-soas.com/CAIS/Geography/arran.htm】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 查看全文 2006-05-07 18:39:06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曰:“尔手斩...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缘绝矣。” 此处首句“突厥之先曰射摩”与“舍利海神”应予点断,文意才通畅,否则射摩与海神究竟是何种关系便不易明了。劳心指出,这则记载“为阿史德氏和舍利氏通婚传说”【参见《yami可汗探讨》】,颇有见地,但认为“与阿史那氏无关”似略显武断,不过,即使视射摩为阿史那氏祖先而与阿史德无直接的牵涉,该传说依然揭示出蓝突厥望族阿史德氏与舍利氏很早便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而结合后文2可知,这两部在阿史那之外的蓝突厥贵族中自古便占有核心的地位。复次,关于海神女及仙窟、白鹿的传说,尚可稍作补充。《契苾嵩墓志拓本校注》【网上文本可参见日人“拓本文字数据库”之《大唐故特進涼國公行道州別駕契苾公墓誌銘幷序》】云:    公讳嵩,字义节。先祖、海女之子,出於漠北,住乌德建山焉。 《契苾明碑拓本校注》【网上文本可参见“四库全书•集部•全唐文•卷一百八十七”之《镇军大将军行左鹰扬卫大将军兼贺兰州都督上柱国凉国公契苾府君碑铭》,网上拓本可参见“济南图书馆•契苾明碑”】云:    君讳明,字若水,本出武威姑臧人也,圣期爰始,赐贯神京,而香逐芝兰,辛随姜桂,今属洛州永昌县,以光盛业焉。原夫仙窟延祉,吞雹昭庆。因白鹿而上腾,事光图牒,遇奇蜂而南逝,义隆缣简,邑怛於是亡精,鲜卑由其褫魄,恤胤於前凉之境,茂族於洪源之地,良史载焉,此可略而志也。 契苾嵩为契苾明之子,契苾明为契苾何力之子,契苾氏向为铁勒大族,可导源于北朝时期高车六种之一的解批部,与回纥的祖先袁纥部并列。将上述契苾氏的祖先传说与“突厥之先曰射摩”的传说相比照,可以发现,乌德建山为铁勒人与突厥人共同的圣山及族源地,其地当在漠北某处,海女、仙窟及白鹿的传说也为铁勒与突厥所共有;另一方面,上述传说的对比还透露出:阿史德以及舍利可能是较早加入蓝突厥的源出漠北的铁勒部落。   2.贞观四年,北突厥颉利政权覆亡,降部众多,唐廷经过一番激烈争论,最终太宗主要采纳了温彦博的意见,决定将颉利降众安置在大河南北,设置府州若干以羁縻之。 《新唐书•志第三十三下•地理七下•关内道》云:    定襄都督府,贞观四年析颉利部为二,以左部置,侨治宁朔。 领州四:贞观二十三年分诸部置州三。 阿德州以阿史德部置。执失州以执失部置。 苏农州以苏农部置。 拔延州    云中都督府,贞观四年析颉利右部置,侨治朔方境。 领州五:贞观二十三年分诸部置州三。 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 绰州以绰部置。 思壁州 白登州贞观末隶燕然都护,后复来属。 依此,定襄都督府以阿史德部为首,云中都督府以舍利吐利部为首,阿史那部则排在舍利吐利部之后,显然,唐人采取了分而治之的办法,按照颉利降众原有的分部,设立了若干府州,同时抑制其“黄金氏族”阿史那部,转而扶植蓝突厥内另两大贵族部落阿史德部与舍利吐利部,提升其政治权威以打压阿史那氏的传统威望。 《新唐书•本纪第三•高宗》云:    (显庆五年)戊辰,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为沙砖道行军总管,以伐契丹。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云:    (显庆)五年,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左武候将军延陀梯真、居延州都督李含珠为冷陉道行军总管。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上•突厥上》云:    骨咄禄,颉利族人也,云中都督舍利元英之部酋,世袭吐屯。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突厥上》云:    骨咄禄者,颉利之疏属,亦姓阿史那氏。其祖父本是单于右云中都督舍利元英下首领也,世袭吐屯啜。 据此可知,唐朝曾以阿史德枢宾出任定襄都督,以舍利元英出任云中都督,于是可验证阿史德部与舍利吐利部确曾为唐朝所重点培植,以遏制阿史那部重掌权力,这一措施确实起到了削弱阿史那部实力的作用——复国前后的后突厥政权中即由阿史德部掌握着实权,阿史那氏只是正统所在,仅仅担当名义上的领袖;然而,此举也为蓝突厥后族阿史德部的壮大埋下了伏笔——后突厥复国的中坚力量正是定襄、云中两大都督府下的阿史德部首领所率领的突厥降众【薛宗正甚至推论,调露年间反唐大暴动的核心领导人阿史德温傅是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的子嗣,阿史德奉职则为云中城聚居的阿史德氏领袖】,而在后突厥汗国之中,依然作为可汗后族的阿史德氏的地位则比在前突厥汗国之中有了显著的提高。另一方面,唐廷在安置突厥降众上倚重阿史德和舍利二氏这一举措,无疑也凸显出这两大部落在蓝突厥核心部落集团中的重要地位,结合前文1可知,此种传统渊源有自,或可追溯至原始突厥部落形成之际。   3.前文曾经提出,回纥首任君长所属的时健-菩萨家族可能出自与前突厥汗族-后族关系密切的氏族【参见本系列之一《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及之二《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现在看来,其属于阿史那部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阿史那毕竟是蓝突厥国家的可汗氏族,由其族人充当“民选”的回纥首任君长实难令人置信,而且《资治通鉴》对“阿史德时健”的相关记载前后一致、可信度更高,另外,阿史德本身具有漠北高车-铁勒背景,与回纥较为接近,故而,时健-菩萨家族出于阿史德部的可能性更高。菩萨领导下的回纥一度与夷男领导下的薛延陀共同称雄漠北,“相唇齿”,夷男之子多弥可汗败亡时也前往投奔时健俟斤部,由此可见,阿史德与薛延陀两者之间关系密切,然而其中渊源何在?注意到前文1、2所指出的阿史德与舍利吐利之间的紧密联系,于是,问题转化为寻求薛延陀与舍利吐利之间的渊源关系。表面上看,薛延陀为铁勒中的最强部落,舍利吐利则为蓝突厥内部仅次于阿史那、阿史德的部落,两者之间似无直接关联,实则不然。结合突厥文碑铭和汉文相关史料的记载可知,Teolis与Tardus分别为突厥汗国(也包括薛延陀汗国与回纥汗国)东、西两大行政区域的名称,对应于汉文史料中的“突利”/“吐利”与“达头”/“大度”等【相关讨论可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894-895页及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49-250页】,其含义及来源虽不易知【一说Teolis即为“敕勒”/“铁勒”之对译,参见林梅村《古道西风》第267-268页】,其所指则基本确定。根据夏德(F.Hirth)的论证【参见沙畹《西突厥史料》关于薛延陀传的笺注】,“薛延陀”的原文当为"Sir-Tardus",即“延陀”其实来源于"Tardus"的另译,那么“薛延陀”一名的本义即为:薛(Sir)族的延陀(Tardus)部。再来看舍利吐利。在《唐会要•诸蕃马印》中,“舍利吐利”又被称作“舍利叱利”,这有可能是形讹所致(“吐”“叱”形近),但也不能排除“叱利”为“吐利”的异译(对比“敕勒”与“特勒”/“铁勒”等异名)——两者可能正都用来对译Teolis;另一方面,“舍利”一词本为梵语Sharira的汉译“舍利罗”前两字略译,其原文当对应"Shari"(日语的“舍利”正是拼作Shari而非Sari),而敦煌藏文卷子P.T.1283《北方若干国君之王统叙记》曾提及突厥十二部中有“阿史德部(a-sha-sde)、舍利突利部(shar-du-livi)”等【参见王尧《从敦煌文献看吐蕃文化》】,据此,“舍利吐利”中“舍利”的原文可以确定为"Shari",由是“舍利吐利”的原文当为"Shari-Teolis",其本义则为:舍利(Shari)族的吐利(Teolis)部。论证至此,设若Sir与Shari为同一部族之称,或为两个具有同源关系的部族,则薛延陀与舍利吐利之间的渊源关系已渐趋明晰:两者原来是同一部族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所形成的分支部族,其根源则都可追溯到Sir/Shari部族——后文4、5的论证将指出,Sir与Shari正是同一称呼的变体,其来源也许可以上溯到鲜卑。   4.《暾欲谷碑》多次出现"teurk sirbodun"字样【分别见于耿世民2005年译本第3,11,60,61,62行,对应于芮传明1998年译本的如下行:西I-3,南I-4,北II-2,北II-3,北II-4.其中最后一处的"bodunugh"是"bodun"的客体格形式。下引原文及译文都出自耿世民2005年之《古代突厥文碑铭研究》,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在引用时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芮传明和耿世民都将其译为“突厥-薛人(民)”,即视sir为部族名称。其末尾三句,每一句都提到"teurksir",最后一句更说:    teurk bilgea qaghan teurk sir bodunugh, oghuz bodunugh igideuolurur.    突厥毗伽可汗养育了突厥-薛(Sir)人民和乌古斯人民。 则Sir部族与突厥核心部分的关系相当密切,与被突厥征服的Oghuz(乌古斯,漠北铁勒)等部族显然有别。《毗伽可汗碑》东-1行也提到了sir,同样置于oghuz和eadiz的前面。另外,《阙利啜碑》东-9行也提到"shirirkin",但无法判定此shir与sir是否指同一部族。芮传明认为,"teurk sir bodun"与碑铭中其他地方的"teurkbodun"含义是一样的,都指后突厥汗国的主体居民,因先前漠北曾建立强大的薛延陀汗国,后突厥起事初期的根据地则在漠南,两者合流始有后突厥汗国的诞生,所以"sir"当指前薛延陀部民即“薛族人”【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180-186页】。此说颇有其合理性。前文3已论及薛延陀与阿史德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亲密关系,当薛延陀汗国覆灭之后,漠北落入以亲唐的吐迷度系回纥为首的九姓铁勒之手,其对薛延陀及阿史德素持敌对态度,故当漠南的单于都护府下突厥降众爆发反唐大暴动时,在其中居于领导地位的阿史德及舍利等部族对漠北的薛延陀余部及回纥时健俟斤余部也许会持一种相当亲近的态度,甚至有可能进行过暗中串联协同起事等活动——也许在骨咄禄与暾欲谷率领的第一场对乌古斯人的“反围剿”大战——“于都斤山之战”中【事见《暾欲谷碑》南I-8,9行】,就有Sir人的身影。从《毗伽可汗碑》东-1行的排名来看,Sir人可能已经被接纳为传统蓝突厥贵族内外最核心的部族之一,其与阿史德以及舍利的特殊亲密关系及渊源当是这一合流的深厚基础。正因为Sir人在后突厥汗国中地位如此重要,而后突厥汗室阿史那氏的地位又已大大降低,于是深明此点的出身阿史德氏的元老暾欲谷便一再在其自撰的碑铭中强调“突厥-薛人”的观念【关于“暾欲谷”与“阿史德元珍”可视为同一人的相关讨论,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85-287页】——很可能,在后突厥国中除了汗室阿史那氏之外的突厥核心贵族的自称正是“突厥-薛人”。另一方面,继后突厥之后建国漠北的回纥人对先前统治过他们的部族又是如何称呼的呢?《磨延啜碑》及《铁尔痕碑》多次提及“突厥”(teurk)一词,这是回纥人对后突厥国家及人民的称呼,但对其统治者的称呼则另有其词。《磨延啜碑》北面第四行云:    teurk qaghan chaq ealig yeil olurmeish. ...    突厥可汗整整统治了五十年…… 耿世民(2005年)对此句的注释是:    我认为此行开头三字读成teurk qaghan chaq较好。chaq此处有“整整”之意。 这一释读过于牵强,且不论后突厥对回纥人的统治是否真的持续了正好五十年,即便真的恰好五十年,在碑铭中如此强调这一整数也显得太奇怪了,况且,不谙历法的草原游牧民族对长达五十年的时间是否能够保有精确的记忆也还大成疑问;另外,从该碑铭其他地方来看,回纥人在提到突厥首领时,从不用“可汗”(qaghan)一词,而只称其为“汗”(qan),所以“突厥可汗”(teurkqaghan)的提法也是相当可疑的。事实上,耿氏更早一版本的释读并非如此,而是译作:“突厥和钦察人(又)统治了五十年”【见林干、高自厚《回纥史》(1994年)附录耿世民<回纥突厥文碑铭译文>第375页】。在蓝史铁(G.Ramstedt)关于该碑的校注中,该行有这样的说明:“teor...bcq或可读为teur(kqei)bcaq(?)”【转引自王静如《民族研究文集》第83页】,然则"teurk qeibcaq"的读法显然比"teurkqaghan chaq"更为近真,于是可以认为,“突厥-钦察人”(teurkqeibcaq)正是以回纥为首的乌古斯-铁勒人对后突厥核心贵族的称呼。这样,“薛”(Sir)与“钦察”(Qeibcaq/Qibchaq)之间的联系便被提了出来:“钦察”曾经也被称作"Sir"。   5.马卫集(al-Marwazi)在《动物的自然性质》中记载了一次九~十一世纪之间欧亚内陆的民族迁徙:Qitan->Qay->Qun->Shari->Turkmen->Ghuzz->Bajanak【参见刘迎胜《西北民族史与察合台汗国史研究》第33页】,同书另一处还有如下记载【转引自巴哈提•依加汉《辽代的拔悉密部落》】:    去往契丹的旅行者由Sanju行半月路程后,抵Shari一集团,此集团因他们首领之一的名字Basm•l(*Basmil)而为人所知,他们是因害怕割礼而从伊斯兰逃往此地的。 书中两次出现Shari一名,学者们对其来源有各种各样的推测,但目前看来最为合理的是由巴托尔德提出、经普里查克等人发展了的假说,即:此Shari来源于突厥语sari“黄色”,所指的是钦察(库曼),也即古罗斯文献中的波洛伏齐(Polovtsi,来自polovyi“黄色的,灰黄色的”),而这一“黄色、灰黄色”的色彩概念乃是突厥游牧民族表示“荒漠/荒漠之民,草原/草原之民”的一种常用方法;把sari比定为钦察的合理性反映在如下事实:十一世纪时,穆斯林作家及旅行家开始将原名为“古兹草原”的地区改称为“钦察草原”——其背景正是突厥部落的钦察人日益壮大向西扩张从而侵占了原古兹人(即乌古斯人西迁今哈萨克草原的一支)的牧地。基于这一假说,"Shari"乃是Qun、Qay(普里查克认为正是西迁的Qun、Qay人成为了钦察-库曼部族形成的核心)等东方迁来的部族对钦察的称呼,这样,"Shari"也与“钦察”建立了联系,即:“钦察”曾经也被称作"Shari"。至此,结合前文4,我们已经粗略地论证了Sir和Shari存在为同一或同源的可能性,事实上,作为丁零-突厥语“黄色”概念的*sari一词在古代阿尔泰诸语中完全可能具有其他变体形式,从其现代蒙古语为shira/shar、达斡尔语为shar、土族语、保安语为sira、东裕固语为sheira、西裕固语为sareigh、维吾尔语为seriq、哈萨克语为sarei等等【转引自孟达来《北方民族的历史接触与阿尔泰诸语言共同性的形成》第168页】,可以推测其在某些古代东部阿尔泰语比如鲜卑语中可能正是接近*sir的形式。于是,我们在揭示出“舍利”(Shari)与“薛”(Sir)确实有可能存在某种密切关联的同时,也发现了它们与突厥族北支钦察人的紧密联系——如果说突厥族南支乌古斯主要是由丁零-高车-铁勒的一部分演变而来,那么钦察人则是由蓝突厥本部结合了相当程度的东胡鲜卑部落杂糅而成,普里查克提出的钦察-库曼发源于宇文鲜卑别部库莫奚以及浑部的假说,芮传明提出的薛延陀“薛部”发源于北朝鲜卑薛干/叱干部落的假说,还有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在《突厥语大辞典》中记载的众多双语突厥部族如Qay、Yabaqu、Tatar、Basmil等等【这些可能是正处于突厥化进程中的非突厥语部族,多数都加入了后来的钦察分支】,无疑都为这一更大的假说提供了例证。更进一步,伯希和等人曾提出,“鲜卑”/“室韦”的原文为"*searbi/*sirbi/*sirvi"等,当为鲜卑人/室韦人自称,而后突厥人对库莫奚人的称呼则为tatabi,其中的-bi/-vi很可能是一表示族群的后缀,由此推论如下:1)鲜卑本名的词根当与sar/sir相关,自西迁突厥化后,其所用名称的词根渐由sar/sir演变为tat【突厥语“外蕃,外族臣民”的意思,一些学者认为古突厥碑铭中的tatar(鞑靼)、tatabi(奚)等词都与该词根有关,参见芮传明《古突厥碑铭研究》第242-243页】,于是也可解释钦察人为何又与“鞑靼”(tatar)的名称牵涉在一起;2)sar/sir的意义与黄色相关,则“鲜卑”、“室韦”名称的本义可能也与此有关,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和探析中外语文献中出现的“黄须鲜卑/黄头鲜卑”、“黄头室韦”、“黄头鞑靼/草头鞑靼”、“黄头回鹘/撒里畏兀儿”等等迷题,也许会有新的收获。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关于古亚美尼亚马米科尼扬家族的“中国”祖先传说 查看全文 2006-03-02 23:22:43 马米科尼扬(Mamikonean)是中古时期亚美尼亚的一大家族,至今仍广布西亚。公元四世纪初,马氏家族开始兴起,在亚美尼亚安息王朝中位居要职,五世纪初,安息王朝绝统,亚美尼亚并入萨珊王朝的直接统治之下,然而萨珊波斯人在当地强制推行祆教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亚美尼亚人遂揭竿而起,多次反抗之后,终于获得相当的自治权利,并保留了基督教信仰,而其领导者以及事成之后的若干代自治总督(Sparapet),正都出自马米科尼扬家族。七世纪之后,萨珊波斯灭亡,亚美尼亚则在阿拉伯与拜占庭、可萨的夹缝中挣扎,亲拜占庭的马米科尼扬家族也逐渐衰落,八世纪后期,亚美尼亚两度起义反抗阿拔斯王朝的统治,均遭失败,马氏家族也因此... 马米科尼扬(Mamikonean)是中古时期亚美尼亚的一大家族,至今仍广布西亚。公元四世纪初,马氏家族开始兴起,在亚美尼亚安息王朝中位居要职,五世纪初,安息王朝绝统,亚美尼亚并入萨珊王朝的直接统治之下,然而萨珊波斯人在当地强制推行祆教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亚美尼亚人遂揭竿而起,多次反抗之后,终于获得相当的自治权利,并保留了基督教信仰,而其领导者以及事成之后的若干代自治总督(Sparapet),正都出自马米科尼扬家族。七世纪之后,萨珊波斯灭亡,亚美尼亚则在阿拉伯与拜占庭、可萨的夹缝中挣扎,亲拜占庭的马米科尼扬家族也逐渐衰落,八世纪后期,亚美尼亚两度起义反抗阿拔斯王朝的统治,均遭失败,马氏家族也因此一蹶不振,而其竞争对手——亲阿拉伯的巴格拉图尼(Bagratuni)家族则趁势崛起,在穆斯林的重重包围之下顽强地建立了一个基督教王国,这一契机,保证了亚美尼亚的民族独立,使其能够历经磨难而延续至今,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注1)   正是基于上述这一历史渊源,古代亚美尼亚的历史编撰也分为两派——“亲马派”与“反马派”。成书于五世纪的P'awstosBuzand和Ghazar P'arbec'i的《亚美尼亚人史》(History of theArmenians)都属于“亲马派”,而成书于八世纪的Ghewond的《历史》则属于“反马派”。柯伦的摩西的《亚美尼亚史》虽托为五世纪的作品,但书中的“反马”倾向非常明显(见Thomson之评注),其最终成书至早也在七世纪之后。职是之故,我们在分析马氏家族的“中国”祖先传说及其相关史料记载时,上述两派的分野始终是不容忽视的。(注2)   最早提到马米科尼扬家族来自“中国”的史料是五世纪P'awstosBuzand的《亚美尼亚人史》,其中谓马氏祖先来自Chen(k)之地,本出帝胄,因兄弟相争被迫出走至此,虽记载简略,然颇强调马氏血统之高贵。关于这一传奇更为详细的描述出现在无名氏的《亚美尼亚史略》(PrimaryHistory ofArmenia)中,一般认为成书于五、六世纪,将其与富有争议的柯伦的摩西的《亚美尼亚史》中的相关记载相比较,可以发现有多处差异:  1.摩西称马氏始祖名为“马姆贡”(Mamgon),《史略》则称其始祖为两兄弟“马米克”(Mamik)和“科纳克”(Konak);  2.摩西称马姆贡来投奔的时间是波斯萨珊朝太祖阿尔达希尔(Artashir)驾崩、其子沙普尔(Shapuh)即位之际,而其最终目的地是属国亚美尼亚,统治者是安息朝的特拉达特(Trdat),《史略》则将此事置于波斯安息朝末年的阿尔达万(Artavan)时期,马米克兄弟先是投奔安息帕提亚的老家巴里黑地区,后来才被安排护送到亚美尼亚,当时的统治者是同出于安息家族的库思老(Khosrov);  3.《史略》称时人曾向来自“中国”的使臣求证该事,使臣当即证实,并谓马米克兄弟系出自该国豪门望族之勇士,其国尚有歌谣传唱之,这一细节在摩西的版本中并未提及;(注3)  4.摩西在提到“中国”的皇帝同意讲和不再兴兵之后,盛赞“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并随即插入一段对美丽富饶的“中国”的简介,据后人研究(参见R.Thomson的评注),该简介系取材于六世纪之后成书的一部亚美尼亚地理著作,属于典型的“以今注古”。 通过这些差异,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摩西的史观。在《史略》编撰的时代,“亲马派”尚占上风,遥远异域的神秘“中国”对于亚美尼亚人民及马米科尼扬家族来说是一种相当高贵的外来背景(注4),灭亡未久的安息朝也享有比异教的萨珊朝更为正统的地位;而柯伦的摩西的时代,“反马派”已然得势,随着亲阿拉伯的巴氏家族的崛起,衰落中的马氏家族的历史功勋正在被日益淡化,不过此时东方的“中国”则已显得不再陌生,对前阿拉伯的萨珊朝的记忆也逐渐盖过了更远古的安息朝。这里存在一个吊诡:马氏家族源出东方,然而其政治文化姿态却更加倾向西方。随着马家式微,亚美尼亚频繁徘徊于东方与西方之间的历史轨迹也就此更多地转向了东方。   马米科尼扬家族祖先传说的“中国”究竟是不是东亚的这个中国,至今还是一个争论未定的迷题(注5),但就目前的研究来看,否定的意见似乎更具合理性;至于将马氏家族与三国时期的马超联系起来的假说,由于关键证据的缺乏,成立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注6)。不过,古代亚美尼亚与中国可能确实甚有渊源,其间隐情尚待发覆,而欲探查其中介环节,则也许需要将目光转向对安息的重新审视之中。   ———————— (注1)关于亚美尼亚的简要历史,参见Vahan Kurkjian的A History ofArmenia;关于柯伦的摩西编撰《亚美尼亚史》的目的,参见R. Thomson的评论中最后一节:The purpose of Moses' History. (注2)关于中古亚美尼亚原始史料,参见R.Bedrosian的“5-15世纪亚美尼亚史料选”的英译本;关于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的反马米科尼扬倾向,参见R. Thomson的评论。 (注3)歌谣传唱的故事可以与吐谷浑从慕容鲜卑中出走远徙河西的故事相类比,吐谷浑出走后,慕容国中遂有《阿干之歌》传唱于世;类似的分裂故事还有匹孤的秃发部从拓跋鲜卑中析出远走河西等。由此推测,马米克兄弟原来所在的国家可能具有游牧的传统,或为类似于匈奴、鲜卑那样的中亚行国。 (注4)参见维舟兄《外来的君王》。 (注5)参见R.Bedrosian的“5-13世纪亚美尼亚经典材料中所见中国与中国人”。 (注6)参见拙文《“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探析》。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探析 查看全文 2006-02-20 23:18:48 很多年以前,陆续有人提出古罗马士兵曾经流落甘肃的说法,虽然一再被专家否定,但并不妨碍当地的农民大力发展旅游事业,而且据说还可以申请去意大利寻根。按理罗马和中国相隔悬远,直接过来似不太可能,需要有中介,这中介非安息和匈奴莫属。安息也称帕提亚,是与两汉王朝相始终的一大帝国,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后三世纪,立国波斯近五百年。如果说古罗马的东方军团必须跨越安息、匈奴才能来到中国,那么反之亦然,当时中国的流亡者要远赴里海、黑海,势必也须途径匈奴、安息。所以,如果公元后三世纪从中国迁往遥远的亚美尼亚并扎根于彼的马米科尼扬家族当真是马超的后代,那么他们也应当是取道匈奴与安息的地域。然而,“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 很多年以前,陆续有人提出古罗马士兵曾经流落甘肃的说法,虽然一再被专家否定,但并不妨碍当地的农民大力发展旅游事业,而且据说还可以申请去意大利寻根。按理罗马和中国相隔悬远,直接过来似不太可能,需要有中介,这中介非安息和匈奴莫属。安息也称帕提亚,是与两汉王朝相始终的一大帝国,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后三世纪,立国波斯近五百年。如果说古罗马的东方军团必须跨越安息、匈奴才能来到中国,那么反之亦然,当时中国的流亡者要远赴里海、黑海,势必也须途径匈奴、安息。所以,如果公元后三世纪从中国迁往遥远的亚美尼亚并扎根于彼的马米科尼扬家族当真是马超的后代,那么他们也应当是取道匈奴与安息的地域。然而,“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这一说法固极诱人,其本身却大有问题,其可靠性甚至远低于“古罗马失踪军团来到甘肃”之说。   “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的说法好多年前也听闻过,最近旧事重提,网上也频频转载,是缘于人民日报驻亚美尼亚特约记者马良的这篇文章《三国时期逃过灭门大祸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其中提到,亚美尼亚有一个大姓马米科尼扬,据说祖先来自中国,而“记载其祖先来自中国的古籍是亚美尼亚古代著名历史学家莫夫谢斯·霍列纳齐著的《亚美尼亚史》”。cinason案,这里的“莫夫谢斯·霍列纳齐”(МОВСЕСХОРЕНАЦИ)又译作“柯伦的摩西”(Moses Khorenats'i, Moses ofChoren),相当于亚美尼亚的希罗多德、司马迁,其《亚美尼亚史》(История Армении, History of theArmenians)则是其国史学开山之作,类似于《历史》、《史记》者。马良文中提到:    《亚美尼亚史》明确记载,马米科尼扬家族的始祖名为马抗(也译马姆贡),公元三世纪由中国迁徙而来。马抗自称其父为中国一位国王,名叫阿尔博克,他因罪而出走波斯。当时为了追杀马抗,中国皇帝曾派特使来到波斯,并扬言如波斯不交出马抗,就对其发动战争。当时波斯萨珊王朝的君主阿尔达希尔一世不想交出马抗,也不想因此得罪中国,就让马抗投奔其属国―――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国王特尔达特二世收留了马抗。后来,马抗因战功获得亚美尼亚国王的欢心。于是,国王就按亚美尼亚姓氏的习惯,赐马抗姓马米科尼扬,亚美尼亚的马氏家族从此开始。 cinason案,这里的“马姆贡”(Мамгон,Mamgon)译为“马抗”完全没有根据,更关键的问题是:马姆贡真的是来自中国吗?为查证这一问题,必须求助于外文甚至原文的记载,所幸的是,网上已有摩西《亚美尼亚史》的俄文版和亚美尼亚原文版,查俄文版第2部第81章<关于马米科尼扬家族的来历以及如何出现>(Отом, откуда и как появился родМамиконеанов),其中提到马氏来自一个名为“ченов”的地区,注解称:Страна ченов — Китай, чены— китайцы,也认为其所指为中国;而英文版(R.W.Thomson,1978)更是直接译为China和Chinese,但是,根据何在?查原文的对应章节(第2部第79章),终于得到所谓“中国”的原文是զՃենացն(zChenats'n),而要想把这个地名与中国勘同,至少就目前的研究来看,有效的证据几乎没有,距离证实还相当遥远。   再看汉文资料。第一手的史料中是绝无相关记载的,马良的文章称,这一说法主要由苏仲翔提出: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苏仲翔曾经写过一篇论文,他认为,阿尔达希尔一世统治时期在公元226―241年,特尔达特二世统治时期在公元217―238年,因此,马抗来到亚美尼亚的时间相当于中国的三国时代,而且都在马超家族被诛之后,时间相当。如果再参照他的姓氏、全家被诛和被中国皇帝追缉等情况,那么马抗为马超后代的可能性非常大。 由于找不到苏仲翔的文章,无法得知其考证详情,但从上述引文来看,明显证据不足,假设是相当大胆了,然而其求证无论如何小心,也不可能提出令人信服的论据。当时中国是汉末三国时期,波斯则处于安息与萨珊两大王朝交嬗之际,中国自顾不暇,试问又如何可能效法陈汤追斩北匈奴郅支单于那般对遥远而新兴的萨珊强国宣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即以曹操之强、孔明之神,其影响也绝未越过祁连、瀚海,更不要说西域、河中乃至波斯、亚美尼亚了。   关于《亚美尼亚史》的成书年代以及摩西为何时代人,至今仍未有定论,从前以为是五世纪,现在则更多倾向于八世纪,这两种差异直接影响到作者摩西的立场,因为从五世纪开始亚美尼亚基本处于马米科尼扬家族的统治之下,而八世纪之后政权则转入其竞争对手巴格拉图尼(Bagratuni)家族手中,如果该书确为八世纪之产物,则由巴氏家族一方的摩西将马氏家族记述为祖先来自遥远异域的异教徒,或正可视为当时两大家族政治斗争的反映。而所谓“中国”的传说,则大体是后世层累附会形成,至于“马超后代”云云,指为“无稽之谈”,当不为过。       参考文献: 马良,三国时期逃过灭门大祸 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 摩西《亚美尼亚史》俄文版 摩西《亚美尼亚史》原文版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周杰伦的《霍元甲》有用到“顶真格”! 查看全文 2006-01-20 23:49:34 这几天听了下周董的新歌《霍元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叫一个棒!最开始当然是被周董的“处女女声”部分所吸引: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我曾经有过一学期“京昆社”扩大社员的经历,所以发现周董的这段唱腔做得还真是细致,像“小”啊、“洗”啊这样的“上口”字都发得很到位,一点儿都不含糊呢。不过,另一个更重大的发现,则是出现在副歌部分的“顶真格”,请看如下歌词: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 霍家拳的套路招式灵活  活活活活活活... 这几天听了下周董的新歌《霍元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叫一个棒! 最开始当然是被周董的“处女女声”部分所吸引: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我曾经有过一学期“京昆社”扩大社员的经历,所以发现周董的这段唱腔做得还真是细致,像“小”啊、“洗”啊这样的“上口”字都发得很到位,一点儿都不含糊呢。 不过,另一个更重大的发现,则是出现在副歌部分的“顶真格”,请看如下歌词: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 霍家拳的套路招式灵活  活活活活活活活活 活着生命就该完整渡过  过过过过过过过过 过错软弱从来不属于我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们精武出手无人能躲 每一句的尾字正好和下一句的首字是同一个字!这正是不折不扣的“顶真格”呵! 当然,前面的RAP部分承袭《龙拳》《双截棍》之“中国风”传统,也是相当不错的: 呵命有几回合擂台等着生死状赢了什么冷笑着 天下谁的第一又如何止干戈我辈尚武德 我的拳脚了得却奈何徒增虚名一个 江湖难测谁是强者谁争一统武林的资格 我觉得,这首歌实在是太经典呢!前面的饶舌部分,“顶真格”的副歌部分,汗旦角唱腔的主题部分一起,完整而精辟地勾勒出了中华民族的饱含自在之美的无比自足的自洽形象:刚中带柔,硬中又有软,正是阴阳合和的典范啊!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一切都需要考证——最近新买的书 查看全文 2005-12-31 22:16:30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美)拉铁摩尔 著;唐晓峰 译.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11(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刘东主编)   闻名已久之经典名著,这次是重新翻译出版,有版权的。封面中文书名的旁边印着英文的原书名:INNER ASIAN FRONTIERSOF CHINA,最近InnerAsia研究比较火爆,“内陆亚洲/内亚”基本上已经作为一个通用的汉译词组固定下来,所以我觉得把书名翻译成“中国的内陆亚洲边疆”其实更贴切一些,也更符合学界的潮流一些。译者是侯仁之的弟子,想来译文质量不至于太差。   ·汉语的祖先/(美)王士元 主编;李葆嘉 主译. ...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美)拉铁摩尔 著;唐晓峰 译.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11(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刘东主编)   闻名已久之经典名著,这次是重新翻译出版,有版权的。封面中文书名的旁边印着英文的原书名:INNER ASIAN FRONTIERSOF CHINA,最近InnerAsia研究比较火爆,“内陆亚洲/内亚”基本上已经作为一个通用的汉译词组固定下来,所以我觉得把书名翻译成“中国的内陆亚洲边疆”其实更贴切一些,也更符合学界的潮流一些。译者是侯仁之的弟子,想来译文质量不至于太差。   ·汉语的祖先/(美)王士元 主编;李葆嘉 主译. -北京:中华书局,2005.10   王士元,蒲立本,白一平,沙加尔,斯塔罗斯金,龚煌城,郑张尚芳,潘悟云,游汝杰,……,光看这些名字,就知道这是一本关于汉语起源研究的国际最前沿的论文集,而主译者也是国内学界比较大胆开放、也与国际学界比较接轨的学者,从他整理校订葛毅卿的遗著《隋唐音研究》便可以看出,他总在不遗余力地做着嘉惠学林的事,这实是很难得的。   ·汉语文字学/ 宋均芬 著.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0   关于文字学方面的著作已经太多,但这本书的特点在于搜集了许多的古文字资料,这对于穷书生来说,自然就具有了较高的参考价值。   ·切韵考/(清)陈灃 撰;罗伟毫 点校. -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8   切韵研究的名著,觊觎已久,无奈第一次没有赶上,这次是2005年5月第二次印刷的。粗粗看过,排版印刷得还是不错的,里面那么多的繁体、异体字呢。   ·上海语言发展史/ 钱乃荣 著.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8   作者是研究吴语的名家,又是半价,买。   ·马长寿民族学论集/ 马长寿 著;周伟洲 编.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6   著者是民族史大家,编者是其门人,也是目前魏晋南北朝史的权威。马长寿的著作现在已经不太好找,这本书定价稍偏高,所以我犹豫了很久,现在居然有半价,买。   ·中亚五国概论/ 赵常庆 主编. -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9.4(东方文化集成)   平庸之书,但是半价,好歹关于中亚,或者偶尔也可翻翻,参考参考,也买。   ·阿维斯塔——琐罗亚斯德教圣书/(伊朗)杜斯特哈赫 选编;元文琪 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11   作为时下异常火爆的祆教“圣经”,学界对该书呼唤已久,如今终于出版,值得庆贺。译者精通波斯语文及宗教,早有专著问世,可惜坊间已不易得。不过该书的序言似乎渗入了浓厚的情绪,由此观之,伊朗祆教学界的“古文”学派与“今文”学派想必也势如水火,彼此甚难相容,看来这种事情全世界都一样,不独中国为然。   ·西域敦煌回鹘文献语言研究/ 邓浩 杨富学 著. -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2.6(中国敦煌学百年文库·别卷)   关于回鹘语文的书,我已经有李增祥的《回鹘文文献语言简志》、牛汝极的《维吾尔古文字与古文献导论》、杨富学的《回鹘文献与回鹘文化》等,但这本书也是不可替代的,虽然定价比较高,还是得买一本,免得将来后悔。   ·回鹘之佛教/ 杨富学 著. -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1998.8   关于回鹘的佛教研究专著,参考文献多达85页,几乎占全书的四分之一,很有专业精神,著者不容易,出版社也不容易,总之非常难得。   ·突厥历史语言学研究/ 王远新 著.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5.7   十年前的书,居然也出现了,目前对突厥的历史和语言兴趣正浓,该书侧重古突厥语的历史演变,很有参考价值。   ·古代突厥文碑铭研究/ 耿世民 著.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5.8   这本书的最大价值,就在于提供了主要的鄂尔浑如尼文碑铭的原文转写,包括了突厥三大碑和回纥三大碑在内的九个碑。但问题还是国内的通病:没有附上原碑铭或拓片的照片,这样一来,许多有争议的转写都无法验证其原文,从而其转写及翻译的价值便大打折扣。不过能附上原文的转写,也总算是一大进步呢,满足吧!   ·诗经名物新证/ 扬之水 著. -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2000.2(古典论著丛书)   鼎鼎大名的考证牛书,居然也出现了,赶紧买下。   ·童书业史籍考证论集/ 童书业 著. -北京:中华书局,2005.10(现代史学家文丛)   通过前一段时间集中阅读《突厥世系》和《史集》及其附录,我逐渐对疑古与辨伪有了更深切的感受,同时也对西方学界不承认我国商代之前的历史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是的,传说毕竟是传说,不能混淆史实,边个都想祖上无限容光,但这可不是光靠传说就成的。得考证。童氏是疑古派后期的得力干将,考证功力极其深厚,这套书的价值自然是没得可说,买啊!   ·小说考信编/ 徐朔方 著.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0   历史需要考证,小说同样有的可考。徐氏眼下也算名家了,这部论文集很能反映他的代表观点:中国前近代的小说多为集体创作,非成于一人一时一地也。我觉得,类似的结论完全可以推广到其他类作品,比如四库中的子部,很多也都是托古时牛人之名,历代不断修订而成的,当然,具体的考证是异常复杂的,在疑古、辨伪的同时必须非常小心,稍不留神就会被古人骗过。所以,说一本传世著作是“伪书”基本是无意义的,而具体入微地考证出其传承渊源,才是有价值的工作哩。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 查看全文 2005-12-30 00:48:57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二  突厥-回纥史之十姓-九姓难题,向来聚讼纷纭,迄无定论。余思之考之三月,方有所得,此处略陈新解,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十姓回纥”一称,在鄂尔浑如尼文碑铭之中,仅见于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磨延啜碑》北面第三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后接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su ... nta qalmiesi bodun on uyghur toquz oghuz uezae yuez yielolurup s... a orqu...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二  突厥-回纥史之十姓-九姓难题,向来聚讼纷纭,迄无定论。余思之考之三月,方有所得,此处略陈新解,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十姓回纥”一称,在鄂尔浑如尼文碑铭之中,仅见于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磨延啜碑》北面第三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后接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su ... nta qalmiesi bodun on uyghur toquz oghuz uezae yuez yielolurup s... a orqun ueguez o...    (在)留下……的人民,在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之上,他们(外族)统治了百年……鄂尔浑河……   此句当指阿史那突厥对回纥及九姓铁勒之百年统治——从六世纪四十年代突厥崛兴至七世纪四十年代东突厥、薛延陀灭亡及九姓铁勒降唐止,而下一句“突厥整整统治了五十年”则是指后突厥对回纥及铁勒之统治——从七世纪九十年代至八世纪四十年代。上述两句所叙皆为距第二回纥汗国创建不远之史事,当不至有误。据此,第二回纥汗国之可汗当出自十姓回纥,而其人民则属于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两者并非对立关系,而是分别对应于汉文史籍中之袁纥(回纥)及九姓铁勒。鄂尔浑突厥如尼文碑铭中多次提到“乌古斯”及“九姓乌古斯”,后突厥之阙特勤和毗伽可汗曾在一年中与九姓乌古斯交战五次和四次,并皆称:“toquzoghuz maening bodunum aerti.九姓乌古斯(本)是我的人民”(见于《毗伽可汗碑》东面第二十九行,《阙特勤碑》北面第四行与此略同)。据此,更结合汉文史料之记载,“oghuz/乌古斯”可与汉籍之“铁勒”对应,“toquzoghuz/九姓乌古斯”则对应于汉籍之“九姓/九姓铁勒”。关于“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之详细考证,可参见哈密尔顿之文《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考》。   2.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八行:    ......aechuem apam saekiz on yiel olurmiesh oetuekaen elitaegiraes eli ekinti orqun oeguezdae    我的祖先登位统治了八十年,在于都斤国家(el)及其周围地区,在鄂尔浑河流域,我们的可汗第二次登了位。   《铁兹碑》北面第十一行:    ... (oeng)rae tabghachqa bazlanmiesh uyghur qaghan on yielolurmis yetmish yiel er(mish)    ……从前,他们与唐朝(tabghach)和好。(之后),回纥可汗登位统治了十年,(之后又统治了)七十年。   自七世纪四十年代吐迷度创立第一回纥汗国至八世纪二十年代承宗失位,其间正好八十年,其后提到“我们的可汗第二次登了位”(另见于《磨延啜碑》北面第二行,耿世民1990年之译文)当指护输及其子逸标苾(即骨力裴罗)建立第二回纥汗国之史事。则以药罗葛回纥人自身眼光视之,第二汗国与第一汗国乃一脉相承,俱出于十姓回纥一系。   3.据《魏书·高车传》,高车有六种:狄、袁纥、斛律、解批、护骨、异奇斤,其中狄部已于五胡乱华后衰落,斛律则破于柔然后亡降北魏,故六种之中似以袁纥、解批为其强部,此亦符合其后之发展。高车之袁纥、解批分别演变为铁勒之回纥、契苾(参见段连勤:《丁零、高车与铁勒》,契苾之演变尚可参见马驰及薛宗正之相关考证文章),俱于隋唐时期活跃于世。先是契苾联合金山强部薛延陀及其他铁勒诸部,反叛前突厥之残酷统治建立铁勒汗国,莫何可汗契苾歌楞即契苾何力之祖父,也咥小可汗乙失钵之孙夷男后联合回纥菩萨大破东突厥北边,遂被唐太宗扶持册立为真珠毗伽可汗,创建薛延陀汗国统治漠北垂二十年;然后夷男死,菩萨死,回纥吐迷度率铁勒诸部攻灭薛延陀,与契苾部俱来归唐;后突厥复兴,漠北铁勒或降或逃,又是回纥、契苾、思结、浑部一同南投凉州;而当回纥联合拔悉密、葛逻禄灭后突厥立国漠北之前后,契苾之一支亦以车鼻施之名崛起西域,成为黑姓突骑施之首领。由上可知,回纥在铁勒诸部中之领导地位由来已久,可上溯于高车时期,与解批-契苾代为强部,数称雄于漠北、西域,其中渊源可谓深远矣。   4.据拉施特《史集》关于畏兀儿人起源之传说,其先分两种:温(aun)-畏兀儿与脱忽思(tughuz)-畏兀儿,即十姓回纥与九姓回鹘,其中详细列出了温-畏兀儿所居十条河之全部名称,而对脱忽思-畏兀儿所居九条河之名称则未予记载,由此可见,畏兀儿内部居于领导地位者向为十姓部落,九姓则相对较为次要。然后拉施特又叙述畏兀儿人君长之产生经过(拉丁字母转写之附加符号从略):    全体一致满意地从诸部中最聪明的额必失里克(abishl(i)k)部落选出一个名为忙古台(m(a)nkutai)的人,授以亦勒-亦勒迪必儿(ail-ailt(i)b(i)r)之号。[他们]还从兀思浑都儿(auzq(u)nd(u)r)部落[选出]另一个具有[良好]品性的人,把他称作古勒-亦儿勤(kul-airkin);他们让这两个人作了[全]民族(j(u)mhur)和诸部落的君主(padshah)。他们的氏族[兀鲁黑]统治了百年之久。   其中,成为亦勒-亦勒迪必儿之忙古台出自额必失里克,另一良好品性之古勒-亦儿勤出自兀思浑都儿,两者部名分别与十河名称中之第一和第四相近和相同,据此,畏兀儿人最初之君长当出自十姓部落,而“亦勒迪必儿”与“亦儿勤”显系“颉利吐发”与“俟斤”之对音,则此二人或正可与汉籍中回纥初期之首领遥相对应。“亦勒-亦勒迪必儿”之原型疑即“胡禄俟利发”吐迷度,亦即“第一回纥汗国”之创立者;“古勒-亦儿勤”之原型疑即“活颉利发”菩萨,“活”与“古勒(kul)”相对应,意为“湖、海”,为突厥-回纥首领常见之称号前缀,而菩萨之父时健之称号正为“俟斤”。由此可推测,吐迷度所建之“第一回纥汗国”与逸标苾所建之“第二回纥汗国”皆出自额必失里克部,亦即汉籍之药罗葛部(相关考证参见钱伯泉:《畏兀儿人的族源传说研究》),该部长期居于领导地位,故至拉施特时代畏兀儿首领虽早已转至九姓一系,却仍将其列为十姓第一位。而吐迷度称汗前之时健俟斤家族,则出自兀思浑都儿部,缘有菩萨始兴之功业,虽后遭排挤,仍以元老之尊位列第四,该部疑即汉籍记载异文中之“阿史那/阿史德”部,其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部之关系存疑,因突厥始祖传说中亦有十姓之分,阿史那为十姓中最幼者,故有可能时健俟斤部落本为突厥阿史那/阿史德之疏族,遂亦可被归入阿史那/阿史德之名号下,亦有可能时健家族所属之兀思浑都儿部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全然无关,只因发音近似,遂被不明就里之汉人误译所致。   5.由是可得若干重要推论。回纥主部之内向分十姓,然汉人惑于“九姓”之名,只列其九(即所谓“回纥内九族”),其别一遗失之姓,当即时健-菩萨家族所属之部落,亦即上考之“兀思浑都儿/阿史那/阿史德”部,汉人复惑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之旧名,故不录此姓;补之即为“十姓回纥”。十姓回纥音译即“袁纥”,是回纥自称,本为九姓铁勒即九姓乌古斯之一部,复因其强盛居于主导地位,故亦常与后者并称,而其合称仍为九姓乌古斯;然自回纥称汗建国,其他乌古斯遂与十姓回纥逐渐融合,此后“十姓”之名不显,单称“回纥”,后改“回鹘”,乃更与“九姓”合称“九姓回鹘”(见于鄂尔浑之《九姓回鹘可汗碑》)。自“回纥”改称“回鹘”,药罗葛氏绝矣,回纥之汗统始由十姓(回纥药罗葛)转为九姓(铁勒阿跌),改名之时间当系于阿跌朝创建者怀信可汗之子保义可汗即位次年即元和四年(AD809),详细考证参见宋肃瀛:《回纥改名“回鹘”的史籍与事实考》。然则此前回纥首领之易统,无论从时健系到吐迷度系,抑或从吐迷度系到护输系,皆为十姓回纥内部之转移,无关九姓乌古斯也。回鹘易统至九姓,历阿跌朝与仆固朝(高昌回鹘),故阿拉伯等西方史籍多称其为“托古兹古兹”,即“九姓乌古斯”,盖西人皆知其时汗统早已转出十姓回纥也;而其自身则依然视十姓为正统——阿跌朝可汗始终冒姓药罗葛,高昌回鹘国内之人民亦以“十姓回纥国”自居(参见高昌汗国时期之佛教及摩尼教经文),足见对回纥/回鹘国家而言,十姓为正统之观念固已颇为深厚,远非改朝换代所能轻易更迭矣。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薛延陀亡时回纥首领易统探微 查看全文 2005-10-17 23:22:11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一  1.以下据《新唐书·回鹘传》。回纥为铁勒之一部,本无首领,其第一任君长为時健俟斤(“有時健俟斤者,眾始推為君長。”)。時健俟斤之子名为菩萨,“材勇有谋”,“下皆畏附,为時健所逐”。時健死后,回纥部人“贤菩萨,立之”。东突厥末年,菩萨率部人与薛延陀共攻东突厥北边,菩萨身将五千骑大破颉利手下十万骑,“声震北方”,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迅即败亡,其故地之北部兴起薛延陀汗国,而菩萨也依附于薛延陀,并开始在土拉河一带确立其统治(“繇是附薛延陀,相脣齒,號活頡利發,樹牙獨樂水上。”)。注意此处之“相脣齒”,说明回纥時健俟斤家族与薛延陀可汗家族有着非同寻常之...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一  1.以下据《新唐书·回鹘传》。回纥为铁勒之一部,本无首领,其第一任君长为時健俟斤(“有時健俟斤者,眾始推為君長。”)。時健俟斤之子名为菩萨,“材勇有谋”,“下皆畏附,为時健所逐”。時健死后,回纥部人“贤菩萨,立之”。东突厥末年,菩萨率部人与薛延陀共攻东突厥北边,菩萨身将五千骑大破颉利手下十万骑,“声震北方”,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迅即败亡,其故地之北部兴起薛延陀汗国,而菩萨也依附于薛延陀,并开始在土拉河一带确立其统治(“繇是附薛延陀,相脣齒,號活頡利發,樹牙獨樂水上。”)。注意此处之“相脣齒”,说明回纥時健俟斤家族与薛延陀可汗家族有着非同寻常之亲密关系;而“活頡利發”之称号,在突厥官号体制之中,不但高于前之“俟斤”,也较一般之“頡利發”为高。  2.《新唐书·回鹘传》复云:“突厥已亡,惟回紇與薛延陀為最雄彊。菩薩死,其酋胡祿俟利發吐迷度與諸部攻薛延陀,殘之,并有其地,遂南踰賀蘭山,境諸河。……。乃以回紇部為瀚海,……,白霫為窴顏州;……。乃拜吐迷度為懷化大將軍、瀚海都督;然私自號可汗,署官吏,壹似突厥,有外宰相六、內宰相三,又有都督、將軍、司馬之號。帝更詔時健俟斤它部為祁連州,隸靈州都督,白霫它部為居延州。”据此,吐迷度当为回纥第一位可汗,其所建可称之为“第一回纥汗国”。然而,菩萨与吐迷度是何关系?史无明文,将其处理为父子关系属想当然耳,不足为据。据(1)可知,時健俟斤家族与薛延陀可汗家族关系密切,“相脣齒”,但此处吐迷度竟于菩萨死后与诸部“攻薛延陀,残之”,则其与時健俟斤家族之关系似有不和之嫌。又当薛延陀灭后、铁勒归唐分封之时,于吐迷度拜赐之后,特地提到两“它部”之处置,太宗亲自出面,为“時健俟斤它部”另设祁连州,为“白霫它部”另设居延州,此处必有隐情,考详见下。关于太宗额外分封一事,《资治通鉴》卷一九八记载如下:“又以阿史德時健俟斤部落置祁連州,隸靈州都督。”,则此“阿史德時健俟斤部落”即为《新唐书》之“時健俟斤它部”无疑,而《新唐书》中之“時健俟斤”当即菩萨之父、回纥第一任君长。据此可知,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属“阿史德”部。  3.关于吐迷度攻灭薛延陀一事,《新唐书·回鹘传》复有如下记载:“多彌可汗以十餘騎遁去,依阿史那時健,俄為回紇所殺,盡屠其宗,眾五六萬奔西域”,而《资治通鉴》卷一九八则云:“多彌引數千騎奔阿史德時健部落,回紇攻而殺之,并其宗族殆盡,遂據其地。”由(2)可知,《通鉴》之“阿史德時健部落”当即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薛延陀多弥可汗落难时前去投奔,说明两者关系非同寻常,此正与(1)相符;然与《新唐书》相比照,则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复有属“阿史那”部之可能。一般认为,“阿史德”为“阿史那”之后族,两者关系密切,共同构成突厥汗国之统治阶层。无论“阿史那”、“阿史德”,此类前置饰语止见于回纥之時健俟斤家族,而自吐迷度之后直至“第二回纥汗国”之诸可汗均未曾见,上述记载表明:回纥首任君长所从出之時健俟斤家族原为与突厥阿史那部关系密切之部落,而吐迷度及其后之回纥首领则转为另一系统,此一转变正发生于薛延陀汗国覆亡之际。  4.可以想象,当薛延陀多弥可汗落难来投时,時健俟斤家族之部人必全力护持之,吐迷度家族则与不满薛延陀之铁勒诸部共同攻灭之,此役之中,多弥可汗败死,宗族被屠戮殆尽,与其“相脣齒”之時健俟斤家族可能也伤亡惨重,由此便可以理解嗣后太宗存亡继绝之举——为時健俟斤之余部另设祁连州,白霫之余部另设居延州,前者显然是为安抚前回纥首领部落之余众,后者原因未详,然联系到菩萨之母名为“乌罗浑”,白霫地与乌罗浑接,不排除其别部亦含有乌罗浑,则白霫别部之乌罗浑部颇有为回纥時健俟斤部后族之可能,由此太宗安抚白霫余部之举亦属情理之中。  5.与汉人记述有所不同,据回纥人自述之《磨延啜碑》,回纥内部分十姓回纥与九姓乌古斯两支(另可参见拉施特《史集》),于后突厥汗国覆灭之余建立“第二回纥汗国”之骨力裴罗家族,属药罗葛氏族,通常认为出自九姓乌古斯之部(参见漠北回纥汗国时期诸碑铭),而此前称汗之吐迷度家族与骨力裴罗家族之关系虽非嫡传(骨力裴罗之父护输是吐迷度家族末代首领承宗之“族子”),然诸多证据表明,亦当同属九姓乌古斯一支,而時健俟斤家族则颇有出自十姓回纥之可能,因其详细探讨牵涉过广,拟另文专论。由上述考证进而可推论,回纥首领统系之变易,即从十姓回纥一系之转为九姓乌古斯一系,并非发生于“第一回纥汗国”与“第二回纥汗国”间之“甘凉之变”(李树辉),而当系其于薛延陀覆灭、“第一回纥汗国”创建之时。  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假如台湾“去中国化”得逞…… 查看全文 2005-09-22 21:33:19 100年后,大陆某著名BBS上相关讨论区的一则主题贴子可能会是这样: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yymt]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 发信人: yymt (洋芋摩托), 信区: TV 标 题: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0:28:34 2105), 站内 台湾历史上是不是都用汉字的呀,啥时候才用现在的文字的呢? -- 前途象马列主义一... 100年后,大陆某著名BBS上相关讨论区的一则主题贴子可能会是这样: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yymt]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 发信人: yymt (洋芋摩托), 信区: TV 标 题: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0:28:34 2105), 站内 台湾历史上是不是都用汉字的呀,啥时候才用现在的文字的呢? -- 前途象马列主义一样光芒万丈 年纪象毛泽东思想一样永葆青春 爱情象邓小平理论一样唱着春天的故事 成绩象三个代表理论一样与时俱进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2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28:31 2105), 站内 这个前面讨论过了,很早都是汉字, 后来发明了现在的拼音文字,慢慢的取代了汉字 【 在 yymt (洋芋摩托) 的大作中提到: 】 : 台湾历史上是不是都用汉字的呀,啥时候才用现在的文字的呢?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iXi]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3 发信人: XiXi (茜茜公主),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33:45 2105), 站内 然后现在台湾又开始恢复使用部分汉字了 【 在 gnps (关你屁肆)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前面讨论过了,很早都是汉字, : 后来发明了现在的拼音文字,慢慢的取代了汉字 -- 乌拉拉 路啦啦 哈猪乌啦 哈答答 卡答答 哈猪拉答 打了你 他有肚 捆肚打你 哈你你 哈你你 啊你哭爹 A啊~ D啊~ A呀大打金肚 虎金肚 虎打拉 打噜打趴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yymt]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4 发信人: yymt (洋芋摩托),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35:19 2105), 站内 是不是台湾改叫福摩萨,和台湾废汉字有关。 【 在 XiXi (茜茜公主) 的大作中提到: 】 : 然后现在台湾又开始恢复使用部分汉字了 -- 前途象马列主义一样光芒万丈 年纪象毛泽东思想一样永葆青春 爱情象邓小平理论一样唱着春天的故事 成绩象三个代表理论一样与时俱进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5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35:24 2105), 站内 汉字一直就没有取消过,只是被限制使用了。 不过据说老百姓还是挺喜欢用汉字的 【 在 XiXi (茜茜公主) 的大作中提到: 】 : 然后现在台湾又开始恢复使用部分汉字了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6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35:56 2105), 站内 呵呵,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台湾和formosa的发音完全不搭边 【 在 yymt (洋芋摩托)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不是台湾改叫福摩萨,和台湾废汉字有关。 没有废,去过台湾的人都说那里满大街都是汉字 -- ※ 修改:·gnps 于 Sep 15 11:36:37 修改本文·[FROM: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7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40:07 2105), 站内 嗯,呵呵。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台湾的最北端有一块碑 上面好像写着“台湾最北端”,也是汉字 【 在 gnps (关你屁肆) 的大作中提到: 】 : 汉字一直就没有取消过,只是被限制使用了。 : 不过据说老百姓还是挺喜欢用汉字的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iXi]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8 发信人: XiXi (茜茜公主),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41:05 2105), 站内 似乎没关 【 在 yymt (洋芋摩托)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不是台湾改叫福摩萨,和台湾废汉字有关。 -- 距离是一种很利的东西 刺痛 心情 最担心因此消磨了爱情 淹没 彼此心中的默契 你给的爱情是我活着的凭据 你是我生命唯一 我何尝不想能靠你最近 用行动来证明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iXi]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9 发信人: XiXi (茜茜公主),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41:47 2105), 站内 按台方的说法,台湾是留有中国殖民色彩的名字,呵呵 【 在 gnps (关你屁肆)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台湾和formosa的发音完全不搭边 : 没有废,去过台湾的人都说那里满大街都是汉字 -- 老婆说的话都是对的 如果错了,参见上一句,嗯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dzheizn]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0 发信人: dzheizn (生活),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53:20 2105), 站内 前两天看《高山族爱情故事》,现代片,居然发现墓碑上用的汉字,还奇怪了很久呢 。看来现在他们还是很多人认识汉字的。 【 在 XiXi (茜茜公主) 的大作中提到: 】 : 按台方的说法,台湾是留有中国殖民色彩的名字,呵呵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yuanmou]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1 发信人: yuanmou (元谋),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54:40 2105), 站内 贵族多用汉字。 听说他们还学四书五经 【 在 dzheizn (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两天看《高山族爱情故事》,现代片,居然发现墓碑上用的汉字,还奇怪了很久呢 : 。看来现在他们还是很多人认识汉字的。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2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57:05 2105), 站内 是啊,过去的人读的书都是中国的儒家经典, 所以他们说话、作诗、作文用的典故大多也都是中国典故。 但是现在还学用中国汉字写的文章吗?应该不会了吧 【 在 yuanmou (元谋) 的大作中提到: 】 : 贵族多用汉字。 : 听说他们还学四书五经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yuanmou]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3 发信人: yuanmou (元谋),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1:58:50 2105), 站内 据说他们的贵族还在学 【 在 gnps (关你屁肆)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过去的人读的书都是中国的儒家经典, : 所以他们说话、作诗、作文用的典故大多也都是中国典故。 : 但是现在还学用中国汉字写的文章吗?应该不会了吧 : ...................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2Butterflys] [进入讨论区][返回顶部] 14 发信人: 2Butterflys (两只蝴蝶@)中秋咯。。。),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2:01:12 2105), 站内 讨论这么半天阿 其实就是和日本、韩国一样么 【 在 yuanmou (元谋) 的大作中提到: 】 : 据说他们的贵族还在学 -- 最近心情一般般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yymt]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5 发信人: yymt (洋芋摩托),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2:07:02 2105), 站内 最搞笑的事,还用汉字解字,这台湾人也会,以为只有我们有呢,想起了梁理白 在大夏天子里演的共工了。 【 在 2Butterflys (两只蝴蝶@)中秋咯。。。) 的大作中提到: 】 : 讨论这么半天阿 : 其实就是和日本、韩国一样么 -- 前途象马列主义一样光芒万丈 年纪象毛泽东思想一样永葆青春 爱情象邓小平理论一样唱着春天的故事 成绩象三个代表理论一样与时俱进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6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2:57:22 2105), 站内 现在还有贵族啊? 【 在 yuanmou (元谋) 的大作中提到: 】 : 据说他们的贵族还在学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7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3:01:34 2105), 站内 日本也会有 英语不是也有拆字之类的吗 我觉得每种语言应该都有,除非它的构字(词)没有组合式的 【 在 yymt (洋芋摩托)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搞笑的事,还用汉字解字,这台湾人也会,以为只有我们有呢,想起了梁理白 : 在大夏天子里演的共工了。 -- ※ 修改:·gnps 于 Sep 15 13:18:44 修改本文·[FROM: *]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jpg918]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8 发信人: jpg918 (誓灭倭寇),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4:24:42 2105), 站内 彻底取消了吧 【 在 gnps (关你屁肆) 的大作中提到: 】 : 汉字一直就没有取消过,只是被限制使用了。 : 不过据说老百姓还是挺喜欢用汉字的 -- 新土火纳星电视“超级水车”主题歌: 想灌就灌,要灌得自然 想灌就灌,要灌得勇敢 就算没有能水漫金山 就算这论坛洪水泛滥 至少我还能够被封得光辉灿烂 总有一天能看到美丽的积水潭 (暂定稿,欢迎广大灌众对歌词提出自己的意见。超级水车,想灌就灌!) ※ 来源:·土火社区 thsq.net·[FROM: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nps]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9 发信人: gnps (关你屁肆), 信区: TV 标 题: Re: 再问句《天后传奇》是啥时候的事,怎么都用汉字 发信站: 土火社区 (Thu Sep 15 14:27:18 2105), 站内 但是人名还是需要的吧。 我的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他的名字的时候还要说对应的汉字是什么。 因为他们也有同音字啊 【 在 jpg918 (誓灭倭寇) 的大作中提到: 】 : 彻底取消了吧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琴僧の怪癖 查看全文 2005-08-29 16:50:45 被饭饭点名作怪癖游戏,思前想后,勉强挤出下列五条:1.画地图。这一怪癖贯穿我的整个中学期间。我最喜欢做的作业,就是历史课和地理课上布置的填地图册练习,许多同学争相邀请我出面援助;此外,我无论上什么课,总要下意识地在课本的空白处绘制各种亦真亦幻之地图,此类虚实不一之地图不但有山脉有河流,也有城市有交通线,还有各级行政区域之间的疆界,可谓五脏俱全,十分具有以假乱真之效果。课本以外,我还选择了课桌,作为我日复一日绘制祖国地图的媒体——结果是我的最后一张使用了一年半的课桌上,留下了一副完整的雄鸡状深槽刻痕,其中上有一条“几”字型曲线,下有一条“Vw”型曲线,中间则有一繁体的“华”字。 ... 被饭饭点名作怪癖游戏,思前想后,勉强挤出下列五条: 1.画地图。这一怪癖贯穿我的整个中学期间。我最喜欢做的作业,就是历史课和地理课上布置的填地图册练习,许多同学争相邀请我出面援助;此外,我无论上什么课,总要下意识地在课本的空白处绘制各种亦真亦幻之地图,此类虚实不一之地图不但有山脉有河流,也有城市有交通线,还有各级行政区域之间的疆界,可谓五脏俱全,十分具有以假乱真之效果。课本以外,我还选择了课桌,作为我日复一日绘制祖国地图的媒体——结果是我的最后一张使用了一年半的课桌上,留下了一副完整的雄鸡状深槽刻痕,其中上有一条“几”字型曲线,下有一条“Vw”型曲线,中间则有一繁体的“华”字。 2.喜欢看《新闻联播》。这款经典的节目永远是我的最爱,它教给我许多人生的哲理,让我领悟到什么是亦庄亦谐,什么是春秋笔法,什么是化腐朽为神奇,堪称当代的《资治通鉴》!每当我心情压抑的时候,只要一看《新闻联播》,我的忧郁便灰飞烟灭。 3.不施舍没有一技之长的乞丐。但对于拥有一技之长的乞丐,我也不一定会施舍,因为大多数他们的技艺都太拙劣了!然而有一次我在地铁里被一个二胡演奏者打动,居然投下了十元大钞,结果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了! 4.长期睡凉席。这一怪癖贯穿我的整个大学期间。最大的好处是:不用洗床单。 5.用繁体字记专业领域的笔记,并在行文间插入大量古代死亡或濒死文字。这一怪癖开始于我的研究生期间。如此便不再担心笔记被同学同事借去弄丢。 为避免这个游戏传到我这里就告终结,我决定邀请下列网友继续: 1.文学界、哲学界兼佛学界大师沙门·乔伊斯 2.诗人、成语爱好者兼工作狂人米粒·食客党 3.水木历史学界巨擘秉烛堂主·德·贝亚恩人 4.水木语言学界巨擘兼植物粉丝古韵·多面体 5.水木回部第一条好汉阿里·塔拉斯·答失蛮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 1 2 [ 本帖最后由 凯末尔主义 于 2008-9-28 10:52 编辑 ]
http://blog.chinathink.net/user1/2029/archives/2007/7854.html

观看电视剧《贞观长歌》须知

近观央视《贞观长歌》,于艺术演绎尚可,但史实多失,有损大唐及太宗神武。故以司马光《资治通鉴》为据,分类摘选,以还诸事原貌。事多且懒,借用“国学网”电子本,稍有删节。

事类一突厥颉利

【唐纪】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

武德元年(戊寅,公元六一八年) 五月辛未,突厥始毕可汗遣骨咄禄特勒来。时中国人避乱者多入突厥,突厥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之,控弦百馀万。帝以初起资其兵马,前后饷遗,不可胜纪。突厥恃功骄倨,每遣使者至长安,多暴横,帝优容之。 武德四年(辛巳,公元六二一年) 三月,突厥颉利可汗承父兄之资,士马雄盛,有凭陵中国之志。上以中国未宁,待突厥甚厚,而颉利求请无厌,言辞骄慢。 武德七年(甲申,公元六二四年) 上以(突厥故)将徒都。太子建成、齐王元吉、裴寂皆赞成其策。秦王世民谏曰:“戎狄为患,自古有之。陛下以圣武龙兴,光宅中夏,精兵百万,所征无敌,奈何以胡寇扰边,遽迁都以避之,贻四海之羞,为百世之笑乎!彼霍去病汉廷一将,犹志灭匈奴;况臣忝备籓维,愿假数年之期,请系颉利之颈,致之阙下。若其不效,迁都未晚。”上曰:“善。”建成曰:“昔樊哙欲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秦王之言得无似之!”世民曰:“形势各异,用兵不同,樊哙小竖,何足道乎!不出十年,必定漠北,非敢虚言也!”上乃止。 八月,颉利、突利二可汗举国入寇,连营南上,秦王世民引兵拒之。世民与虏遇于幽州,勒兵将战。己卯,可汗帅万馀骑奄至城西,陈于五陇阪,将士震恐。世民谓元吉曰:“今虏骑凭陵,不可示之以怯,当与之一战,汝能与我俱乎?”元吉惧曰:“虏形势如此,奈何轻出?万一失利,悔可及乎!”世民曰:“汝不敢出,吾当独往。汝留此观之。”世民乃帅骑驰诣虏陈,告之曰:“国家与可汗和亲,何为负约,深入我地!我秦王也,可汗能斗,独出与我斗;若以众来,我直以此百骑相当耳!”颉利不之测,笑而不应。世民又前,遣骑告突利曰:“尔往与我盟,有急相救;今乃引兵相攻,何无香火之情也!”突利亦不应。世民又前,将渡沟水,颉利见世民轻出,又闻香火之言,疑突利与世民有谋,乃遣止世民曰:“王不须渡,我无他意,更欲与王申固盟约耳。”乃引兵稍却。是后霖雨益甚,世民谓诸将曰:“虏所恃者弓矢耳,今积雨弥时,筋胶俱解,弓不可用,彼如飞鸟之折翼;吾屋居火食,刀槊犀利,以逸制劳,此而不乘,将复何待!”乃潜师夜出,冒雨而进,突厥大惊。世民又遣说突利以利害,突利悦,听命。颉利欲战,突利不可,乃遣突利与其夹毕特勒阿史那思摩来见世民,请和亲,世民许之。 武德九年(丙戌,公元六二六年) 秋,七月,甲子,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 八月,己卯,突厥进寇高陵。 辛巳,泾州道行军总管尉迟敬德与突厥战于泾阳,大破之,获其俟斤阿史德乌没啜,斩首千馀级。 癸未,颉利可汗进至渭水便桥之北,遣其腹心执失思力入见,以观虚实。思力盛称“颉利、突利二可汗将兵百万,今至矣。”上让之曰:“吾与汝可汗面结和亲,赠遗金帛,前后无算。汝可汗自负盟约,引兵深入,于我无愧?汝虽戎狄,亦有人心,何得全忘大恩,自夸强盛?我今先斩汝矣!”思力惧而请命。萧瑀、封德彝请礼遣之。上曰:“我今遣还,虏谓我畏之,愈肆凭陵。”乃囚思力于门下省。 上自出玄武门,与高士廉、房玄龄等立骑径诣渭水上,与颉利隔水而语,责以负约。突厥大惊,皆下马罗拜。俄而诸军继至,旌甲蔽野,颉利见执失思力不返,而上挺身轻出,军容甚盛,有惧色。上麾诸军使却而布陈,独留与颉利语。萧瑀以上轻敌,叩马固谏,上曰:“吾筹之已熟,非卿所知。突厥所以敢倾国而来,直抵郊甸者,以我国内有难,朕新即位,谓我不能抗御故也。我若示之心弱,闭门拒守,虏必放兵大掠,不可复制。故朕轻骑独出,示若轻之;又震曜军容,使之必战;出虏不意,使之失图。虏入我地既深,必有惧心,故与战则克,与和则固矣。制服突厥,在此一举,卿第观之!”是日,颉利来请和,诏许之。上即日还宫。乙酉,又幸城西,斩白马,与颉利盟于便桥之上。突厥引兵退。 萧瑀请于上曰:“突厥未和之时,诸将争战,陛下不许,臣等亦以为疑,既而虏自退,其策安在?”上曰:“吾观突厥之众虽多而不整,君臣之志惟贿是求,当其请和之时,可汗独在水西,达官皆来谒我,我若醉而缚之,因袭击其众,势如拉朽。又命长孙无忌、李靖伏兵于幽州以待之,虏若奔归,仗兵邀其前,大军蹑其后,覆之如反掌耳。所以不战者,吾即位日浅,国家未安,百姓未富,且当静以抚之。一与虏战,所损甚多;虏结怨既深,惧而修备,则吾未可以得志矣。故卷甲韬戈,啖以金帛,彼既得所欲,理当自退,志意骄惰,不复设备,然后养威伺衅,一举可灭也。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此之谓矣。卿知之乎?”瑀再拜曰:“非所及也。” 九月,突厥颉利献马三千匹,羊万口;上不受,但诏归所掠中国户口,征温彦博还朝。 【唐纪】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 贞观元年(丁亥,公元六二七年) 秋,七月,初,突厥性淳厚,政令质略。颉利可汗得华人赵德言,委用之。德言专其威福,多变更旧俗,政令烦苛,国人始不悦。颉利又好信任诸胡而疏突厥,胡人贪冒,多反覆,兵革岁动;会大雪,深数尺,杂畜多死,连年饥馑,民皆冻馁。颉利用度不给,重敛诸部,由是内外离怨,诸部多叛,兵浸弱。言事者多请击之,上以问萧瑀、长孙无忌曰:“颉利君臣昏虐,危亡可必。今击之,则新与之盟;不击,恐失机会;如何而可?”瑀请击之。无忌对曰:“虏不犯塞而弃信劳民,非王者之师也。”上乃止。 初,突厥既强,敕勒诸部分散,有薛延陀、回纥、都播、骨利干、多滥葛、同罗、仆固、拔野古、思结、浑、斛薛、结、阿跌、契苾、白等十五部,皆居碛北,风俗大抵与突厥同;薛延陀于诸部为最强。 颉利政乱,薛延陀与回纥、拔野古等相帅叛之。颉利遣其兄子欲谷设将十万骑讨之,回纥酋长菩萨将五千骑,与战于马鬣山,大破之。欲谷设走,菩萨追至天山,部众多为所虏,回纥由是大振。薛延陀又破其四设,颉利不能制。 颉利益衰,国人离散。会大雪,平地数尺,羊马多死,民大饥,颉利恐唐乘其弊,引兵入朔州境上,扬言会猎,实设备焉。鸿胪卿郑元璹使突厥还。言于上曰:“戎狄兴衰,专以羊马为侯。今突厥民饥畜瘦,此将亡之兆也,不过三年。”上然之。群臣多劝上乘间击突厥,上曰:“新与人盟而背之,不信;利人之灾,不仁;乘人之危以取胜,不武。纵使其种落尽叛,六畜无馀,朕终不击,必待有罪,然后讨之。” 贞观二年(戊子,公元六二八年) 夏,四月,突利阴欲叛颉利。颉利数征兵于突利,突利不与,表请入朝。上谓侍臣曰:“向者突厥之强,控弦百万,凭陵中夏,用是骄恣,以失其民。今自请入朝,非困穷,肯如是乎!朕闻之,且喜且惧。何则?突厥衰则边境安矣,故喜。然朕或失道,它日亦将如突厥,能无惧乎!卿曹宜不惜苦谏,以辅朕之不逮也。”颉利发兵攻突利,丁亥,突利遣使来求救。上谋于大臣曰:“朕与突利为兄弟,有急不可不救。然颉利亦与之有盟,奈何?”兵部尚书杜如晦曰:“戎狄无信,终当负约,今不因其乱而取之,后悔无及。夫取乱侮亡,古之道也。” 丙申,契丹酋长帅其部落来降。颉利遣使请以梁师都易契丹,上谓使者曰:“契丹与突厥异类,今来归附,何故索之!师都中国之人,盗我土地,暴我百姓,突厥受而庇之,我兴兵致讨,辄来救之,彼如鱼游釜中,何患不为我有!借使不得,亦终不以降附之民易之也。” 贞观三年(己丑、公元六二九年) 秋,八月,丙子,薛延陀毘伽可汗遣其弟统特勒入贡,上赐以宝刀及宝鞭,谓曰:“卿所部有大罪者斩之,小罪者鞭之。”夷男甚喜。突厥颉利可汗大惧,始遣使称臣,请尚公主,修婿礼。 上以颉利可汗既请和亲,复援梁师都,丁亥,命兵部尚书李靖为行军总管讨之,以张公谨为副。 庚申,以并州都督李世勣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众合十馀万,皆受李靖节度,分道出击突厥。 九月,丙午,突厥俟斤九人帅三千骑来降。戊午,拔野古、仆骨、同罗、奚酋长并帅众来降。 十二月,戊辰,突利可汗入朝,上谓侍臣曰:“往者太上皇以百姓之故,称臣于突厥,朕常痛心。今单于稽颡,庶几可雪前耻。”庚寅,突厥郁射设帅所部来降。 贞观四年(庚寅,公元六三零年) 春,正月,李靖帅骁骑三千自马邑进屯恶阳岭,夜袭定襄,破之。突厥颉利可汗不意靖猝至,大惊曰:“唐不倾国而来,靖何敢孤军至此!”其从一日数惊,乃徙牙于碛口。李世勣出云中,与突厥战于白道,大破之。 甲辰,李靖破突厥颉利可汗于阴山。 先是,颉利既败,窜于铁山,馀众尚数万;遣执失思力入见,谢罪,请举国内附,身自入朝。颉利外为卑辞,内实犹豫,欲俟草青马肥,亡入漠北。靖引兵与李世勣会白道,使武邑苏定方帅二百骑为前锋,乘雾而行,去牙帐七里,虏乃觉之。颉利乘千里马先走,靖军至,虏众遂溃。靖斩首万馀级,俘男女十馀万,获杂畜数十万。颉利帅万馀人欲度碛,李世勣军于碛口,颉利至,不得度,其大酋长皆帅众降,世勣虏五万馀口而还。斥地自阴山北至大漠,露布以闻。 甲寅,以克突厥赦天下。 三月,四夷君长诣阙请上为天可汗,上曰:“我为大唐天子,又下行可汗事乎?”群臣及四夷皆称万岁。是后以玺书赐西北君长,皆称天可汗。 庚午,突厥思结俟斤帅众四万来降 丙子,以突利可汗为右卫大将军、北平郡王。 庚辰,行军副总管张宝相帅众奄至沙钵罗营,俘颉利送京师,苏尼失举众来降,漠南之地遂空。 夏,四月,戊戌,上御顺天楼,盛陈文物,引见颉利,数之曰:“汝藉父兄之业,纵淫虐以取亡,罪一也;数与我盟而背之,二也;恃强好战,暴骨如莽,三也;蹂我稼穑,掠我子女,四也;我宥汝罪,存汝社稷,而迁延不来,五也。然自便桥以来,不复大入为寇,以是得不死耳。”颉利哭谢而退。诏馆于太仆,厚廪食之。 上皇闻擒颉利,叹曰:“汉高祖困白登,不能报;今我子能灭突厥,吾托付得人,复何忧哉!”上皇召上与贵臣十馀人及诸王、妃、主置酒凌烟阁,酒酣,上皇自弹琵琶,上起舞,公卿迭起为寿,逮夜而罢。 突厥既亡,其部落或北附薛延陀,或西奔西域,其降唐者尚十万口,诏群臣议区处之宜。上卒用彦博策,处突厥降众,东自幽州,西至灵州;分突利故所统之地,置顺、祐、化、长四州都督府;又分颉利之地为六州,左置定襄都督府,右置云中都督府,以统其众。 五月,辛未,以突利为顺州都督,使帅其部落之官。上戒之曰:“尔祖启民挺身奔隋,隋立以为大可汗,奄有北荒,尔父始毕反为隋患。天道不容,故使尔今日乱亡如此。我所以不立尔为可汗者,惩启民前事故也。今命尔为都督,尔宜善守国法,勿相侵掠,非徒欲中国久安,亦使尔宗族永全也!” 壬申,以阿史那苏尼失为怀德郡王,阿史那思摩为怀化郡王。颉利之亡也,诸部落酋长皆弃颉利来降,独思摩随之,竟与颉利俱擒,上嘉其忠,拜右武候大将军,寻以为北开州都督,使统颉利旧众。 八月,戊午,突厥欲谷设来降。欲谷设,突利之弟也。颉利败,欲谷设奔高昌,闻突利为唐所礼,遂来降。 贞观五年(辛卯,公元六三一年) 夏,四月,隋末,中国人多没于突厥,及突厥降,上遣使以金帛赎之。五月,乙丑,有司奏,凡得男女八万口。 贞观六年(壬辰,公元六三二年) 冬,十月,突厥颉利可汗郁郁不得意,数与家人相对悲泣,容貌羸惫。上见而怜之,以虢州地多麋鹿,可以游猎,乃以颉利为虢州刺史;颉利辞,不愿往。癸未,复以为右卫大将军。 贞观七年(癸巳,公元六三三年) 十二月,戊午,从上皇置酒故汉未央宫。上皇命突厥颉利可汗起舞,又命南蛮酋长冯智戴咏诗,既而笑曰:“胡、越一家,自古未有也!”帝奉觞上寿曰:“今四夷入臣,皆陛下教诲,非臣智力所及。昔汉高祖亦从太上皇置酒此宫,妄自矜大,臣所不取也。”上皇大悦。殿上皆呼万岁。 贞观八年(甲午,公元六三四年) 春,正月,癸未,突厥颉利可汗卒。命国人从其俗,焚尸葬之。
阅读全文(398) | 回复(0) | 引用通告(10) | 编辑

标签:事类一 突厥颉利
http://www.zhuaxia.com/pre_channel/108332/ 夷夏东西 夷夏东西 4个订户 共有24篇 | 以下是第1-10篇 | 只浏览标题 浏览全部正文 1 2 > 0 推荐 收藏 三十姓突厥考 查看全文 2007-04-22 11:47: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七   在汉文载籍里,突厥三十姓的字样最早出现在毗伽公主墓志中[1]。毗伽公主为后突厥汗国默啜可汗之女,墓志中两次提到三十姓可汗,分别指默啜可汗及骨咄禄之子毗伽可汗。关于这三十姓的含义及组成,国外学者颇有议论,但国内学者却甚少关注,现不揣菲薄提出愚见,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more......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七   在汉文载籍里,突厥三十姓的字样最早出现在毗伽公主墓志中[1]。毗伽公主为后突厥汗国默啜可汗之女,墓志中两次提到三十姓可汗,分别指默啜可汗及骨咄禄之子毗伽可汗。关于这三十姓的含义及组成,国外学者颇有议论,但国内学者却甚少关注,现不揣菲薄提出愚见,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

……more...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与回纥汗统 查看全文 2007-02-12 23:54: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六   1.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岳璘帖穆尔家族是较为著名的一支。高昌畏兀儿国主巴而术阿而忒亦都护斩杀西辽少监归顺蒙古太祖成吉思汗,其主谋正是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1],后者也因此被亦都护封为“仳俚杰忽底”[2]。岳璘帖穆尔及其后代渐次汉化,其孙偰文质一支以“偰”为姓,竟成为元代著名的科第世家[3],其祖先记忆则上溯到唐代的后突厥名相暾欲谷,并称暾欲谷子孙在后突厥亡后留居漠北故地,接受回鹘统治,遂世相回鹘,为其国中贵族。元代文人欧阳玄为其撰写的家传开首如下[4]:    偰氏,伟兀人也。其先世曰暾欲谷,本中国人,隋乱...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六   1.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岳璘帖穆尔家族是较为著名的一支。高昌畏兀儿国主巴而术阿而忒亦都护斩杀西辽少监归顺蒙古太祖成吉思汗,其主谋正是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1],后者也因此被亦都护封为“仳俚杰忽底”[2]。岳璘帖穆尔及其后代渐次汉化,其孙偰文质一支以“偰”为姓,竟成为元代著名的科第世家[3],其祖先记忆则上溯到唐代的后突厥名相暾欲谷,并称暾欲谷子孙在后突厥亡后留居漠北故地,接受回鹘统治,遂世相回鹘,为其国中贵族。元代文人欧阳玄为其撰写的家传开首如下[4]:    偰氏,伟兀人也。其先世曰暾欲谷,本中国人,隋乱,突厥入中国,人多归之突厥部,以女婆匐妻默棘速可汗为可敦,乃与谋其国政,唐史突厥传载其事甚详。默棘速卒,国乱,婆匐可敦率众归唐,唐封为宾国夫人,而默棘速故地尽为回纥所有,暾欲谷子孙遂相回纥,回纥即今伟兀也。回纥尝自以其鸷捷如鹘,请于唐更以回鹘为号,伟兀者,回鹘之转声也。其地本在哈剌和林,即今之和宁路也,有三水焉,一并城南山东北流,曰斡耳汗,一经城西北流,曰和林河,一发西北东流,曰忽尔斑达弥尔,三水距城北三十里合流,曰偰辇杰河,回纥有普鞠可汗者,实始居之,后徙居北庭,北庭者,今之别失八里城也,会高昌国微,乃并取高昌而有之。 上述“默棘速”在唐史突厥传中作“默棘连”,即后突厥中兴君主毗伽可汗的名字。据此,则仳俚伽帖穆尔(仳俚杰忽底)及其弟岳璘帖穆尔家族为暾欲谷之后裔,且世为高昌回鹘国相。

……more...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默啜诸婿考 查看全文 2006-11-30 00:31: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载籍碑铭中所见的默啜诸婿作一番考索,其所从出的家族主要为:火拔氏、阿史德氏、俾失氏、高氏,或者还有慕容氏、[足夹]跌氏等。如同突厥的阿史那家族一般,这些家族在蓝突厥汗国覆灭之后也大都寂寞无闻,泯然众人矣[2]——继之而兴的乃是以乌古斯人及钦察人为代表的异姓突厥们。 更多内容请阅读全文Pleaseclick the blog title for a full content show……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可萨卑失考 查看全文 2006-11-05 18:57: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更多内容请阅读全文Pleaseclick the blog title for a full content show……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安息的子孙——巴列维三大家族源流略论稿 查看全文 2006-06-18 21:04:00 对于“巴列维”这个名字,七〇年代之前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它是伊朗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名称,到1979年的时候才刚刚被伊斯兰革命终结。然而说起“巴列维”与“伊朗”、“波斯”、“安息”、“萨珊”等词的密切关系,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巴列维王朝由礼萨·汗创建于1925年,之前的恺加王朝以及更早的阿夫沙尔王朝、萨法维王朝、帖木尔王朝等大多是由出身于突朗(突厥-蒙古)的半伊朗化游牧民族所建,恺加王朝后期,英、俄等列强入侵,民族主义兴起,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军事强人礼萨·汗,其势力奠基于沙俄协助建立的哥萨克部队,在掌握军政大权之后,礼萨·汗逐步排除英、俄列强在波斯的势力,向纳粹德国靠拢,将国号也由“波斯”改为...

对于“巴列维”这个名字,七〇年代之前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它是伊朗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名称,到1979年的时候才刚刚被伊斯兰革命终结。然而说起“巴列维”与“伊朗”、“波斯”、“安息”、“萨珊”等词的密切关系,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巴列维王朝由礼萨·汗创建于1925年,之前的恺加王朝以及更早的阿夫沙尔王朝、萨法维王朝、帖木尔王朝等大多是由出身于突朗(突厥-蒙古)的半伊朗化游牧民族所建,恺加王朝后期,英、俄等列强入侵,民族主义兴起,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军事强人礼萨·汗,其势力奠基于沙俄协助建立的哥萨克部队,在掌握军政大权之后,礼萨·汗逐步排除英、俄列强在波斯的势力,向纳粹德国靠拢,将国号也由“波斯”改为“伊朗”,这固然可用当时德国“雅利安主义”的影响来解释,但礼萨推翻恺加王朝、创建新王朝之后,将王室的姓氏也改为“巴列维”,其原因又何在?个中奥妙,缘于礼萨·汗的籍贯,乃是伊朗北部里海南岸山区的马赞德朗,这一地区由于交通不便,历史上素为抵抗外敌入侵的大本营及前朝势力的避难地,在阿拉伯人征服波斯之后的几个世纪,这里先后出现过许多独立或自治的小王朝,或为萨珊王室后裔,或为安息-巴列维的子孙,继续保存祆教传统,顽强抵抗伊斯兰教的入侵,其中的巴文德(Bavand/Bavend)王朝一直持续到十四世纪,巴杜斯潘(Baduspan)王朝更是延续到十六世纪,基于这样的渊源,礼萨·汗为恢复伊朗正统,便自托古老帝室后裔,打出“巴列维”的旗号,而“巴列维”正是安息王朝与萨珊王朝期间波斯传统的象征性名称,其地位足以比肩我中华之“刘氏”与“大汉”。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 查看全文 2006-05-07 18:01: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缘绝矣。” 此处首句“突厥之先曰射摩”与“舍利海神”应予点断,文意才通畅,否则射摩与海神究竟是何种关系便不易明了。劳心指出,这则记载“为阿史德氏和舍利氏通婚传说”【参见《yami可汗探讨》】,颇有见地,但认为“与阿史那氏无关”似略显武断,不过,即使视射摩为阿史那氏祖先而与阿史德无直接的牵涉,该传说依然揭示出蓝突厥望族阿史德氏与舍利氏很早便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而结合后文2可知,这两部在阿史那之外的蓝突厥贵族中自古便占有核心的地位。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关于古亚美尼亚马米科尼扬家族的“中国”祖先传说 查看全文 2006-03-02 23:36:00 马米科尼扬(Mamikonean)是中古时期亚美尼亚的一大家族,至今仍广布西亚。公元四世纪初,马氏家族开始兴起,在亚美尼亚安息王朝中位居要职,五世纪初,安息王朝绝统,亚美尼亚并入萨珊王朝的直接统治之下,然而萨珊波斯人在当地强制推行祆教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亚美尼亚人遂揭竿而起,多次反抗之后,终于获得相当的自治权利,并保留了基督教信仰,而其领导者以及事成之后的若干代自治总督(Sparapet),正都出自马米科尼扬家族。七世纪之后,萨珊波斯灭亡,亚美尼亚则在阿拉伯与拜占庭、可萨的夹缝中挣扎,亲拜占庭的马米科尼扬家族也逐渐衰落,八世纪后期,亚美尼亚两度起义反抗阿拔斯王朝的统治,均遭失败,马氏家族也因此...

马米科尼扬(Mamikonean)是中古时期亚美尼亚的一大家族,至今仍广布西亚。公元四世纪初,马氏家族开始兴起,在亚美尼亚安息王朝中位居要职,五世纪初,安息王朝绝统,亚美尼亚并入萨珊王朝的直接统治之下,然而萨珊波斯人在当地强制推行祆教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亚美尼亚人遂揭竿而起,多次反抗之后,终于获得相当的自治权利,并保留了基督教信仰,而其领导者以及事成之后的若干代自治总督(Sparapet),正都出自马米科尼扬家族。七世纪之后,萨珊波斯灭亡,亚美尼亚则在阿拉伯与拜占庭、可萨的夹缝中挣扎,亲拜占庭的马米科尼扬家族也逐渐衰落,八世纪后期,亚美尼亚两度起义反抗阿拔斯王朝的统治,均遭失败,马氏家族也因此一蹶不振,而其竞争对手——亲阿拉伯的巴格拉图尼(Bagratuni)家族则趁势崛起,在穆斯林的重重包围之下顽强地建立了一个基督教王国,这一契机,保证了亚美尼亚的民族独立,使其能够历经磨难而延续至今,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注1)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探析 查看全文 2006-02-20 23:30:00 很多年以前,陆续有人提出古罗马士兵曾经流落甘肃的说法,虽然一再被专家否定,但并不妨碍当地的农民大力发展旅游事业,而且据说还可以申请去意大利寻根。按理罗马和中国相隔悬远,直接过来似不太可能,需要有中介,这中介非安息和匈奴莫属。安息也称帕提亚,是与两汉王朝相始终的一大帝国,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后三世纪,立国波斯近五百年。如果说古罗马的东方军团必须跨越安息、匈奴才能来到中国,那么反之亦然,当时中国的流亡者要远赴里海、黑海,势必也须途径匈奴、安息。所以,如果公元后三世纪从中国迁往遥远的亚美尼亚并扎根于彼的马米科尼扬家族当真是马超的后代,那么他们也应当是取道匈奴与安息的地域。然而,“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

很多年以前,陆续有人提出古罗马士兵曾经流落甘肃的说法,虽然一再被专家否定,但并不妨碍当地的农民大力发展旅游事业,而且据说还可以申请去意大利寻根。按理罗马和中国相隔悬远,直接过来似不太可能,需要有中介,这中介非安息和匈奴莫属。安息也称帕提亚,是与两汉王朝相始终的一大帝国,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后三世纪,立国波斯近五百年。如果说古罗马的东方军团必须跨越安息、匈奴才能来到中国,那么反之亦然,当时中国的流亡者要远赴里海、黑海,势必也须途径匈奴、安息。所以,如果公元后三世纪从中国迁往遥远的亚美尼亚并扎根于彼的马米科尼扬家族当真是马超的后代,那么他们也应当是取道匈奴与安息的地域。然而,“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这一说法固极诱人,其本身却大有问题,其可靠性甚至远低于“古罗马失踪军团来到甘肃”之说。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周杰伦的《霍元甲》有用到“顶真格”! 查看全文 2006-01-21 00:04:00 这几天听了下周董的新歌《霍元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叫一个棒!   最开始当然是被周董的“处女女声”部分所吸引: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我曾经有过一学期“京昆社”扩大社员的经历,所以发现周董的这段唱腔做得还真是细致,像“小”啊、“洗”啊这样的“上口”字都发得很到位,一点儿都不含糊呢。 ……...

这几天听了下周董的新歌《霍元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叫一个棒!   最开始当然是被周董的“处女女声”部分所吸引: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我曾经有过一学期“京昆社”扩大社员的经历,所以发现周董的这段唱腔做得还真是细致,像“小”啊、“洗”啊这样的“上口”字都发得很到位,一点儿都不含糊呢。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一切都需要考证——最近新买的书 查看全文 2005-12-31 22:38:00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美)拉铁摩尔 著;唐晓峰 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11(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刘东 主编)   闻名已久之经典名著,这次是重新翻译出版,有版权的。封面中文书名的旁边印着英文的原书名:INNER ASIAN FRONTIERSOF CHINA,最近InnerAsia研究比较火爆,“内陆亚洲/内亚”基本上已经作为一个通用的汉译词组固定下来,所以我觉得把书名翻译成“中国的内陆亚洲边疆”其实更贴切一些,也更符合学界的潮流一些。译者是侯仁之的弟子,想来译文质量不至于太差。   ·汉语的祖先/(美)王士元 主编;李葆嘉 主译....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美)拉铁摩尔 著;唐晓峰 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11(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刘东 主编)   闻名已久之经典名著,这次是重新翻译出版,有版权的。封面中文书名的旁边印着英文的原书名:INNER ASIAN FRONTIERSOF CHINA,最近InnerAsia研究比较火爆,“内陆亚洲/内亚”基本上已经作为一个通用的汉译词组固定下来,所以我觉得把书名翻译成“中国的内陆亚洲边疆”其实更贴切一些,也更符合学界的潮流一些。译者是侯仁之的弟子,想来译文质量不至于太差。   ·汉语的祖先/(美)王士元 主编;李葆嘉 主译. -北京:中华书局,2005.10   王士元,蒲立本,白一平,沙加尔,斯塔罗斯金,龚煌城,郑张尚芳,潘悟云,游汝杰,……,光看这些名字,就知道这是一本关于汉语起源研究的国际最前沿的论文集,而主译者也是国内学界比较大胆开放、也与国际学界比较接轨的学者,从他整理校订葛毅卿的遗著《隋唐音研究》便可以看出,他总在不遗余力地做着嘉惠学林的事,这实是很难得的。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1 2 > 夷夏东西 夷夏东西 4个订户 共有24篇 | 以下是第11-20篇 | 只浏览标题 浏览全部正文 < 1 2 0 推荐 收藏 三十姓突厥考 查看全文 2007-04-22 11:47: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七   在汉文载籍里,突厥三十姓的字样最早出现在毗伽公主墓志中[1]。毗伽公主为后突厥汗国默啜可汗之女,墓志中两次提到三十姓可汗,分别指默啜可汗及骨咄禄之子毗伽可汗。关于这三十姓的含义及组成,国外学者颇有议论,但国内学者却甚少关注,现不揣菲薄提出愚见,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more......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七   在汉文载籍里,突厥三十姓的字样最早出现在毗伽公主墓志中[1]。毗伽公主为后突厥汗国默啜可汗之女,墓志中两次提到三十姓可汗,分别指默啜可汗及骨咄禄之子毗伽可汗。关于这三十姓的含义及组成,国外学者颇有议论,但国内学者却甚少关注,现不揣菲薄提出愚见,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三十姓中不包括十姓

……more...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与回纥汗统 查看全文 2007-04-13 00:56:55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六   1.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岳璘帖穆尔家族是较为著名的一支。高昌畏兀儿国主巴而术阿而忒亦都护斩杀西辽少监归顺蒙古太祖成吉思汗,其主谋正是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1],后者也因此被亦都护封为“仳俚杰忽底”[2]。岳璘帖穆尔及其后代渐次汉化,其孙偰文质一支以“偰”为姓,竟成为元代著名的科第世家[3],其祖先记忆则上溯到唐代的后突厥名相暾欲谷,并称暾欲谷子孙在后突厥亡后留居漠北故地,接受回鹘统治,遂世相回鹘,为其国中贵族。元代文人欧阳玄为其撰写的家传开首如下[4]:    偰氏,伟兀人也。其先世曰暾欲谷,本中国人,隋乱...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六   1.在蒙元时期的畏兀儿世家之中,岳璘帖穆尔家族是较为著名的一支。高昌畏兀儿国主巴而术阿而忒亦都护斩杀西辽少监归顺蒙古太祖成吉思汗,其主谋正是岳璘帖穆尔之兄仳俚伽帖穆尔[1],后者也因此被亦都护封为“仳俚杰忽底”[2]。岳璘帖穆尔及其后代渐次汉化,其孙偰文质一支以“偰”为姓,竟成为元代著名的科第世家[3],其祖先记忆则上溯到唐代的后突厥名相暾欲谷,并称暾欲谷子孙在后突厥亡后留居漠北故地,接受回鹘统治,遂世相回鹘,为其国中贵族。元代文人欧阳玄为其撰写的家传开首如下[4]:    偰氏,伟兀人也。其先世曰暾欲谷,本中国人,隋乱,突厥入中国,人多归之突厥部,以女婆匐妻默棘速可汗为可敦,乃与谋其国政,唐史突厥传载其事甚详。默棘速卒,国乱,婆匐可敦率众归唐,唐封为宾国夫人,而默棘速故地尽为回纥所有,暾欲谷子孙遂相回纥,回纥即今伟兀也。回纥尝自以其鸷捷如鹘,请于唐更以回鹘为号,伟兀者,回鹘之转声也。其地本在哈剌和林,即今之和宁路也,有三水焉,一并城南山东北流,曰斡耳汗,一经城西北流,曰和林河,一发西北东流,曰忽尔斑达弥尔,三水距城北三十里合流,曰偰辇杰河,回纥有普鞠可汗者,实始居之,后徙居北庭,北庭者,今之别失八里城也,会高昌国微,乃并取高昌而有之。 上述“默棘速”在唐史突厥传中作“默棘连”,即后突厥中兴君主毗伽可汗的名字。据此,则仳俚伽帖穆尔(仳俚杰忽底)及其弟岳璘帖穆尔家族为暾欲谷之后裔,且世为高昌回鹘国相。

……more...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默啜诸婿考 查看全文 2006-11-30 14:56:33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载籍碑铭中所见的默啜诸婿作一番考索,其所从出的家族主要为:火拔氏、阿史德氏、俾失氏、高氏,或者还有慕容氏、[足夹]跌氏等。如同突厥的阿史那家族一般,这些家族在蓝突厥汗国覆灭之后也大都寂寞无闻,泯然众人矣[2]——继之而兴的乃是以乌古斯人及钦察人为代表的异姓突厥们。 更多内容请阅读全文Pleaseclick the blog title for a full content show……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可萨卑失考 查看全文 2006-11-06 03:49:33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更多内容请阅读全文Pleaseclick the blog title for a full content show……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安息的子孙——巴列维三大家族源流略论稿 查看全文 2006-06-18 21:04:00 对于“巴列维”这个名字,七〇年代之前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它是伊朗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名称,到1979年的时候才刚刚被伊斯兰革命终结。然而说起“巴列维”与“伊朗”、“波斯”、“安息”、“萨珊”等词的密切关系,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巴列维王朝由礼萨·汗创建于1925年,之前的恺加王朝以及更早的阿夫沙尔王朝、萨法维王朝、帖木尔王朝等大多是由出身于突朗(突厥-蒙古)的半伊朗化游牧民族所建,恺加王朝后期,英、俄等列强入侵,民族主义兴起,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军事强人礼萨·汗,其势力奠基于沙俄协助建立的哥萨克部队,在掌握军政大权之后,礼萨·汗逐步排除英、俄列强在波斯的势力,向纳粹德国靠拢,将国号也由“波斯”改为...

对于“巴列维”这个名字,七〇年代之前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它是伊朗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名称,到1979年的时候才刚刚被伊斯兰革命终结。然而说起“巴列维”与“伊朗”、“波斯”、“安息”、“萨珊”等词的密切关系,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巴列维王朝由礼萨·汗创建于1925年,之前的恺加王朝以及更早的阿夫沙尔王朝、萨法维王朝、帖木尔王朝等大多是由出身于突朗(突厥-蒙古)的半伊朗化游牧民族所建,恺加王朝后期,英、俄等列强入侵,民族主义兴起,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军事强人礼萨·汗,其势力奠基于沙俄协助建立的哥萨克部队,在掌握军政大权之后,礼萨·汗逐步排除英、俄列强在波斯的势力,向纳粹德国靠拢,将国号也由“波斯”改为“伊朗”,这固然可用当时德国“雅利安主义”的影响来解释,但礼萨推翻恺加王朝、创建新王朝之后,将王室的姓氏也改为“巴列维”,其原因又何在?个中奥妙,缘于礼萨·汗的籍贯,乃是伊朗北部里海南岸山区的马赞德朗,这一地区由于交通不便,历史上素为抵抗外敌入侵的大本营及前朝势力的避难地,在阿拉伯人征服波斯之后的几个世纪,这里先后出现过许多独立或自治的小王朝,或为萨珊王室后裔,或为安息-巴列维的子孙,继续保存祆教传统,顽强抵抗伊斯兰教的入侵,其中的巴文德(Bavand/Bavend)王朝一直持续到十四世纪,巴杜斯潘(Baduspan)王朝更是延续到十六世纪,基于这样的渊源,礼萨·汗为恢复伊朗正统,便自托古老帝室后裔,打出“巴列维”的旗号,而“巴列维”正是安息王朝与萨珊王朝期间波斯传统的象征性名称,其地位足以比肩我中华之“刘氏”与“大汉”。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阿史德、舍利、薛延陀与钦察关系小考 查看全文 2006-05-07 18:01: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三   1.《酉阳杂俎?卷四?境异》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德窟西。射摩有神异,又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金角白鹿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口尔]首领,仍誓之曰:“自杀此之后,须人祭天。”即取呵[口尔]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常取呵[口尔]部落用之。射摩既斩呵[口尔],至暮还,海神女报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缘绝矣。” 此处首句“突厥之先曰射摩”与“舍利海神”应予点断,文意才通畅,否则射摩与海神究竟是何种关系便不易明了。劳心指出,这则记载“为阿史德氏和舍利氏通婚传说”【参见《yami可汗探讨》】,颇有见地,但认为“与阿史那氏无关”似略显武断,不过,即使视射摩为阿史那氏祖先而与阿史德无直接的牵涉,该传说依然揭示出蓝突厥望族阿史德氏与舍利氏很早便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而结合后文2可知,这两部在阿史那之外的蓝突厥贵族中自古便占有核心的地位。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关于古亚美尼亚马米科尼扬家族的“中国”祖先传说 查看全文 2006-03-02 23:36:00 马米科尼扬(Mamikonean)是中古时期亚美尼亚的一大家族,至今仍广布西亚。公元四世纪初,马氏家族开始兴起,在亚美尼亚安息王朝中位居要职,五世纪初,安息王朝绝统,亚美尼亚并入萨珊王朝的直接统治之下,然而萨珊波斯人在当地强制推行祆教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亚美尼亚人遂揭竿而起,多次反抗之后,终于获得相当的自治权利,并保留了基督教信仰,而其领导者以及事成之后的若干代自治总督(Sparapet),正都出自马米科尼扬家族。七世纪之后,萨珊波斯灭亡,亚美尼亚则在阿拉伯与拜占庭、可萨的夹缝中挣扎,亲拜占庭的马米科尼扬家族也逐渐衰落,八世纪后期,亚美尼亚两度起义反抗阿拔斯王朝的统治,均遭失败,马氏家族也因此...

马米科尼扬(Mamikonean)是中古时期亚美尼亚的一大家族,至今仍广布西亚。公元四世纪初,马氏家族开始兴起,在亚美尼亚安息王朝中位居要职,五世纪初,安息王朝绝统,亚美尼亚并入萨珊王朝的直接统治之下,然而萨珊波斯人在当地强制推行祆教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亚美尼亚人遂揭竿而起,多次反抗之后,终于获得相当的自治权利,并保留了基督教信仰,而其领导者以及事成之后的若干代自治总督(Sparapet),正都出自马米科尼扬家族。七世纪之后,萨珊波斯灭亡,亚美尼亚则在阿拉伯与拜占庭、可萨的夹缝中挣扎,亲拜占庭的马米科尼扬家族也逐渐衰落,八世纪后期,亚美尼亚两度起义反抗阿拔斯王朝的统治,均遭失败,马氏家族也因此一蹶不振,而其竞争对手——亲阿拉伯的巴格拉图尼(Bagratuni)家族则趁势崛起,在穆斯林的重重包围之下顽强地建立了一个基督教王国,这一契机,保证了亚美尼亚的民族独立,使其能够历经磨难而延续至今,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注1)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探析 查看全文 2006-02-20 23:30:00 很多年以前,陆续有人提出古罗马士兵曾经流落甘肃的说法,虽然一再被专家否定,但并不妨碍当地的农民大力发展旅游事业,而且据说还可以申请去意大利寻根。按理罗马和中国相隔悬远,直接过来似不太可能,需要有中介,这中介非安息和匈奴莫属。安息也称帕提亚,是与两汉王朝相始终的一大帝国,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后三世纪,立国波斯近五百年。如果说古罗马的东方军团必须跨越安息、匈奴才能来到中国,那么反之亦然,当时中国的流亡者要远赴里海、黑海,势必也须途径匈奴、安息。所以,如果公元后三世纪从中国迁往遥远的亚美尼亚并扎根于彼的马米科尼扬家族当真是马超的后代,那么他们也应当是取道匈奴与安息的地域。然而,“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

很多年以前,陆续有人提出古罗马士兵曾经流落甘肃的说法,虽然一再被专家否定,但并不妨碍当地的农民大力发展旅游事业,而且据说还可以申请去意大利寻根。按理罗马和中国相隔悬远,直接过来似不太可能,需要有中介,这中介非安息和匈奴莫属。安息也称帕提亚,是与两汉王朝相始终的一大帝国,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后三世纪,立国波斯近五百年。如果说古罗马的东方军团必须跨越安息、匈奴才能来到中国,那么反之亦然,当时中国的流亡者要远赴里海、黑海,势必也须途径匈奴、安息。所以,如果公元后三世纪从中国迁往遥远的亚美尼亚并扎根于彼的马米科尼扬家族当真是马超的后代,那么他们也应当是取道匈奴与安息的地域。然而,“马超后代扎根亚美尼亚”这一说法固极诱人,其本身却大有问题,其可靠性甚至远低于“古罗马失踪军团来到甘肃”之说。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周杰伦的《霍元甲》有用到“顶真格”! 查看全文 2006-01-21 00:04:00 这几天听了下周董的新歌《霍元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叫一个棒!   最开始当然是被周董的“处女女声”部分所吸引: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我曾经有过一学期“京昆社”扩大社员的经历,所以发现周董的这段唱腔做得还真是细致,像“小”啊、“洗”啊这样的“上口”字都发得很到位,一点儿都不含糊呢。 ……...

这几天听了下周董的新歌《霍元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叫一个棒!   最开始当然是被周董的“处女女声”部分所吸引: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我曾经有过一学期“京昆社”扩大社员的经历,所以发现周董的这段唱腔做得还真是细致,像“小”啊、“洗”啊这样的“上口”字都发得很到位,一点儿都不含糊呢。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0 推荐 收藏 一切都需要考证——最近新买的书 查看全文 2005-12-31 22:38:00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美)拉铁摩尔 著;唐晓峰 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11(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刘东 主编)   闻名已久之经典名著,这次是重新翻译出版,有版权的。封面中文书名的旁边印着英文的原书名:INNER ASIAN FRONTIERSOF CHINA,最近InnerAsia研究比较火爆,“内陆亚洲/内亚”基本上已经作为一个通用的汉译词组固定下来,所以我觉得把书名翻译成“中国的内陆亚洲边疆”其实更贴切一些,也更符合学界的潮流一些。译者是侯仁之的弟子,想来译文质量不至于太差。   ·汉语的祖先/(美)王士元 主编;李葆嘉 主译....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美)拉铁摩尔 著;唐晓峰 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11(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刘东 主编)   闻名已久之经典名著,这次是重新翻译出版,有版权的。封面中文书名的旁边印着英文的原书名:INNER ASIAN FRONTIERSOF CHINA,最近InnerAsia研究比较火爆,“内陆亚洲/内亚”基本上已经作为一个通用的汉译词组固定下来,所以我觉得把书名翻译成“中国的内陆亚洲边疆”其实更贴切一些,也更符合学界的潮流一些。译者是侯仁之的弟子,想来译文质量不至于太差。   ·汉语的祖先/(美)王士元 主编;李葆嘉 主译. -北京:中华书局,2005.10   王士元,蒲立本,白一平,沙加尔,斯塔罗斯金,龚煌城,郑张尚芳,潘悟云,游汝杰,……,光看这些名字,就知道这是一本关于汉语起源研究的国际最前沿的论文集,而主译者也是国内学界比较大胆开放、也与国际学界比较接轨的学者,从他整理校订葛毅卿的遗著《隋唐音研究》便可以看出,他总在不遗余力地做着嘉惠学林的事,这实是很难得的。 ……

展开

发给朋友

发给朋友

转到小组

转到小组

(打标签) (打标签)

收藏

已藏

推荐

已荐

< 1 2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Date.asp?BlogID=82489&idWriter=0&Key=0&month=11&year=2006
 我是一个酒性胡 我的家在高昌谷 强盗闯进了康居国 我随族人投东土
胡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默啜诸婿考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载籍碑铭中所见的默啜诸婿作一番考索,其所从出的家族主要为:火拔氏、阿史德氏、俾失氏、高氏,或者还有慕容氏、[足夹]跌氏等。如同突厥的阿史那家族一般,这些家族在蓝突厥汗国覆灭之后也大都寂寞无闻,泯然众人矣[2]——继之而兴的乃是以乌古斯人及钦察人为代表的异姓突厥们。   1.石阿失毕,火拔氏,突厥颉利发,入唐受封燕山郡王,妻阿史那氏受封金山公主。 据《旧唐书·卷一百七》:    二年春,突厥默啜遣其子移江可汗及同俄特勒率精骑围逼北庭,虔瓘率众固守。同俄特勒单骑亲逼城下,虔瓘使勇士伏于路左,突起斩之。贼众既至,失同俄,相率于城下乞降,请尽军中衣资器杖以赎同俄。及闻其死,三军恸哭,便引退。默啜女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时与同俄特勒同领兵,以同俄之死,惧不敢归,遂将其妻归降。 此明言石阿失毕为默啜女婿,且与默啜之子共同领军,其在突厥内部地位之高,可见一斑,又据《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开元二年,遣其子移涅可汗及同俄特勤、妹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率精骑围逼北庭……火拔惧不敢归,携其妻来奔,制授左卫大将军,封燕北郡王,封其妻为金山公主,赐宅一区,奴婢十人,马十匹,物千段。 吴玉贵对此段记载曾作分析[3],则火拔颉利发或又作默啜妹婿,“燕山郡王”或又作“燕北郡王”,未知孰是。关于火拔氏,姚薇元疑其为贺拔氏之异译[4],陈连庆也持类似看法[5],但均未证实,其来源尚需进一步考查,若果与贺拔、斛拔存在渊源,则其当属高车、敕勒一系,与突厥关系密切。又据《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    哥舒翰亦为其部将论功,敕以陇右十将、特进、火拔州都督、燕山郡王火拔归仁为骠骑大将军。 则哥舒翰部下蕃将火拔归仁亦为燕山郡王,此即安史之乱潼关失守时将哥舒翰执降于叛军复被禄山所杀之人。据《元和姓纂》:“啜剌、突骑施首领,开元左武候大将军燕山王右失毕,子归仁,袭燕山王。”[6]则火拔归仁正是火拔石阿失毕之子,其母即金山公主阿史那氏,为默啜之妹或之女。安史叛军中本多突厥旧部,是以火拔归仁等蕃将才有挟持官军主帅哥舒翰投降叛军之举。   2.觅觅,阿史德氏,突厥达干,入唐受封云中郡开国公,妻阿史那氏受封云中郡夫人。 据《旧唐书·卷二百四》及《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默啜女婿阿史德胡禄,俄又归朝,授以特进。 又据《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并序》[7]:    駙馬都尉。故特進兼左衛大將軍。雲中郡開國公踏没施達千阿史德覓覓。漠北大國。有三十姓可汗。愛女建冉賢力毗伽公主。比漢主公焉。自入漢。封雲中郡夫人。父天上得果報天男突厥聖天骨咄禄默啜大可汗。 王国维据之考证公主之夫即突厥阿史德胡禄[8]。案阿史德氏为突厥传统后族,默啜女婿有出自阿史德者自不足为异,且“云中郡”为后突厥复兴汗国的主要策源地,第一突厥汗国灭亡后阿史那部即分布于舍利吐利部治下的云中都督府,阿史德部则主治原汗国左厢的定襄都督府。   3.十囊,俾失氏,突厥阙颉斤,入唐受封雁门郡开国公,妻阿史那氏受封雁门郡夫人。 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匹,物四百段,宅一区[9]。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10]。 又据《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11]。 俾失即卑失,又作苾悉,为“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一,则俾失十囊为默啜女婿之一,卑失/俾失/苾悉为乌古斯-突厥之古老部落,历史悠久,相关考证参见拙文《可萨卑失考》。   4.文简,高氏,高丽莫离支,入唐受封辽西郡王,妻阿史那氏受封辽西郡夫人。 据《旧唐书·卷二百四》及《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明年,十姓部落左厢五咄六啜、右厢五弩失毕五俟斤及子婿高丽莫离支高文简、[足夹]跌都督[足夹]跌思泰等各率其众,相继来降,前后总万余帐。 又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开元七年正月乙未,封辽西郡王高文简妻阿史那氏为辽西郡夫人。文简,东蕃酋长,率众归我,故有是宠。 高丽亡于后突厥汗国复兴之前十数年,高文简当是高丽贵族遗民之亡居突厥者,为默啜所收纳,养为女婿。作为前高丽重臣及“辽海贵族”,高文简显然具有非同一般之地位,故而无论在突厥国中还是投降唐朝之后,都保有较高之待遇。   以下存疑: 5.道奴,慕容氏,吐谷浑大首领,入唐受封云中郡开国公。 陈世良认为,从封号、经历及前后文来看,慕容道奴极有可能与前文2.之阿史德觅觅/阿史德胡禄为同一人,据《册府元龟·外臣部·征讨五》载:“圣历元年八月突厥默啜率众袭静难及平狄、清夷等军,静难军使将军慕容玄崱以兵五千人降之,贼军由是大振。”慕容玄崱很可能是慕容道奴的父辈,因迎降默啜立下大功,被赐姓阿史德氏,归暾欲谷(即阿史德元珍)部下节制,如此则慕容道奴也算默啜女婿之一[12]。案突厥阿史那氏与吐谷浑慕容氏确实甚有渊源,第一突厥汗国末主颉利可汗之母即出自吐谷浑,颉利在穷途之时亦有投奔吐谷浑之打算,而之前西部可汗达头(步迦可汗)在败亡后亦逃往吐谷浑。当后突厥汗国兴起之时,已立国三百余年的吐谷浑正在遭受新兴强国吐蕃的步步侵逼,在唐朝的呵护之下苟延残喘,其部民首领中有亡入后突厥国中为阿史德氏收养并成为默啜驸马的慕容道奴之辈,亦并非不可能之事。   6.思太,[足夹]跌氏,突厥都督,入唐受封楼烦郡公。 思太又作思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此人是默啜女婿,但因其与前述高文简、慕容道奴一同投唐,故此一并列出讨论。案[足夹]跌为突厥,开元初(默啜末年)降唐后设有[足夹]跌州,隶属呼延都督府(府内其他尚有贺鲁州、那吉州或葛逻州),地在碛南;而阿跌(Adiz)为铁勒-乌古斯,贞观末(薛延陀亡时)降唐后设有鸡田州,地在碛北,两者判然有别,绝非同一部落[13]。从挹怛部与[足夹]跌部同隶属呼延都督府,及[足夹]跌部在后突厥汗国中的重要地位来看,[足夹]跌部很可能来源于从前中亚大国嚈哒/悒怛余部,正可对应于“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中的Heb-dal[14]。[足夹]跌思太后又叛回突厥,其部落势力之盛,生命力之强,继续在后突厥国中扮演重要角色;安史之乱时也曾有一支[足夹]跌部与火拔部同在哥舒翰统率之下于潼关抵御叛军[15];甚至在漠北进入第二回纥汗国时代之后,仍有一支[足夹]跌氏顽强崛起,从药罗葛氏手中夺取汗位,此即回鹘之“[足夹]跌汗朝”[16]。   7.新兴的后突厥汗国在默啜的东征西讨、南侵北掠之下扩张到了顶点,但其国力也已达极至。默啜末年,内乱四起,重臣暾欲谷被谗,九姓反叛,诸部纷纷南投大唐,其上层便是以上述墨啜诸婿为代表的突厥众王公贵戚及部落首领,入唐后继续享受高官厚禄,他们大多留住京城,后代渐趋华化,对朝廷也抱有较高的忠诚,因此不再对大唐帝国形成威胁,真正构患唐廷的,乃是那些中下层的“胡、虏”难民——正是在默啜末年的后突厥国移民大潮中,以幼年安禄山[17]为代表的众多部落难民从大漠南北投奔唐朝的东北边境,在那厢的营州城外,胡虏小儿骑马射猎,饮酒唱歌,长成的他们,便是那“东北城傍”[18]的主力,而也正是在他们之中,涌现出了“大燕皇帝”安禄山和史思明们。 ———————— [1]薛宗正:《唐伐默啜史事考索》,《民族研究》1988年第2期。 [2][足夹]跌氏的一支虽跻身回纥上层甚至篡取汗位改号回鹘,却仍需冒认传统汗族的药罗葛氏;若干吐谷浑慕容氏人士继续活跃在唐宋之间,暾欲谷所在的阿史德后裔的一支偰氏家族名显于元代,但其后人显然也都迅速华化了,参见拙文《阿史德氏与回纥汗统》。 [3]吴玉贵,《通典》“邊防典”證誤,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4/1313.html [4]姚薇元:《北朝胡姓考》第118页。 [5]陈连庆:《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姓氏研究——魏晋南北朝民族姓氏研究》第188页。 [6]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83页。 [7]网络录文参见日人:http://coe21.zinbun.kyoto-u.ac.jp/djvuchar?963F,53F2,5FB7,8993,8993;另外,济南图书馆也有毗伽公主墓志铭拓本,并已上传网络,参见:http://218.56.50.243:8080/was40/detail?record=59&channelid=35522 [8]王国维:《唐贤力苾伽公主墓志跋》,《观堂集林》。 [9]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91页。 [10]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96页。 [11]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 [12]陈世良:《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考述》,《新疆文物》1988年第2期。 [13]岑仲勉指出:“按Abdal又拼作Habdal(余案:即嚈哒,参见同书第669页),“[足夹]”字《通典》未作音,《集韵》奚结切,但[足夹]从夹声,应“奚给切”(γi?p)之讹,若然,则[足夹]跌之语原当是Habdal,断与阿跌无关。”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744页。 [14]李树辉亦持类似看法:史称颉于迦斯·骨咄禄为⻊夹跌氏。“⻊夹跌”也便是“嚈哒”,为Abdal的音译;希腊、罗马史籍称之为Ephtolits或Ephtarit,阿拉伯语称为Haital、Hagatila,波斯语称为Heftal、Hetal。参见李树辉:《柏孜克里克石窟寺始建年代及相关史事研究》,《新疆大学学报》2006年第1期,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1506.html [15]姚汝能《安禄山事迹》卷下云:“(哥舒)翰为副元帅,领河、陇诸蕃部落奴剌、颉跌、朱邪、契苾、浑、蹛林、奚结、沙陀、蓬子、处蜜、吐谷浑、思结等十三部落,督蕃、汉兵二十一万八千人,镇于潼关。”“颉跌”当即“[足夹]跌”,与奴剌同属“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 [16]《新唐书·回鹘传》载:“十一年,可汗死,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以使者来,诏秘书监张荐持节册拜爱滕里逻羽录没蜜施合胡禄毘伽怀信可汗。骨咄禄本⻊夹跌氏,少孤,为大首领所养,辩敏材武,当天亲时数主兵,诸酋尊畏。至是,以药罗葛氏世有功,不敢自名其族,而尽取可汗子孙内之朝廷。” [17]安禄山母为突厥女巫阿史德氏,父为九姓胡康氏,后过继安氏,无论从种族还是文化上,安禄山其实仍然保有相当程度的突厥遗风,其父系虽为粟特,但也已“内亚化”即受到了突厥等内亚民族的熏染,而史思明的突厥认同感则更强,参见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 [18]李锦绣:《“城傍”与大唐帝国》,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26.html Posted by 琴僧@2006-11-30 00:28 | 分类:胡搅蛮缠 |   评论(0)| 浏览:884 | 推荐指数:
 2006-11-5 星期日(Sunday) 多云
可萨卑失考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 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 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 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 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 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很明显,两碑中出现的qasar与bearsil所指系同一对人名或族名,当居于回纥祖先重要部落之列,qasar译为回纥十姓之一“曷萨”尚可讨论,bearsil译为铁勒十五部之一“白霫”则失之牵强。《铁兹碑》晚出,时代愈后,细节愈多,论述愈有条理,则距真相愈远,因之《铁尔痕碑》所载于qasar、bearsil衰亡之前回纥先代诸可汗统治二百年之说法较《铁兹碑》中三百年之说法可能更为近真。所谓“回纥先代诸可汗”,可能系指匈奴遭汉军打击、统治衰微之时丁零内部自立之诸首领,时值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则约二百年后,分裂后的北匈奴遭遇南匈奴与汉军联合打击,帝国覆灭,内部大乱,此种恐怖记忆定然深刻留存于匈奴治下诸部人民心中,《铁尔痕碑》与《铁兹碑》所追述qasar与bearsil部落之衰亡,或即发生于该背景下。   2.早于上述碑文百余年,《隋书·铁勒传》中也提到康国北傍阿得水有铁勒之“比悉、何嵯”部落,据芮传明考证,很可能正是西方史料中常见于该邻近地域之Barsil/Berzilia与Khazar(参见:芮传明,《康国北及阿得水地区铁勒部落考——<隋书>铁勒诸部探讨之二》,《铁道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4期),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而据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公元二世纪末三世纪初,高加索北面的hun人部族Khazar与Basilk首次出现,越过库拉(Kura)河南下。这一材料的真实性仍存争议,若其不虚,则从时间上看,其中所提到的这两个部族很可能是随北匈奴西迁的qasar与bearsil人。同书还提到,亚美尼亚王梯利达特(Trdat)曾出兵进剿北高加索的Hun人部族,亲手杀死Basilk人之首领。之后,Khazar与Basilk多次在高加索地区出现,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及叙利亚史料中不乏相关记载。此处之Basilk又写作Barsil/Barselt等,其与Khazar多次同时出现可证其间关系密切,从而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公元七世纪之后,西突厥衰亡,曾为其属部的Khazar人渐坐大,建立可萨汗国,与回纥汗国成为一西一东两大强国,并分别一度信奉非主流的犹太教与摩尼教,而两者祖上实甚有渊源。   3.公元九世纪可萨可汗约瑟夫(Joseph)致西班牙犹太人的一封信中,曾提到皈依犹太教之后的可萨人的祖先系谱:人类始祖挪亚(Noah)之子为歌篾(Gomer),歌篾之子为雅弗(Yapheth),雅弗之子为陀迦玛(Togarmah),陀迦玛有十子,分别是:Ujur, Tauris, Avar, Uauz, Bizal, Tarna, Khozar, Janur,Bulgar与Savir,第七子之后裔即为可萨(Khazar)人。则当时的可萨人也自认为先代传统曾分十姓,与回纥人相仿,而且qasar位居第七,与加上“阿史德”的十姓回纥中“曷萨”的位置相同;而可萨人祖先系谱中陀迦玛之第五子Bizal(*Br.z.l)可能也与bearsil有关。如此众多的东西方材料所显现出的一致性很难用巧合加以解释。由此可见,qasar与bearsil在古代某一时期很可能同属乌古斯族,并为其中大部,后来部落主体由于内乱而分离,东西迁移,但余部尚纵横交迭,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   4.从《铁尔痕碑》与《铁兹碑》看,qasar与bearsil从前当为乌古斯中的重要部落,也是回纥人观念中祖先部落的重要成员之一,其衰亡离散对乌古斯-回纥联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此后代的回纥人才念念不忘,将该事刻诸碑铭。qasar的主体西迁,演变为可萨汗国,后为古罗斯与匈牙利所继承,其余部则留存于漠北的回纥联盟中,成为十姓回纥之第七“曷萨”部(邓禄普(Dunlop)主此说,参见:龚方震,《中亚古国可萨史迹钩沉》,《学术集林》卷六)。bearsil的演变稍显曲折,一部随qasar西走,在高加索地区与伏尔加河流域都留下了痕迹;一部则留居东方故地,后为新兴的阿史那突厥吸纳,成为“北蕃十二姓”贵种之一的卑失部。   5.在与前述两大如尼文回纥碑铭几乎同时的一份敦煌吐蕃语文献P. T. 1283II中,提到了“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据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一文的看法,此即《安禄山事迹》、《康公神道碑》与默啜可汗之女毗伽公主墓志等载籍中多次提及的“(北蕃)十二姓(部)”,其中已经确认存在对应汉译名称的有(克劳森(G.Clauson)):(1)Zha-mo可汗部=阿史那部,(2)Ha-li部=颉利部,(3)A-sha-ste部=阿史德部,(4)Shar-du-li部=舍利吐利部,(5)Par-sil部=卑失部,(6)Heb-dal=悒怛部,(7)Lo-lad=奴剌部,(8)So-ni部=苏农部,其余四个未能比定的部落的藏文字母转写是:Rni-ke,Jol-to,Yan-ti和Gar-rga-pur。这些大多是蓝突厥(keok-teureuk)嫡系部落,在突厥汗国亡于唐军之后,皆设置有对应的羁縻州(参见:艾冲,《唐代前期东突厥羁縻都督府的置废与因革》):    定襄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阿史德州(以阿史德部置)、苏农州(以苏农部置)、执失州(以执失部置);至贞观二十三年十月,又增管3州,即卑失州(以卑失部置)、郁射州(以郁射部置)、艺失州(以多地艺失部置)。共管6个羁縻州。后又增管拔延州(以拔延阿史德部置)。    云中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绰州(以绰部置);贞观二十三年(649)十月,增管2州,即贺鲁州(以贺鲁部置)、葛逻州(以葛逻禄、悒怛二部置)。共管5个羁縻州。后来又增管思壁州、白登州(贞观末年隶燕然都护,后来属)。 愚意以为,P. T. 1283II“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2)Ha-li部与(6)Heb-dal部与其对应颉利部与悒怛部,不如认为其对应云中都督府后来增设之贺鲁部与[足夹]跌部(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而白登州以奴剌部置,这样,已经考定的“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的八个部落中就有三个(阿史德、苏农、卑失)对应于定襄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有五个(舍利吐利、阿史那、贺鲁部、[足夹]跌、奴剌)对应于云中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其中,卑失州即为卑失部而设,“卑失”([*pie'sit])正对应P. T. 1283 II中之parsil,亦即前述bearsil族之留居东方故地者。   6.卑失又译俾失([*pie'sit],中古音与“卑失”相同),其门第之高贵,一度曾为后突厥国中汗族阿史那的姻亲氏族(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据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文中所录之《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 而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 此处之“单于可汗”当指后突厥雄主默啜可汗,十囊之妻阿史那氏即默啜之女;“阙颉斤”为官爵名(西突厥五弩失毕首领称“阙俟斤”,即为此类),疑《册府元龟》之“伊罗友”为俾失公墓志中“裴罗文”之讹,当亦为一种封号,“十囊”才是其本名,《册府元龟》很可能将其父与十囊误混作一人。又据《册府元龟》同卷及《通典》《旧唐书》相关记载,当默啜败亡时,突厥诸部南下投唐,其中有“大首领刺史苾悉颉力”,唐廷对其封赏为:“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疋,物四百段,宅一区”,则此苾悉颉力很可能与前述投唐之默啜女婿俾失十囊是同一人,一则两者都被封为“雁门郡开国公”,二则与苾悉颉力一同受封之同部人鹘屈利斤为“郁射施大首领”,而郁射施部与卑失部关系密切,两者入唐分别建有郁射州与卑失州,本属定襄都督府,后又同隶新建之桑乾都督府(艾冲,前揭文),三则“苾悉”([*bet'sit])与“俾失”音近,均可视为bearsil之异译,于此也为前文2中芮传明所提出“比悉”可勘同于bearsil揭一旁证。   7.卑失部的痕迹甚至也遗留在成书于公元六、七世纪的高昌文书之中。据钱伯泉《从传供状和客馆文书看高昌王国与突厥的关系》(《西域研究》1995年第1期),阿斯塔那一二二号墓中出土《高昌崇保等传寺院使人供奉客使文书》之(一)中提到“卑失虵婆护”,阿斯塔那三二九号墓中出土《高昌虎牙元治等传供食帐》之(一)中提到“卑失移浮孤”,从读音上看,“虵婆护”([*jie'bWA'úuo])与“移浮孤”([*jie'b?u'kuo])相近,可视为同名异译,则两者很可能为同一人,都出自卑失部,亦即铁勒中的bearsil分族。其时正值突厥汗国内部分裂,以契苾、薛延陀为首的铁勒诸部在高昌以北的金山地区自立汗国,卑失部可能就在这样的动荡中,周旋于诸势力之间,因之其部人作为使者有幸被高昌文书记下;而后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统辖下之“畀失”部,或许也与bearsil余部有关。   8.直至九世纪的唐朝国中,仍有卑失部后裔浮现。据荣新江《一个入仕唐朝的波斯景教家族》(《中古中国与外来文明》,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文中所录《大唐故陇西郡君卑失氏夫人(李素妻)神道墓志铭》,波斯国王外甥李素续弦卑失氏,亦为bearsil部落之遗族,李素出身西戎高门,卑失氏则属北蕃贵种,正是门当户对。愚意以为,这一支卑失家族似与前述俾失十囊家族有所关联,据卑失氏墓志称:“曾祖皇朝任右骁卫将军昂之后矣”,该右骁卫将军昂很可能与俾失十囊是同一人。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春秋五十又一开元廿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薨于礼泉里之私第”,其生卒年约为688~738,而据李素及卑失氏墓志,李素生卒年约为743~817,卑失氏卒于823年,生年不祥,然从李素续娶卑失氏在792年推测,其生年当在八世纪六、七十年代前后,则从时间上看,俾失十囊与卑失氏先祖昂当大致同时;其次,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入唐为“右卫大将军”,这与昂之头衔“右骁卫大将军”也十分接近;复次,从名讳上看,“昂”([*NAN])与“囊”([*nAN])之尾音相同,很可能是蕃人后代逐渐汉化之后对先祖本名的一种汉化改称。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可视为前波斯贵族与突厥贵族之间的联姻,两者祖先皆曾为王室姻亲,又都在亡国之余投奔大唐,可谓是“同命相怜”。两百多年前波斯王室与突厥王室也曾联姻,目的是对付共同的敌人嚈哒,而两百多年后,这些国家都已不复存在,其余种或西臣大食,或东投大唐,复兴尚有待时日。据荣新江考证,李素家族虽然出身波斯王族姻亲,但并非其传统的祆教徒,而是“波斯僧”——景教徒,而突厥中除祆教、佛教外,也颇有景教流传于中亚的突厥人之中,而卑失部与西突厥关系密切,地近中亚,不排除亦有受景教影响之可能,则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在两者俱为入华蕃人后裔之外,可能尚有宗教信仰习俗相对接近作为基础之因素。 Posted by 琴僧@2006-11-05 18:50 | 分类:胡搅蛮缠 |   评论(6)| 浏览:1499 | 推荐指数:
     本站域名:http://chunisan.blog.tianya.cn/ 胡日历
<<2006 十一月>>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胡栏目

胡搅蛮缠 (29)
胡说八道 (8)
胡思乱想 (5)
胡琴 (2)
胡僧 (0)

用户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暾欲谷家世钩沉(2007-12-16)
三十姓突厥考(2007-4-22)
阿史德与回纥汗统(2007-2-12)
默啜诸婿考(2006-11-30)
可萨卑失考(2006-11-5)
安息的子孙——巴列维三大家族源流略论稿(下)(2006-6-18)
安息的子孙——巴列维三大家族源流略论稿(中)(2006-6-18)
安息的子孙——巴列维三大家族源流略论稿(上)(2006-6-18)

更多文章...

最新评论

^_^我是偰氏后人。虽支持你的观点,但有...(2008-6-15)
当时确实得意了很久~~现在看来,仍然不失...(2007-12-26)
汗……还真是汗……沙门兄太过拔高,令弟十...(2007-12-26)
薛延陀-->Sir-Tardus ...(2007-12-26)
问一个弱智问题,当时突厥人信仰佛教吗?我...(2007-12-21)
超弩级大作啊!中国史学界岁末巨献!!这篇...(2007-12-21)
作为参考拓展思路固无不可,但“种族”绝不...(2007-7-18)
分子人类学终结民族历史学研究发信站: 水...(2007-7-17)
因未见到陈《子仪家传》之原文及上下文,...(2007-5-30)
昨读欧阳修文集,提到沙陀十二姓(“十二”...(2007-5-30)
乌古斯钦察研究又上新台阶啊!绝赞.......(2007-4-25)
完成后,强烈建议印制成精美的小册子,好朋...(2007-2-15)
这个系列的诞生纯属偶然,后遂一发而不可收...(2007-2-15)
搞错了,第一篇发表于2005-10-17...(2007-2-15)
真是旷世佳作啊!!!这个系列第一篇是20...(2007-2-15)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时健阿史那革命暾欲谷阿史德元珍乌古斯十二姓薛延陀三十姓突厥
http://www.iskz.com/cn/html/07/2007-2593.html 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哈萨克联盟 » 西北狼NATO.KZ_沙湾 » 文件 突厥起源传说及其官职考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1-28 00:24:07 / 精华(3)/ 置顶(3) 查看( 80 ) / 评论( 0 ) / 评分( 0 / 0 )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本地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免费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突厥起源传说及其官职考1.突厥民族的起源传说 Ql;I;M#f6bj f0 在外蒙古鄂尔浑河流域和硕·柴达木盆地上,蒙古大汗们的上都和林城边耸立着震烁古今的《阙特勤碑》,这份用古粟特文写就的突厥民族史诗中,是如何谈到突厥民族的过去的呢?哈萨克联盟&ya `yB j$D? “东面(东 1 ) 当上方蓝天、下方褐土初创之时,人类亦在二者之间生成。在众人之上,我的祖先土门可汗与室点密可汗成为君主。他们成为君主之后,便组织和治理着突厥人的国家与体制。(东 2 )天下四方之人均对他们怀有敌意。他们率军远征,讨伐了天下四方的所有民族,从而征服之。他们使高傲的敌人俯首,强大的敌人屈膝……”哈萨克联盟LXS \"Q+vD&duo/{ 显然,作者,夜落纥特勤,阙特勤的侄儿逼而不谈突厥人的起源传说,幸好,我们还有汉文史籍可供参考。汉文典籍中关于突厥民族的记载,最早见于周书,《周书》卷五十《突厥传》记载了突厥起源的两个传说: k C$X,MXl R0 “突厥者,盖匈奴之别种。姓阿史那氏,别为部落,后为邻国所破,尽灭其族。有一儿,年且十岁,兵人见其小,不忍杀之,乃刖其足,弃草泽中,有牝狼以肉饲之。及长,与狼合,遂有孕焉。彼王闻此儿尚在,重遣杀之。使者见狼在侧,并欲杀狼,狼遂逃于高昌国之北山。山有洞穴,穴内有平壤茂草,周回数百里,四面俱山。狼匿其中,遂生十男。十男长大,外托妻孕,其后,各有一姓,阿史那即一也。子孙蕃育渐至数百家。经数世,相与出穴,臣于茹茹,居金山之阳,为茹茹铁工。金山形似兜鍪,其俗谓兜鍪为突厥,遂因以为号焉。……(大统)十二年……铁勒将伐茹茹,土门率所部邀击破之,尽降其众五万余落,恃其强盛,乃求婚于茹茹。茹茹主阿那瓌大怒,使人骂辱之曰:“尔是我锻奴,何敢发是言也?”哈萨克联盟 c ~8|:P};ql 或云: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其部落大人曰阿谤步,兄弟十七人,其一曰伊质泥师都,狼所生也。谤步等性并愚痴,国遂被灭。泥师都既别感异气,能征召风雨。娶二妻。云是夏神冬神之女也。一孕而生四男:其一变为白鸿;其一国于阿辅水、剑水之间,号为契骨;其一国于处折水;其一居践斯处折施山,即其大儿也。山上仍有阿谤步种类,并多寒露。大儿为出火温养之,成得全济,遂共奉大儿为主,号为突厥,即纳都六设也。纳都六设有十妻,所生子皆以母族为姓。阿史那是其小妻之子也。纳都六死,十母子内欲择立一人,乃相率于大树下,共为约曰:“向树跳跃能最高者,即推立之。”阿史那子年幼,而跳最高者,诸子遂奉以为主,号阿贤设。此说虽殊,然终狼种也。”哈萨克联盟V1E(A G/G 看过《蒙古秘史》或者玩过光荣公司的《苍狼与白鹿》的朋友,可能已经从中看出日后成吉思汗家族传说中那只苍狼的影子了。 $GH#G/w/g7o02.关于突厥的官号哈萨克联盟7Pw^e;po 突厥汗国的官号,汉文史籍记载最详,分28等,但现在可考的或曰11——12等而已,这些官职,不少继承了前代匈奴、柔然、厌哒、鲜卑的官职,或周围民族的官号,并且对后世回鹘、契丹、金、蒙古等政权的影响均很大,在阅读游牧民族历史时,经常遇到,有必要了解一下。现根据韩儒林先生的文章《突厥官爵考释》介绍如下: e8u2[&QiI0 《周书》卷五:“大官有叶护,次设,次特勒,次俟利发,次吐屯发,及余小官凡二十八等,皆世为之。”《隋书》所载,与《周书》全同,于官号无所增益。至于《北史》,亦全袭《周书》旧文,不烦再为征引矣。《通典》所举官号,较《周书》、《隋书》稍详。《通典·北突厥传》:“可汗犹古之单于也,号其妻为可贺敦,亦犹古之阏氏也。其子弟谓之特勤,别部领兵者谓之设,其大官屈律级,次阿波,次颔利发、吐屯,次俟斤。其初,国贵贱官号凡有十等……其后大官有叶护,次设、特勤,次俟利发,次吐屯发,余小官凡二十八等,皆代袭焉。”《通典·西突厥传》:“其官有叶护,有设,有特勤,常以可汗子弟及宗族为之,又有乙斤、屈利啜、阎洪达、颉利发、吐屯、俟厅等官,皆代袭其位。”《旧唐书》北、西突厥两传,殆全袭《通典》之文,仅于西突厥官制下增“无员数”一事而已。哈萨克联盟,R7T%g]cSoq 兹将《周书》以下所举官号,汰其重复,诠释于次。“达干”一官,韩先生别有专篇,详考其演变职掌与特权,兹不再赘。“亦都护”一号,唐代载籍未见著录,兹据突厥文碑附带及之。哈萨克联盟7[8N"f{6d,J (一)汗(Qan) QB}/Zh0L7_]0 (二)俟斤(Irkin)哈萨克联盟I|i:r2j+Uc (三)亦都护(Iduq-qut)哈萨克联盟6d\[b)\nQ(Dk (四)特勤(Tegin)哈萨克联盟8WsKp+y?P (五)叶护(Yabghu) }b6^,u%l u2@6F'}P1a0 (六)设(Shad) '_kS$AYV0 (七)匐(Beg)哈萨克联盟&K z{^6YH:oZb (八)梅录(Buiruq) &M*P`}'['yk0 (九)啜(Chur) qY4zq-b%f"xKYk0 (十)颉利发 Qy-IP2Y0 (十一)吐屯(Tudun) 0hDP u{h(M0 一 汗(Qan)哈萨克联盟+H8cF`F 突厥“可汗”有大小之别。最高元首曰“可汗”(Qaghan),又称“大可汗”。“可汗”可分封其子弟为若干“小可汗”。突厥文《暾欲谷碑》第一碑西面第二行第三行之“汗”(Qan),当即吾国史籍中之“小可汗”也。[日人白鸟库吉曾著《可汗可敦名号考》,揭于《东洋学报》第—一卷第三号。他不承认Qaghan及Qan之别,可参阅]该碑西面所言之“汗”,依《通典》考之,当指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年)突厥首领阿史德温(《旧唐书》作温傅)奉职二部叛立之泥熟匐,及永隆元年(680年)突厥迎立之阿史那伏念,其人乃分统一部落或数部落之首领,非雄长突厥全境之“可汗”也。哈萨克联盟Cl-bSw^t 《北史·突厥传》:“俟斤(Irkin)死,复舍其子大逻便而立其弟,是为他钵可汗(TabarQaghan)[可失合里《突厥文字典》著录一钦察酋长名Tabar,“他钵”或即Tabar之对音]。他钵以摄图为尔伏可汗,统其东面,又以其弟褥但可汗为步离可汗( B?ri Qaghan),居西方……沙钵略( Ishbara)居都斤山( ?tüken),庵逻降居独洛水(Tughla今蒙古土喇河上),称第二可汗。大逻便乃谓沙钵略曰:“我与尔俱可汗子,各承父后,尔今极尊,我独无住,何也?’沙钵略患之,以为阿波可汗(ApaQaghan),还领所部。”此处虽无“小可汗”或“汗”之明文,而就“统东面”、“居西方”、“第二可汗”、“还领所部”诸语推测,其职位与“小可汗”,殆无差异。哈萨克联盟`(V#f$E9Q#]6m 《旧唐书·西突厥传》:“莫贺咄侯屈利俟毗可汗先分统突厥种类,为小可汗(Qan),及此自称大可汗(Qanhan),国人不附。……国人乃奉肆叶护为大可汗。”同卷:“沙钵罗咥利失可汗……阿悉吉·阙·俟斤与统吐屯等召国人,将立欲谷设为大可汗,以咥利失为小可汗。”是“大可汗”与“小可汗”之分别甚为显明。《唐会要》卷九四:“贞观十二年(638年)九月,上以薛延陀(Syr-Tardush)强盛,恐后难制,分封其二子,皆为小可汗。”同卷:“十九年九月,真珠二子,长曰曳莽,次日拔灼,初分立为小可汗。”可知“小可汗”乃“可汗”之子弟受封之号,虽长一部,与属国不同。哈萨克联盟1K%e3qHX~ PC2C/^ 二 俟斤(Irkin)、大俟斤(Ulugh Irkin) )k y0QI"h8Uw0 突厥一词,有广、狭二义。以于都斤山为中心之突厥,唐代称之曰北突厥或东突厥,可称为狭义的突厥。其首领为广义的突厥诸部族之最高元首,故称“可汗”(Qaghan);其他诸部君长,则有他种称号。“俟斤”、“亦都护”等皆是也。哈萨克联盟9|nVE.q:|n “俟斤”之“俟”,有多种读法。自夏德以后,东西学者曾有讨论,兹不多赘。哈萨克联盟Li9R'a){3Ai Irkin原为部族首领之称。厥后在突厥文中,另有他意。十一世纪可失合里《突厥文字典》Irkin suv(意为停止的水)其下有K?1lrkin一辞,注云:“歌逻禄(Qarluq)元首之徽号:智深若海。” k?1此云“海”,则Irkin一字,似有“智慧”之意。哈萨克联盟"]:Z/Kw$qD'N 铁勒诸部酋长,皆称“俟斤”。《隋书·铁勒传》:“独洛河北,有仆骨、同罗(Tonqra)、韦纥、拔也古(Baqirqu)、覆罗,并号俟斤。”拔也古君长之称“俟斤”,突厥碑文中亦曾言之(见突厥文《阙特勤碑》东面三十四行)。原文为 UlughIrkin,汉文“大俟斤”。突厥官号之加“大”字,常见不鲜,非止“俟斤”一名也。史称多览葛酋长亦号“俟斤”。多览葛为九姓回纥之一,其酋号“俟斤”固宜。 F Vx!g,X1Kx7Y0 铁勒诸部外,白霫、鲛马等部族,亦以“俟斤”统领其众。《资治通鉴》贞观十七年(6×4三年)称“薛延陀本一俟斤”。在突厥诸部中地位最北之骨利干(Quriqan),则二“俟斤”同居(《通典》卷二OO)。居今热河省滨水北之霫,“习俗与突厥同,渠帅亦号为俟斤”(同上引),而潢水南鲜卑种之奚,每部亦置“俟斤”一人为其帅(同上引)。契丹“君大贺氏,有兵四万,析八部,至于突厥,以为俟斤”。是此名之施用,不仅限于突厥种族矣。 "n?)B q%ep xZ Y0 《新唐书》卷二七O下《黠戛斯传》:“东至木马突厥部落,曰都播(Tuba)、弥列哥(Belig?)、饿支(Ach)[拉德洛夫于叶尼塞河碑文中寻得黠戛斯民族名称五,其中有Atoch及Belig二族,见Elegesch纪念物中,似即“弥列哥”、“饿支”。参阅《蒙古古突厥文碑铭》第一册,第343、314页],其酋长皆为颌斤。”颌斤与“俟斤”在字面上固不同,但吾人试将“俟利”与“颉利”、“俟利发”与“颉利发”相较,不难知其为同名异译。 &_v?l\Qk7pn0 西突厥十姓,分东西二部。在东者为五咄陆部落,在西者为五弩失毕部落。五弩失毕则有五“大俟斤”(Ulugh Irkin)。然则吾人试就今日地图察之,东起辽水,西达中亚,举凡稽首于于都斤山突厥之诸属部,其酋长殆悉称“俟斤”。此号传播,可谓宽广。哈萨克联盟 Bg{YV;gb|u “俟斤”一名,非突厥所固有;就史籍求之,实由鲜卑、蠕蠕传授而来。《南齐书》卷五七《魏虏传》:“又有俟勤地何,比尚书。”“俟勤”既可与中国尚书相比拟,当然为一官号。则突厥之“俟斤”,必为“俟勤”之异译。《魏书》卷二九《奚斤传》,吾人颇疑其非人名而为一官号。诸史北族列传中以官名为人名者甚多,不止“奚斤”一人也。[此“奚斤”曾两征蠕蠕。《魏书·蠕蠕传》之“山阳侯奚”及“宜城王奚”即其人,前后封爵不同,非二人也] 1W4Z#ToQ^@[:i0 《魏书·蠕蠕传》:“婆罗门遣大官莫何去汾、俟斤丘升头六人,将一千,随具仁迎阿那瓌。”是“俟斤”一号,鲜卑、蠕蠕二族具早已用之,不自突厥始也。同传“魏宣武帝延昌四年,蠕蠕可汗丑奴遣使侯斤尉比建朝贡。”“侯斤”之“侯”,当为“俟”字之误。哈萨克联盟B;?9Ich'h2PPw 契丹曾臣属于突厥,故其君长大贺氏亦膺“俟斤”之号。厥后历代沿用,迄辽太宗始有所改易。《辽史·太祖本纪》;“唐天复元年岁辛酉,痕德堇可汗立,以太祖为本部夷离堇,专征讨。”夷离堇乃lrkin之辽代音译,是耶律阿保机初起时即居是官。《辽史·百官志一》:“北院大王分掌部族军民之政。北院大王初名迭刺部夷离堇。太祖分北南院。太宗会同元年改夷离堇为大王。”《辽史国语解》:“夷离堇:统军民大官。”则其职位较唐代大异。 $QT6pkl;cw0 女真官号,颇有因袭契丹者。“移里堇”(Irkin)即其一也。《金史·百官志四》:“诸移里堇司:移里堇一员,从八品,分掌部族村寨事。”《钦定金史国语解》以为本辽语,不知其始自蠕蠕、鲜卑,中经突厥袭用而始见于契丹也。 3G]&n4X*Nf,S%kD#|;x0 三 亦都护(lduq-qut)哈萨克联盟(uEd HC$g 突厥文《苾伽可汗碑》东面第二十五行云:“联年二十,征同族拔悉密(Basmil)及其 Iduq-qut。”Iduq-qut者,拔悉密君长之号,汉文“神圣幸福”、“神圣威武”。新、旧《唐书》中均未见有对音。降及后世,Iduq-qut演变为 Idi-qut,元代音译日“亦都护”,兹借用之。哈萨克联盟Y*Bvy%I}I j'_ 《元史》卷一二二《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传》:“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亦都护(Barchuq AltDigin Idu-qut),亦都护者,高昌国主号也。”《元朝秘史》第二三八节“亦都护”作“亦都兀惕”。《史集·部族志》作ldi-qut,意为政府之元首。俄人德麦松(Desmaisons)译乞瓦王阿布勒哈齐《突厥世系》注云:“Idi-qut意为幸福、富足,有强力。”较拉施都丁之说为优。 N0{JF;Mh+?0 元代高昌(今新疆土鲁番)之畏兀儿,即唐武宗会昌年间为黠戛斯所败而南徙回鹘之一部分,其根据地初在娑陵水[今外蒙色楞格河Selen ge]。突厥失败后,代居郁督军山,雄长中国北方,则其首领“亦都护”之称号,即非由拔悉密输入,亦为突厥族所固有也。 c3O9L*~ xz0 屠寄《蒙兀儿史记·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亦都护传》自注云:“唐时回鹘有叶护之号,盖转为亦都护。”王国维《圣武亲征录校注》亦云:“亦都护王号,唐时突厥、回鹘并西域诸国皆有叶护,此亦都护其遗语也。”案“叶护”为突厥碑文Yabghu之对音,亦都护乃Iduq-qut之遗语,王、屠两氏之说皆误。哈萨克联盟{ p j4YoQ Ve9N 四 特勤(Tegin)哈萨克联盟Qn0K@6Fl2D/u{.r^ “特勤”一号,往日史籍,殆悉误为“特勒”。司马光《通鉴考异》卷七于“突厥子弟谓之特勒”条注曰:“诸书或作特勤。今从《旧唐书》及宋祁《新唐书》。”然则两《唐书》“特勤”之误为“特勒”,司马君实修《资治通鉴》时已然。而君实弃正从误,真所谓“夷语难通”者矣。 :\R(t6`5F:r9xP2xde0 首先发现“特勒”之讹者,实元朝耶律铸。《双溪醉隐集》卷二《取和林》一诗自注云:“和林城,苾伽可汗之故地也。岁乙未(一二三五年)圣朝太宗皇帝城此,起万安宫,城西北七十里,有苾伽可汗宫城遗址,城东北七十里,有唐明皇开元壬申御制书《阙特勤碑》,……其像迄今存焉。其碑及文,特勒皆是殷勤之勤字。唐新、旧史几特勤皆作御勒之勒字,误也。诸突厥部之遗俗,呼其可汗之子弟为特勤。特勤字也,则与碑文符矣。碑云:‘特勤苾伽可汗之令弟,可汗犹朕之子也。’唐新、旧史并作毗伽可汗,勤、杨二字,当以碑文为正。”哈萨克联盟IEV'x"M*~k}0KgD 但顾亭林《金石文字记》于《凉国公契苾明碑》下,却历引史传中之“特勒”,以订正《凉国公契苾明碑》及柳公权《神策军碑》之“特勤”,以为皆书者之误,殊可浩叹。钱大昕驳之曰:“外国语言,华人鲜通其义,史文转写,或失其真,唯石刻出于当时真迹。况《契苾碑》宰相娄师德所撰,公权亦奉敕书,断无伪解,当据碑以订史之误,未可轻兹议也。《通鉴》亦作特勒,而《考异》云:诸书或作敕勤[四部丛刊影宋本《通鉴考异》“敕”作“特”]。……按古人读敕如忒,政勤即特勤。”(《十驾斋养新录》卷六“特勤当从石刻”条)哈萨克联盟 Knp;k&Hw4vx%p/}]"} 西域诸国,有以“特勤”名佛寺者,盖寺为突厥王子所建,即以其名号名之也。《悟空纪行》,迦湿弥罗国有“也里特勤寺”,健驮国有“特勤洒寺”。二寺名均作“勤”不作“勒”。《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三“特勤”之“勤”字亦不误。盖内典之书,读者较少,故常能保存原文之真相。哈萨克联盟0Qlk/H5QxUm2uw 至于“特勒”二字,亦自有其意义。《魏书》卷一0三:“高车……初号狄历,北方以为敕勒,诸夏以为高车、丁零。”《旧唐.书,突厥传》云:“回纥………在魏时号铁勒部落,……依托高车,臣属突厥,近谓之特勒。”盖“狄历”、“敕勒”、“丁零”、“铁勒”、“特勒”,殆皆同名异译,与“特勤”无关。唐太宗昭陵石刻六骏之一,名“特勒骏”。“敕勒川,阴山下”之歌词为人人所能背诵。足证“特勤”之误为“特勒”,亦以耳熟之故,非仅形似而已也。哈萨克联盟2vC,V!_L7cW5s1D 诸书均谓“可汗子弟谓之特勤”。惟称“特勤”者,除《通典》卷一九九所言之宗族外,异姓亦得为之。突厥文《苾伽可汗碑》之撰者,为可汗之甥Yoligh特勤,甥称“特勤”,可证不限于可汗子弟。又《北史》沙钵略从弟名“地勤察”,此“地勤”当为“特勤”之异译。盖突厥继位之法,以兄终弟及为原则,故可汗伯叔之子亦均可称“特勤”也。隋末五原通守张长逊附突厥,突厥以为“割利特勤”(Qari Tegin,见《唐书》本传)。则突厥“特勤”一号亦可用于异族矣。哈萨克联盟"ub5f}&wx6k0E “特勤”之号,亦不始于突厥。《洛阳伽蓝记》卷五引《宋云记行》:“乾陀罗国……本名叶波罗国,为厌哒(Ephthalite)所灭,遂立敕懃为三,治国以来已经二世。”“敕懃”即“特勤”。“敕”古读“忒”,已见前引钱大昕之文。宋云于五二0年至乾陀罗国,是“特勤”一号,至少在第五世纪下半期厌哒业已用之。哈萨克联盟3pE9C/^U"?x] 突厥以后北方民族仍袭用之。《旧三代史》卷一三八回鹘有“狄银”,《辽史·百官志》有“惕隐”,元代则有无数“的斤”,皆“特勤”之异译,惟意义随时转变,非复可汗子弟所专有。Tegin之译为“狄银”、“惕隐”,盖g母因方言不同而软化为y也。 $bk4P8}0}#LuzT0 五 叶护(Yabghu) Ym4I}/q*G0 “叶护”一名来源甚古。匈奴、大月氏、乌孙之属,皆曾用之。《史记·匈奴传》:“赵信者,故胡小王,降汉,汉封为翕侯。”此为“翕侯”见于载籍之始。赵信“翕侯”之号虽为汉封,当系一匈奴官号之音译。盖赵传本胡人,故汉家仍用北族官号宠之也。哈萨克联盟$fs4|:m6t0L(oIJ 《史记·大宛传》、《汉书·张赛传、乌孙传》皆言乌孙有“翕侯”。颜师古注云:“翕侯,乌孙大臣官号。”《汉书·西域传》称大人氏有“五翕侯”。近世东方学家进行探讨,咸欲指出其地望。乌孙初与大月氏同居祁连、敦煌间,种属当甚近,并有“翕侯”官号,自无足异也。 FH]#MyQO,t`8I0 《唐会要》卷一00:“葛禄与九姓部落复立回鹘暾叶护为可汗……自此以后葛禄在乌德犍山者,别置一都督,隶属九姓回鹘,其在金山及北庭管内者,别立叶护,每岁朝贡。”是“叶护”乃一部族中之分部部长也。哈萨克联盟W8tY0Q4y} 六 设(Shad) ?8{!z*|_i~*kP_0 “设”有“杀”、“察”等异译。其职务在《北周书》有明白之注释。曰“别部领兵者谓之设”。“设”既领兵别部,大抵可建立牙帐,专制一方,故《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传》云:哈萨克联盟`c-R~p#Xv} 始毕年,其子钵苾以年幼不堪嗣立,立为泥步设,使居东偏,直幽州之北。颉利………初为莫贺咄设(Baghatur Shad),牙直五原之北。 nw#Aa:q q0 默啜立其弟咄悉匐为左厢察、骨咄禄(Qutluq)子默矩为右厢察。各主兵马二万人;又立其子匐俱(B?gü)为小可汗(Qan),位在两察之上。哈萨克联盟6g4DYN?.b:t 登利(Tengri)年幼……从叔二人分掌兵马,在东者号为左杀,在西者号为右杀。其精锐皆分在两杀下。哈萨克联盟"DE0Lm9K5U5j*L 吾人读《旧唐书》之文,于“设”之地位与所谓“别部领兵”之职司,可以了然矣。 EHbJp4T-Z0 波斯文“沙”字(Shsh),汉文“君长”、“帝王”。此字应与突厥号 Shad(设)字同源。故俄人巴托尔德(W.Barthold)谓似并为伊兰字(中亚突厥史十二讲,页一三)。果尔,则此官号亦非突厥所固有矣。 Y7XA\utxK0 突厥文《阙特勤碑》南面第一行著录一Shadapyt字,以与梅禄(Buiruq)对举,故知其亦为官号。丹麦陶木生(V.Thomsen)谓“此字尚不认识,与 Shad(设)字有关。惟非汉文之‘俟利发”’。厥后又言“一种贵族阶级,尚不明”。日本白鸟库吉在其《失韦考》中,曾主张Shadapyt乃“设发”之对音,谓“突厥官名有以‘发’字为语尾者颇多,如‘吐屯’亦作‘吐屯发’、‘设’亦作‘设发’、‘俟利’亦作‘俟利发’之类皆是也。此‘发’字乃Put之对音……突厥之‘设发’,碑文作Shadapyt”。(见《东胡民族考(下) 》)邦格(W·Bang)在其《苍色突厥碑文研究》中曾主张Shadapyt一字中之Shad及apyt应分开,且怀疑apyt乃apyn之多数,如Tarqan(达干)之多数为 Tarqat、Tegin(特勤)之多数作Tegit是也。 vf+rcm(IV3y0 案陶木生自言对此字不甚了然,可置勿论。白鸟之说,初视之似颇可成立,但吾人须知缨勒(F.W.K.Miller)曾主张“俟利发”为Elteber之对音(《维吾尔志二》(Uighurca II)页九四)。夏德以为乃YilPaghu之对音(《跋尾》页,同一字尾“发”字,而有b?r、paghus及apyt三异说,是Shadapyt一字究为“设发”之对音否,尚颇成问题也。哈萨克联盟ZwyU#cTK 七 匐(Beg) |)zlf_0 夏德在其《暾欲谷碑跋尾》(页一0七)解释“泥熟匐”一名谓:此名“最末一字在若干地方无疑地应视为突厥文beg之对音”。其后东西学者,莫不赞成斯说。beg一字今音译为“伯克”或“白克”。新疆维吾尔族,尚沿用之。元代音译为“别”、为“伯”、为“卑”、为“毕”,如“月祖别”(?zbeg)。洪钧以为黠戛斯人称贵人曰“辈”,当为“匐”之异译。误,辈去声,非k尾字。 +Vn-j"b#V v0 八 梅录(Buiruq) `iC'IuR$m8Y"P*B0 Buiruq一号,唐译为“梅禄”。五代回鹘仍沿用之,音译为“密禄”、为“媚禄”(见《旧五代史》及《新五代史》之《回鹘传》)。蒙古兴起时乃蛮部落为突厥之裔胄,故其君长亦有以Buiruq为号者。《圣武亲征录》译为“杯禄”,《元史·太祖本纪》作“卜欲鲁”,《元朝秘史》译“不亦鲁黑”。 a l#wP m'N }U0 多桑于其《蒙古史》第二章曾译Buiruq之意云:“Bouyourouc(“不亦鲁黑”),突厥语统兵者之义。”其说似本之于波斯十四世纪史家拉施都丁。拉施都丁用Farmūdan译“Būiruq”,即“不亦鲁黑者指挥也。”按十一世纪可失合里字典著录Byruq一字,谓大于Buiruq,意为“皇家总管”。此殆界时异地而异意也。哈萨克联盟x~PL"QqxR 《通鉴纲目》:“开元二十二年默啜为梅禄啜(Buiruq Chur)毒杀。”元代王幼学《集览》云:“梅禄,突厥别部之号,啜,其大臣之称。”《集览》未注其解说之出处。恐为臆想,无根据。 %t9UH*Z3|qyn/e0 九 啜(Chur)哈萨克联盟3QZe}+m6g}6G “啜”之上常加形容词,如言屈律啜(K?l?g Chur,屈律,华言著名)、梅禄啜(Buiruq Chur)等是也。其职司虽不得详,但据西突厥东五部有五“啜”推之,其地位当亦为一部之长。 (}P/UQ1?TG0 十 颉利发 b x#NWI;\0 “颉利发”之外,尚有“俟利发”、“俟利伐”、“俟列弗”、“俟列发”、“希利发”等异写,而“颉利”则又有“伊利”、“一利”、“意利”、“伊离”等异文,足证此号乃极常用之号。数十年来,东西学者多欲求此字之对音,然无一人能作满意之解答者。夏德氏、谬勒氏(二氏之说已见前)、伯希和氏、王国维氏诸家之文,可参看也。哈萨克联盟d*q1aB|${W&RfM 十一 吐屯(Tudun)哈萨克联盟c,cah4sX%t2ew “吐屯”为Tudun之音译。《隋书·契丹传): fI.o2AZRk0 突厥沙钵略可汗遣吐屯潘任统之。…,室韦分五部,突厥常以三吐屯总领之。 $DSM,K2{6qXHj0《唐书·突厥传》:哈萨克联盟 l/?{ k$\A4x] 统叶护可汗悉授西域诸国以颉利发,而命一吐屯统之,以督赋入。哈萨克联盟l$M~zT9c,Cp"m;O 是“吐屯”为监察之官。《太平广记》卷二五0引《唐御史台记》言“突厥谓御史为吐屯”,是“吐屯”职掌与唐御史略同。御史亦以监察为职责者也。《资治通鉴》开元十四年(726年)“黑水准鞠请吐屯于突厥”。就“吐屯”之职司推之,是黑水靺鞨请突厥遣官以监视其国政也。与元代之八思哈(Basqaq)、达鲁花赤(Darughachi)职务差同。哈萨克联盟E aS'yOlp “吐屯”之外,尚有“吐克发”一号,异写别有“钍屯发”。“发”之意义与来源,当与“颉利发”之“发”同。 ;LGeq;s&E0 可失合里字典有Tudun一字,译言“村长,与分水人”,仍多少保存唐代原意。此名在蒙古时代尚见于成吉思汗先世人名中。《元朝秘史》有蔑年土敦者,拉施都丁书作Tudun Menen,“土敦”即“吐屯”。洪钧谓 Tudun Menen当为 Menen Tudun之倒误,甚是。因蒙人名,徽号皆在后。“土敦”当即此人之徽号也。哈萨克联盟t+{xJj~ 《新唐书》卷二一七下《黠戛斯传》:“其官宰相、都督、职使、长史、将军、达干六等。宰相七,都督三,职使十,皆典兵。长史十五。将军、达干无员。”[《新唐书》只列举北突厥官制,于《西突厥传》则略而未言。惟吾人苟就《新唐书》之文加以分析,将见其《北突厥传》中所举之官名,实合《旧唐书》北、西两突厥传官号而为一也。所多者“达干”一号而已。“俟利发”、“颉利发”二号,乃同名异译。《新唐书》重出,似当时已莫能分辨]“都督”、“将军”之名,在外蒙突厥文碑中作Tutuq、Sengun,辽金时之“相温”、“详稳”、“详衮”,元代之“桑昆”、“想昆”,并为中国官号北游返国后之面目。时代不同,故有多种写法。回鹘亦有“宰相”,且分内外,见《唐书》及《九姓回鹘可汗碑》。惟黠戛斯官号,多借自中国,其因袭北方民族者亦不少。“职使”黠戛斯碑文作Chigshi,实即刺史之译音,“长史”碑文作Chang-shi,契丹人音译作敞史。哈萨克联盟 gT!|tJ9fd;`X0N 外蒙突厥文碑中有若干官号,今尚不能于唐代史籍中得其对音。若Alpaghu或Yilpaghu、Eltebir等是也。其可得考者,尚有“裴罗”(Boila)一官号。王国维著《西辽都城考),曾搜集不少裴罗人名,以为巴刺沙衮(Balasagun)即“裴罗将军”,伯希和氏已指出其误。 R`^Sl{er6L0 《玄奘传》载突厥有“答摩支”一官,伯希和以为即辽之“挞马”、元之“探马赤”(Tamachi)所从出。此字在他种书籍亦可得其踪迹。《唐会要》卷九六薛延陀之“咄摩支”、《新唐书·突厥传》之“都摩支”(《旧唐书》“支”作“度”,误),皆其异译也。哈萨克联盟u },Y]Z*[ 《隋书·西突厥传》:“官有阎洪达以评议国政”。据此知其职司在议政。《唐会要》卷七二“诸蕃马印”条“阎洪达井”凡两见,盖以官名名井,若“特勤寺”、“莫贺城”之例也。
http://www.zhuaxia.com/item/92551511 可萨卑失考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四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很明显,两碑中出现的qasar与bearsil所指系同一对人名或族名,当居于回纥祖先重要部落之列,qasar译为回纥十姓之一“曷萨”尚可讨论,bearsil译为铁勒十五部之一“白霫”则失之牵强。《铁兹碑》晚出,时代愈后,细节愈多,论述愈有条理,则距真相愈远,因之《铁尔痕碑》所载于qasar、bearsil衰亡之前回纥先代诸可汗统治二百年之说法较《铁兹碑》中三百年之说法可能更为近真。所谓“回纥先代诸可汗”,可能系指匈奴遭汉军打击、统治衰微之时丁零内部自立之诸首领,时值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则约二百年后,分裂后的北匈奴遭遇南匈奴与汉军联合打击,帝国覆灭,内部大乱,此种恐怖记忆定然深刻留存于匈奴治下诸部人民心中,《铁尔痕碑》与《铁兹碑》所追述qasar与bearsil部落之衰亡,或即发生于该背景下。   2.早于上述碑文百余年,《隋书·铁勒传》中也提到康国北傍阿得水有铁勒之“比悉、何嵯”部落,据芮传明考证,很可能正是西方史料中常见于该邻近地域之Barsil/Berzilia与Khazar(参见:芮传明,《康国北及阿得水地区铁勒部落考——<隋书>铁勒诸部探讨之二》,《铁道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4期),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而据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公元二世纪末三世纪初,高加索北面的hun人部族Khazar与Basilk首次出现,越过库拉(Kura)河南下。这一材料的真实性仍存争议,若其不虚,则从时间上看,其中所提到的这两个部族很可能是随北匈奴西迁的qasar与bearsil人。同书还提到,亚美尼亚王梯利达特(Trdat)曾出兵进剿北高加索的Hun人部族,亲手杀死Basilk人之首领。之后,Khazar与Basilk多次在高加索地区出现,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及叙利亚史料中不乏相关记载。此处之Basilk又写作Barsil/Barselt等,其与Khazar多次同时出现可证其间关系密切,从而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与qasar对应。公元七世纪之后,西突厥衰亡,曾为其属部的Khazar人渐坐大,建立可萨汗国,与回纥汗国成为一西一东两大强国,并分别一度信奉非主流的犹太教与摩尼教,而两者祖上实甚有渊源。   3.公元九世纪可萨可汗约瑟夫(Joseph)致西班牙犹太人的一封信中,曾提到皈依犹太教之后的可萨人的祖先系谱:人类始祖挪亚(Noah)之子为歌篾(Gomer),歌篾之子为雅弗(Yapheth),雅弗之子为陀迦玛(Togarmah),陀迦玛有十子,分别是:Ujur,Tauris, Avar, Uauz, Bizal, Tarna, Khozar, Janur,Bulgar与Savir,第七子之后裔即为可萨(Khazar)人。则当时的可萨人也自认为先代传统曾分十姓,与回纥人相仿,而且qasar位居第七,与加上“阿史德”的十姓回纥中“曷萨”的位置相同;而可萨人祖先系谱中陀迦玛之第五子Bizal(*Br.z.l)可能也与bearsil有关。如此众多的东西方材料所显现出的一致性很难用巧合加以解释。由此可见,qasar与bearsil在古代某一时期很可能同属乌古斯族,并为其中大部,后来部落主体由于内乱而分离,东西迁移,但余部尚纵横交迭,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   4.从《铁尔痕碑》与《铁兹碑》看,qasar与bearsil从前当为乌古斯中的重要部落,也是回纥人观念中祖先部落的重要成员之一,其衰亡离散对乌古斯-回纥联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此后代的回纥人才念念不忘,将该事刻诸碑铭。qasar的主体西迁,演变为可萨汗国,后为古罗斯与匈牙利所继承,其余部则留存于漠北的回纥联盟中,成为十姓回纥之第七“曷萨”部(邓禄普(Dunlop)主此说,参见:龚方震,《中亚古国可萨史迹钩沉》,《学术集林》卷六)。bearsil的演变稍显曲折,一部随qasar西走,在高加索地区与伏尔加河流域都留下了痕迹;一部则留居东方故地,后为新兴的阿史那突厥吸纳,成为“北蕃十二姓”贵种之一的卑失部。   5.在与前述两大如尼文回纥碑铭几乎同时的一份敦煌吐蕃语文献P. T. 1283II中,提到了“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据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一文的看法,此即《安禄山事迹》、《康公神道碑》与默啜可汗之女毗伽公主墓志等载籍中多次提及的“(北蕃)十二姓(部)”,其中已经确认存在对应汉译名称的有(克劳森(G.Clauson)):(1)Zha-mo可汗部=阿史那部,(2)Ha-li部=颉利部,(3)A-sha-ste部=阿史德部,(4)Shar-du-li部=舍利吐利部,(5)Par-sil部=卑失部,(6)Heb-dal=悒怛部,(7)Lo-lad=奴剌部,(8)So-ni部=苏农部,其余四个未能比定的部落的藏文字母转写是:Rni-ke,Jol-to,Yan-ti和Gar-rga-pur。这些大多是蓝突厥(keok-teureuk)嫡系部落,在突厥汗国亡于唐军之后,皆设置有对应的羁縻州(参见:艾冲,《唐代前期东突厥羁縻都督府的置废与因革》):    定襄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阿史德州(以阿史德部置)、苏农州(以苏农部置)、执失州(以执失部置);至贞观二十三年十月,又增管3州,即卑失州(以卑失部置)、郁射州(以郁射部置)、艺失州(以多地艺失部置)。共管6个羁縻州。后又增管拔延州(以拔延阿史德部置)。    云中都督府成立初期,管3个羁縻州,即舍利州(以舍利吐利部置)、阿史那州(以阿史那部置)、绰州(以绰部置);贞观二十三年(649)十月,增管2州,即贺鲁州(以贺鲁部置)、葛逻州(以葛逻禄、悒怛二部置)。共管5个羁縻州。后来又增管思壁州、白登州(贞观末年隶燕然都护,后来属)。 愚意以为,P. T. 1283II“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2)Ha-li部与(6)Heb-dal部与其对应颉利部与悒怛部,不如认为其对应云中都督府后来增设之贺鲁部与[足夹]跌部(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而白登州以奴剌部置,这样,已经考定的“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的八个部落中就有三个(阿史德、苏农、卑失)对应于定襄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有五个(舍利吐利、阿史那、贺鲁部、[足夹]跌、奴剌)对应于云中都督府辖下的羁縻州。其中,卑失州即为卑失部而设,“卑失”([*pie'sit])正对应P.T. 1283 II中之parsil,亦即前述bearsil族之留居东方故地者。   6.卑失又译俾失([*pie'sit],中古音与“卑失”相同),其门第之高贵,一度曾为后突厥国中汗族阿史那的姻亲氏族(参见拙文《默啜诸婿考》)。据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文中所录之《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 而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 此处之“单于可汗”当指后突厥雄主默啜可汗,十囊之妻阿史那氏即默啜之女;“阙颉斤”为官爵名(西突厥五弩失毕首领称“阙俟斤”,即为此类),疑《册府元龟》之“伊罗友”为俾失公墓志中“裴罗文”之讹,当亦为一种封号,“十囊”才是其本名,《册府元龟》很可能将其父与十囊误混作一人。又据《册府元龟》同卷及《通典》《旧唐书》相关记载,当默啜败亡时,突厥诸部南下投唐,其中有“大首领刺史苾悉颉力”,唐廷对其封赏为:“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疋,物四百段,宅一区”,则此苾悉颉力很可能与前述投唐之默啜女婿俾失十囊是同一人,一则两者都被封为“雁门郡开国公”,二则与苾悉颉力一同受封之同部人鹘屈利斤为“郁射施大首领”,而郁射施部与卑失部关系密切,两者入唐分别建有郁射州与卑失州,本属定襄都督府,后又同隶新建之桑乾都督府(艾冲,前揭文),三则“苾悉”([*bet'sit])与“俾失”音近,均可视为bearsil之异译,于此也为前文2中芮传明所提出“比悉”可勘同于bearsil揭一旁证。   7.卑失部的痕迹甚至也遗留在成书于公元六、七世纪的高昌文书之中。据钱伯泉《从传供状和客馆文书看高昌王国与突厥的关系》(《西域研究》1995年第1期),阿斯塔那一二二号墓中出土《高昌崇保等传寺院使人供奉客使文书》之(一)中提到“卑失虵婆护”,阿斯塔那三二九号墓中出土《高昌虎牙元治等传供食帐》之(一)中提到“卑失移浮孤”,从读音上看,“虵婆护”([*jie'bWA'úuo])与“移浮孤”([*jie'b?u'kuo])相近,可视为同名异译,则两者很可能为同一人,都出自卑失部,亦即铁勒中的bearsil分族。其时正值突厥汗国内部分裂,以契苾、薛延陀为首的铁勒诸部在高昌以北的金山地区自立汗国,卑失部可能就在这样的动荡中,周旋于诸势力之间,因之其部人作为使者有幸被高昌文书记下;而后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统辖下之“畀失”部,或许也与bearsil余部有关。   8.直至九世纪的唐朝国中,仍有卑失部后裔浮现。据荣新江《一个入仕唐朝的波斯景教家族》(《中古中国与外来文明》,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文中所录《大唐故陇西郡君卑失氏夫人(李素妻)神道墓志铭》,波斯国王外甥李素续弦卑失氏,亦为bearsil部落之遗族,李素出身西戎高门,卑失氏则属北蕃贵种,正是门当户对。愚意以为,这一支卑失家族似与前述俾失十囊家族有所关联,据卑失氏墓志称:“曾祖皇朝任右骁卫将军昂之后矣”,该右骁卫将军昂很可能与俾失十囊是同一人。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春秋五十又一开元廿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薨于礼泉里之私第”,其生卒年约为688~738,而据李素及卑失氏墓志,李素生卒年约为743~817,卑失氏卒于823年,生年不祥,然从李素续娶卑失氏在792年推测,其生年当在八世纪六、七十年代前后,则从时间上看,俾失十囊与卑失氏先祖昂当大致同时;其次,据俾失公墓志,俾失十囊入唐为“右卫大将军”,这与昂之头衔“右骁卫大将军”也十分接近;复次,从名讳上看,“昂”([*NAN])与“囊”([*nAN])之尾音相同,很可能是蕃人后代逐渐汉化之后对先祖本名的一种汉化改称。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可视为前波斯贵族与突厥贵族之间的联姻,两者祖先皆曾为王室姻亲,又都在亡国之余投奔大唐,可谓是“同命相怜”。两百多年前波斯王室与突厥王室也曾联姻,目的是对付共同的敌人嚈哒,而两百多年后,这些国家都已不复存在,其余种或西臣大食,或东投大唐,复兴尚有待时日。据荣新江考证,李素家族虽然出身波斯王族姻亲,但并非其传统的祆教徒,而是“波斯僧”——景教徒,而突厥中除祆教、佛教外,也颇有景教流传于中亚的突厥人之中,而卑失部与西突厥关系密切,地近中亚,不排除亦有受景教影响之可能,则李素与卑失氏之结合,在两者俱为入华蕃人后裔之外,可能尚有宗教信仰习俗相对接近作为基础之因素。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82489&PostID=3675212 十姓回纥、九姓乌古斯与九姓回鹘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5-12-30 9:25: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二   突厥-回纥史之十姓-九姓难题,向来聚讼纷纭,迄无定论。余思之考之三月,方有所得,此处略陈新解,以求教于通博之人。   1.“十姓回纥”一称,在鄂尔浑如尼文碑铭之中,仅见于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磨延啜碑》北面第三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后接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su ... nta qalmiesi bodun on uyghur toquz oghuz uezae yuez yiel olurup s... a orqun ueguez o...    (在)留下……的人民,在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之上,他们(外族)统治了百年……鄂尔浑河……   此句当指阿史那突厥对回纥及九姓铁勒之百年统治——从六世纪四十年代突厥崛兴至七世纪四十年代北突厥、薛延陀灭亡及九姓铁勒降唐止,而下一句“突厥整整统治了五十年”则是指后突厥对回纥及铁勒之统治——从七世纪九十年代至八世纪四十年代。上述两句所叙皆为距第二回纥汗国创建不远之史事,当不至有误。据此,第二回纥汗国之可汗当出自十姓回纥,而其人民则属于十姓回纥及九姓乌古斯,两者并非对立关系,而是分别对应于汉文史籍中之袁纥(回纥)及九姓铁勒。鄂尔浑突厥如尼文碑铭中多次提到“乌古斯”及“九姓乌古斯”,后突厥之阙特勤和毗伽可汗曾在一年中与九姓乌古斯交战五次和四次,并皆称:“toquzoghuz maening bodunum aerti.九姓乌古斯(本)是我的人民”(见于《毗伽可汗碑》东面第二十九行,《阙特勤碑》北面第四行与此略同)。据此,更结合汉文史料之记载,“oghuz/乌古斯”可与汉籍之“铁勒”对应,“toquzoghuz/九姓乌古斯”则对应于汉籍之“九姓/九姓铁勒”。关于“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之详细考证,可参见哈密尔顿之文《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考》。   2.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八行:    ......aechuem apam saekiz on yiel olurmiesh oetuekaen eli taegiraes eli ekinti orqun oeguezdae    我的祖先登位统治了八十年,在于都斤国家(el)及其周围地区,在鄂尔浑河流域,我们的可汗第二次登了位。   《铁兹碑》北面第十一行:    ... (oeng)rae tabghachqa bazlanmiesh uyghur qaghan on yiel olurmis yetmish yiel er(mish)    ……从前,他们与唐朝(tabghach)和好。(之后),回纥可汗登位统治了十年,(之后又统治了)七十年。   自七世纪四十年代吐迷度创立第一回纥汗国至八世纪二十年代承宗失位,其间正好八十年,其后提到“我们的可汗第二次登了位”(另见于《磨延啜碑》北面第二行,耿世民1990年之译文)当指护输及其子逸标苾(即骨力裴罗)建立第二回纥汗国之史事。则以药罗葛回纥人自身眼光视之,第二汗国与第一汗国乃一脉相承,俱出于十姓回纥一系。   3.据《魏书·高车传》,高车有六种:狄、袁纥、斛律、解批、护骨、异奇斤,其中狄部已于五胡乱华后衰落,斛律则破于柔然后亡降北魏,故六种之中似以袁纥、解批为其强部,此亦符合其后之发展。高车之袁纥、解批分别演变为铁勒之回纥、契苾(参见段连勤:《丁零、高车与铁勒》,契苾之演变尚可参见马驰及薛宗正之相关考证文章),俱于隋唐时期活跃于世。先是契苾联合金山强部薛延陀及其他铁勒诸部,反叛前突厥之残酷统治建立铁勒汗国,莫何可汗契苾歌楞即契苾何力之祖父,也咥小可汗乙失钵之孙夷男后联合回纥菩萨大破北突厥,遂被唐太宗扶持册立为真珠毗伽可汗,创建薛延陀汗国统治漠北垂二十年;然后夷男死,菩萨死,回纥吐迷度率铁勒诸部攻灭薛延陀,与契苾部俱来归唐;后突厥复兴,漠北铁勒或降或逃,又是回纥、契苾、思结、浑部一同南投凉州;而当回纥联合拔悉密、葛逻禄灭后突厥立国漠北之前后,契苾之一支亦以车鼻施之名崛起西域,成为黑姓突骑施之首领。由上可知,回纥在铁勒诸部中之领导地位由来已久,可上溯于高车时期,与解批-契苾代为强部,数称雄于漠北、西域,其中渊源可谓深远矣。   4.据拉施特《史集》关于畏兀儿人起源之传说,其先分两种:温(aun)-畏兀儿与脱忽思(tughuz)-畏兀儿,即十姓回纥与九姓回鹘,其中详细列出了温-畏兀儿所居十条河之全部名称,而对脱忽思-畏兀儿所居九条河之名称则未予记载,由此可见,畏兀儿内部居于领导地位者向为十姓部落,九姓则相对较为次要。然后拉施特又叙述畏兀儿人君长之产生经过(拉丁字母转写之附加符号从略):    全体一致满意地从诸部中最聪明的额必失里克(abishl(i)k)部落选出一个名为忙古台(m(a)nkutai)的人,授以亦勒-亦勒迪必儿(ail-ailt(i)b(i)r)之号。[他们]还从兀思浑都儿(auzq(u)nd(u)r)部落[选出]另一个具有[良好]品性的人,把他称作古勒-亦儿勤(kul-airkin);他们让这两个人作了[全]民族(j(u)mhur)和诸部落的君主(padshah)。他们的氏族[兀鲁黑]统治了百年之久。   其中,成为亦勒-亦勒迪必儿之忙古台出自额必失里克,另一良好品性之古勒-亦儿勤出自兀思浑都儿,两者部名分别与十河名称中之第一和第四相近和相同,据此,畏兀儿人最初之君长当出自十姓部落,而“亦勒迪必儿”与“亦儿勤”显系“颉利吐发”与“俟斤”之对音,则此二人或正可与汉籍中回纥初期之首领遥相对应。“亦勒-亦勒迪必儿”之原型疑即“胡禄俟利发”吐迷度,亦即“第一回纥汗国”之创立者;“古勒-亦儿勤”之原型疑即“活颉利发”菩萨,“活”与“古勒(kul)”相对应,意为“湖、海”,为突厥-回纥首领常见之称号前缀,而菩萨之父时健之称号正为“俟斤”。由此可推测,吐迷度所建之“第一回纥汗国”与逸标苾所建之“第二回纥汗国”皆出自额必失里克部,亦即汉籍之药罗葛部(相关考证参见钱伯泉:《畏兀儿人的族源传说研究》),该部长期居于领导地位,故至拉施特时代畏兀儿首领虽早已转至九姓一系,却仍将其列为十姓第一位。而吐迷度称汗前之时健俟斤家族,则出自兀思浑都儿部,缘有菩萨始兴之功业,虽后遭排挤,仍以元老之尊位列第四,该部疑即汉籍记载异文中之“阿史那/阿史德”部,其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部之关系存疑,因突厥始祖传说中亦有十姓之分,阿史那为十姓中最幼者,故有可能时健俟斤部落本为突厥阿史那/阿史德之疏族,遂亦可被归入阿史那/阿史德之名号下,亦有可能时健家族所属之兀思浑都儿部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全然无关,只因发音近似,遂被不明就里之汉人误译所致。   5.由是可得若干重要推论。回纥主部之内向分十姓,然汉人惑于“九姓”之名,只列其九(即所谓“回纥内九族”),其别一遗失之姓,当即时健-菩萨家族所属之部落,亦即上考之“兀思浑都儿/阿史那/阿史德”部,汉人复惑于突厥阿史那/阿史德之旧名,故不录此姓;补之即为“十姓回纥”。十姓回纥音译即“袁纥”,是回纥自称,本为九姓铁勒即九姓乌古斯之一部,复因其强盛居于主导地位,故亦常与后者并称,而其合称仍为九姓乌古斯;然自回纥称汗建国,其他乌古斯遂与十姓回纥逐渐融合,此后“十姓”之名不显,单称“回纥”,后改“回鹘”,乃更与“九姓”合称“九姓回鹘”(见于鄂尔浑之《九姓回鹘可汗碑》)。自“回纥”改称“回鹘”,药罗葛氏绝矣,回纥之汗统始由十姓(回纥药罗葛)转为九姓(铁勒阿跌),改名之时间当系于阿跌朝创建者怀信可汗之子保义可汗即位次年即元和四年(AD809),详细考证参见宋肃瀛:《回纥改名“回鹘”的史籍与事实考》。然则此前回纥首领之易统,无论从时健系到吐迷度系,抑或从吐迷度系到护输系,皆为十姓回纥内部之转移,无关九姓乌古斯也。回鹘易统至九姓,历阿跌朝与仆固朝(高昌回鹘),故阿拉伯等西方史籍多称其为“托古兹古兹”,即“九姓乌古斯”,盖西人皆知其时汗统早已转出十姓回纥也;而其自身则依然视十姓为正统——阿跌朝可汗始终冒姓药罗葛,高昌回鹘国内之人民亦以“十姓回纥国”自居(参见高昌汗国时期之佛教及摩尼教经文),足见对回纥/回鹘国家而言,十姓为正统之观念固已颇为深厚,远非改朝换代所能轻易更迭矣。

#日志日期:2005-12-30 星期五(Friday) 晴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gilswan 评论日期:2006-1-4 2:49
  Cinason兄:      拜读您的博克已久,发现您的研究方向和很多观点对愚弟颇有启蒙。小弟下周将来京受训2日,预计8日晚或9日早可抵京,白天受训,四点之后放任自流。猜想Cinason兄上班亦有类似安排,故欲在下班后在北大随园小宴,望君莅临。9日10日晚若兄别无安排,小弟想就以下诸多问题请教:      1有关炎帝黄帝部落分别形成过程及彼此关系:      2汉藏语形成时代及其契机      3塞人与索国的关系。长颅型和圆颅型印欧人的煌废吣甏镏帧?      4乌孙月氏形成迁徙融合演进过程对比与对音考证      5古亚语的诞生存在与湮灭时间空间轨迹探索      6柔然国的人口组成及亡国后各自去向及其与蒙古起源的关系      7塔塔尔人的起源发展真相及其与其他漠北部族亲缘程度梳理      8对夏商周各自部族源头与血统文化语言及相互政策的假设      9粟特沙陀九姓胡与羯胡卢水胡月氏龙方吐火罗人谱系传承的可能性探讨及其在东方多次掀起的功利性宗教运动。      10克烈乃蛮汪古人的源流分析及其与回鹘归义军和唐城傍制度间的间接关联       此次特地邀请复旦语言学专业硕士,学通文理(原专攻理论物理与中世纪罗曼语文献)的好友陆海炀同行.此生长期以来对汉学中亚学造诣颇深,孜孜不倦.其理论框架神似Cinason兄,常与愚弟共勉.       特此致函Cinason兄,盼复.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小弟    Gilbert Swann    [ 本帖最后由 凯末尔主义 于 2008-9-28 11:13 编辑 ]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82489&PostID=7634133&idWriter=0&Key=0 默啜诸婿考
作者:琴僧 提交日期:2006-11-30 0:28:00
——乌古斯钦察研究札记之五   0.默啜(Qapghan)为后突厥汗国(第二突厥汗国)的一代雄主,基本上,后突厥汗国是在默啜统治时期稳固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唐朝内部的一系列变乱,尤其是武周代立,政局不定,默啜更是打着恢复唐朝的旗号借机扩张,而当默啜内乱之时,唐朝也屡因派系倾轧而坐失良机,眼睁睁又见其恢复甚至“中兴”[1]。论出身,默啜家族远非前突厥汗国阿史那氏的嫡系,但其在复兴汗国的过程之中,通过各种方式网络旧部、系联友邦,又重新建立起若干豪门巨族。这其中联姻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所连接的这些门阀多为古老的贵族世家,然而正因其古老,其没落也是势所必然,以下对载籍碑铭中所见的默啜诸婿作一番考索,其所从出的家族主要为:火拔氏、阿史德氏、俾失氏、高氏,或者还有慕容氏、[足夹]跌氏等。如同突厥的阿史那家族一般,这些家族在蓝突厥汗国覆灭之后也大都寂寞无闻,泯然众人矣[2]——继之而兴的乃是以乌古斯人及钦察人为代表的异姓突厥们。   1.石阿失毕,火拔氏,突厥颉利发,入唐受封燕山郡王,妻阿史那氏受封金山公主。 据《旧唐书·卷一百七》:    二年春,突厥默啜遣其子移江可汗及同俄特勒率精骑围逼北庭,虔瓘率众固守。同俄特勒单骑亲逼城下,虔瓘使勇士伏于路左,突起斩之。贼众既至,失同俄,相率于城下乞降,请尽军中衣资器杖以赎同俄。及闻其死,三军恸哭,便引退。默啜女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时与同俄特勒同领兵,以同俄之死,惧不敢归,遂将其妻归降。 此明言石阿失毕为默啜女婿,且与默啜之子共同领军,其在突厥内部地位之高,可见一斑,又据《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开元二年,遣其子移涅可汗及同俄特勤、妹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率精骑围逼北庭……火拔惧不敢归,携其妻来奔,制授左卫大将军,封燕北郡王,封其妻为金山公主,赐宅一区,奴婢十人,马十匹,物千段。 吴玉贵对此段记载曾作分析[3],则火拔颉利发或又作默啜妹婿,“燕山郡王”或又作“燕北郡王”,未知孰是。关于火拔氏,姚薇元疑其为贺拔氏之异译[4],陈连庆也持类似看法[5],但均未证实,其来源尚需进一步考查,若果与贺拔、斛拔存在渊源,则其当属高车、敕勒一系,与突厥关系密切。又据《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    哥舒翰亦为其部将论功,敕以陇右十将、特进、火拔州都督、燕山郡王火拔归仁为骠骑大将军。 则哥舒翰部下蕃将火拔归仁亦为燕山郡王,此即安史之乱潼关失守时将哥舒翰执降于叛军复被禄山所杀之人。据《元和姓纂》:“啜剌、突骑施首领,开元左武候大将军燕山王右失毕,子归仁,袭燕山王。”[6]则火拔归仁正是火拔石阿失毕之子,其母即金山公主阿史那氏,为默啜之妹或之女。安史叛军中本多突厥旧部,是以火拔归仁等蕃将才有挟持官军主帅哥舒翰投降叛军之举。   2.觅觅,阿史德氏,突厥达干,入唐受封云中郡开国公,妻阿史那氏受封云中郡夫人。 据《旧唐书·卷二百四》及《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默啜女婿阿史德胡禄,俄又归朝,授以特进。 又据《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并序》[7]:    駙馬都尉。故特進兼左衛大將軍。雲中郡開國公踏没施達千阿史德覓覓。漠北大國。有三十姓可汗。愛女建冉賢力毗伽公主。比漢主公焉。自入漢。封雲中郡夫人。父天上得果報天男突厥聖天骨咄禄默啜大可汗。 王国维据之考证公主之夫即突厥阿史德胡禄[8]。案阿史德氏为突厥传统后族,默啜女婿有出自阿史德者自不足为异,且“云中郡”为后突厥复兴汗国的主要策源地,第一突厥汗国灭亡后阿史那部即分布于舍利吐利部治下的云中都督府,阿史德部则主治原汗国左厢的定襄都督府。   3.十囊,俾失氏,突厥阙颉斤,入唐受封雁门郡开国公,妻阿史那氏受封雁门郡夫人。 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苾悉颉力可左武卫将员外兼置刺史,封雁门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赐马两匹,物四百段,宅一区[9]。    四月辛亥,突厥俾失州大首领伊罗友阙颉斤十囊来降,封其妻阿史那氏为雁门郡夫人,以向化宠之也[10]。 又据《大唐故特进右卫大将军雁门郡开国公俾失公墓志铭并序》:    考裴罗文阙颉斤,克绍家声,纂承堂抅,位参朱紫,历袭朝班,缉宁边疆,种落强盛,单于可汗美公识量,宏远宽猛,合宜以女妻之,情均爱子,兼绾衙务,部统任能,越在本蕃钦惪[11]。 俾失即卑失,又作苾悉,为“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之一,则俾失十囊为默啜女婿之一,卑失/俾失/苾悉为乌古斯-突厥之古老部落,历史悠久,相关考证参见拙文《可萨卑失考》。   4.文简,高氏,高丽莫离支,入唐受封辽西郡王,妻阿史那氏受封辽西郡夫人。 据《旧唐书·卷二百四》及《通典·卷一百九十八》:    明年,十姓部落左厢五咄六啜、右厢五弩失毕五俟斤及子婿高丽莫离支高文简、[足夹]跌都督[足夹]跌思泰等各率其众,相继来降,前后总万余帐。 又据《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四》:    开元七年正月乙未,封辽西郡王高文简妻阿史那氏为辽西郡夫人。文简,东蕃酋长,率众归我,故有是宠。 高丽亡于后突厥汗国复兴之前十数年,高文简当是高丽贵族遗民之亡居突厥者,为默啜所收纳,养为女婿。作为前高丽重臣及“辽海贵族”,高文简显然具有非同一般之地位,故而无论在突厥国中还是投降唐朝之后,都保有较高之待遇。   以下存疑: 5.道奴,慕容氏,吐谷浑大首领,入唐受封云中郡开国公。 陈世良认为,从封号、经历及前后文来看,慕容道奴极有可能与前文2.之阿史德觅觅/阿史德胡禄为同一人,据《册府元龟·外臣部·征讨五》载:“圣历元年八月突厥默啜率众袭静难及平狄、清夷等军,静难军使将军慕容玄崱以兵五千人降之,贼军由是大振。”慕容玄崱很可能是慕容道奴的父辈,因迎降默啜立下大功,被赐姓阿史德氏,归暾欲谷(即阿史德元珍)部下节制,如此则慕容道奴也算默啜女婿之一[12]。案突厥阿史那氏与吐谷浑慕容氏确实甚有渊源,第一突厥汗国末主颉利可汗之母即出自吐谷浑,颉利在穷途之时亦有投奔吐谷浑之打算,而之前西部可汗达头(步迦可汗)在败亡后亦逃往吐谷浑。当后突厥汗国兴起之时,已立国三百余年的吐谷浑正在遭受新兴强国吐蕃的步步侵逼,在唐朝的呵护之下苟延残喘,其部民首领中有亡入后突厥国中为阿史德氏收养并成为默啜驸马的慕容道奴之辈,亦并非不可能之事。   6.思太,[足夹]跌氏,突厥都督,入唐受封楼烦郡公。 思太又作思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此人是默啜女婿,但因其与前述高文简、慕容道奴一同投唐,故此一并列出讨论。案[足夹]跌为突厥,开元初(默啜末年)降唐后设有[足夹]跌州,隶属呼延都督府(府内其他尚有贺鲁州、那吉州或葛逻州),地在碛南;而阿跌(Adiz)为铁勒-乌古斯,贞观末(薛延陀亡时)降唐后设有鸡田州,地在碛北,两者判然有别,绝非同一部落[13]。从挹怛部与[足夹]跌部同隶属呼延都督府,及[足夹]跌部在后突厥汗国中的重要地位来看,[足夹]跌部很可能来源于从前中亚大国嚈哒/悒怛余部,正可对应于“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中的Heb-dal[14]。[足夹]跌思太后又叛回突厥,其部落势力之盛,生命力之强,继续在后突厥国中扮演重要角色;安史之乱时也曾有一支[足夹]跌部与火拔部同在哥舒翰统率之下于潼关抵御叛军[15];甚至在漠北进入第二回纥汗国时代之后,仍有一支[足夹]跌氏顽强崛起,从药罗葛氏手中夺取汗位,此即回鹘之“[足夹]跌汗朝”[16]。   7.新兴的后突厥汗国在默啜的东征西讨、南侵北掠之下扩张到了顶点,但其国力也已达极至。默啜末年,内乱四起,重臣暾欲谷被谗,九姓反叛,诸部纷纷南投大唐,其上层便是以上述墨啜诸婿为代表的突厥众王公贵戚及部落首领,入唐后继续享受高官厚禄,他们大多留住京城,后代渐趋华化,对朝廷也抱有较高的忠诚,因此不再对大唐帝国形成威胁,真正构患唐廷的,乃是那些中下层的“胡、虏”难民——正是在默啜末年的后突厥国移民大潮中,以幼年安禄山[17]为代表的众多部落难民从大漠南北投奔唐朝的东北边境,在那厢的营州城外,胡虏小儿骑马射猎,饮酒唱歌,长成的他们,便是那“东北城傍”[18]的主力,而也正是在他们之中,涌现出了“大燕皇帝”安禄山和史思明们。 ———————— [1]薛宗正:《唐伐默啜史事考索》,《民族研究》1988年第2期。 [2][足夹]跌氏的一支虽跻身回纥上层甚至篡取汗位改号回鹘,却仍需冒认传统汗族的药罗葛氏;若干吐谷浑慕容氏人士继续活跃在唐宋之间,暾欲谷所在的阿史德后裔的一支偰氏家族名显于元代,但其后人显然也都迅速华化了,参见拙文《阿史德氏与回纥汗统》。 [3]吴玉贵,《通典》“邊防典”證誤,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4/1313.html [4]姚薇元:《北朝胡姓考》第118页。 [5]陈连庆:《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姓氏研究——魏晋南北朝民族姓氏研究》第188页。 [6]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83页。 [7]网络录文参见日人:http://coe21.zinbun.kyoto-u.ac.jp/djvuchar?963F,53F2,5FB7,8993,8993;另外,济南图书馆也有毗伽公主墓志铭拓本,并已上传网络,参见:http://218.56.50.243:8080/was40/detail?record=59&channelid=35522 [8]王国维:《唐贤力苾伽公主墓志跋》,《观堂集林》。 [9]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91页。 [10]岑仲勉:《突厥集史》第396页。 [11]李域铮:《西安西郊唐俾失十囊墓清理简报》,《文博》1985年第4期。 [12]陈世良:《唐故三十姓可汗贵女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阿那氏之墓志考述》,《新疆文物》1988年第2期。 [13]岑仲勉指出:“按Abdal又拼作Habdal(余案:即嚈哒,参见同书第669页),“[足夹]”字《通典》未作音,《集韵》奚结切,但[足夹]从夹声,应“奚给切”(γi?p)之讹,若然,则[足夹]跌之语原当是Habdal,断与阿跌无关。”参见岑仲勉:《突厥集史》第744页。 [14]李树辉亦持类似看法:史称颉于迦斯·骨咄禄为⻊夹跌氏。“⻊夹跌”也便是“嚈哒”,为Abdal的音译;希腊、罗马史籍称之为Ephtolits或Ephtarit,阿拉伯语称为Haital、Hagatila,波斯语称为Heftal、Hetal。参见李树辉:《柏孜克里克石窟寺始建年代及相关史事研究》,《新疆大学学报》2006年第1期,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1506.html [15]姚汝能《安禄山事迹》卷下云:“(哥舒)翰为副元帅,领河、陇诸蕃部落奴剌、颉跌、朱邪、契苾、浑、蹛林、奚结、沙陀、蓬子、处蜜、吐谷浑、思结等十三部落,督蕃、汉兵二十一万八千人,镇于潼关。”“颉跌”当即“[足夹]跌”,与奴剌同属“突厥默啜可汗十二部落”。 [16]《新唐书·回鹘传》载:“十一年,可汗死,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以使者来,诏秘书监张荐持节册拜爱滕里逻羽录没蜜施合胡禄毘伽怀信可汗。骨咄禄本⻊夹跌氏,少孤,为大首领所养,辩敏材武,当天亲时数主兵,诸酋尊畏。至是,以药罗葛氏世有功,不敢自名其族,而尽取可汗子孙内之朝廷。” [17]安禄山母为突厥女巫阿史德氏,父为九姓胡康氏,后过继安氏,无论从种族还是文化上,安禄山其实仍然保有相当程度的突厥遗风,其父系虽为粟特,但也已“内亚化”即受到了突厥等内亚民族的熏染,而史思明的突厥认同感则更强,参见钟焓:《安禄山等杂胡的内亚文化背景——兼论粟特人的“内亚化”问题》,《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1期。 [18]李锦绣:《“城傍”与大唐帝国》,网址: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26.html
返回列表